白梦泽

腐|偶尔写写|No.6|ハイキュー!!|全职高手|乙女游戏吐槽感想博http://lenoe0223.blog.163.com

(林乐)潮30(END)

没有伤离别,没有求不得。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平文如风:

好了我没有坑了!!(喂
实际是换电脑清硬盘发现诶我不是写完了吗(。
时间太长终于不再纠结。

这篇最初构思时是朔、望、晦三部分,实际起笔就老老实实按时间表写下来。
如果有看过最早的短篇,会在这本的成稿里发现它们,基本是把追连载时同步的脑洞记录下来。
林乐在女神笔下嬉笑怒骂,顽强拚搏,狼狈为奸。
少天说:没想到你们去了霸图感情还蛮好的嘛。
萌到肝痛。
他们两人,以及他们对待对方的方式,都让我喜欢得无话可说。
想写一个集中所有原作梗的文出来……宏愿是这样,但我大林乐梗太多了,现在的潮,只能说希望我做得还好。
感谢你读了这个故事。
喜欢他们:张佳乐,林敬言。
==
两年才结文我也是好意思,哈哈哈……


30,
张佳乐破功了,他脑子嗡的一声,就短路了。知道他肉麻不知道他那么肉麻,大老爷们至于吗!
他脑内循环播放着。
暖风包裹在他们身周,这夜晚,一切遗憾、梦想都被抽离,只剩下面前闪烁的温柔。
四周的耳语空茫遥远,这近在咫尺的矇昧光影中,食物的香气,呱噪的蝉鸣,是红尘中的张佳乐和林敬言。
林敬言见张佳乐不说话了,出于掩饰给他也叫了碗馄饨。馄饨上来搁在两人当中。地方狭小,他们正是腿碰腿,面对面,林敬言也不说话了,盯着张佳乐跑的汗津津的面孔,在馄饨的热气里坐出个含情脉脉相敬如宾的姿势。
粉丝们当他们扎台型,拍照的拍照观赏的观赏。
夜深了,周围的人一拨又一拨,谁也没有他们熬的久。来来去去,渐渐话语声、风声,都淡去了,林敬言拍拍张佳乐,走吧。
张佳乐笑,想到他们第一次接吻,都很尴尬,就跑去吃烧烤。
云影,树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拖着他的手,慢慢走在这段斑驳的月光中。
一路上没有伤别离,没有求不得,两个人内心无比安宁。

林敬言这个落脚点果然就在呼啸俱乐部旁边不远的小区,大概是当年为了方便通勤买的房子。
平凡的环境,平凡的二居室,就是特别宽敞,家具简陋,都是看上去就用了很多年的东西。林敬言住了一个月,买进一些日用品,弄了个喝啤酒的小茶几,搭上阳台外的婆娑树影,正是现下最应景的享受。
清风送来花香,仲夏之梦,温暖甜蜜的理直气壮。
林敬言深吸口气,精神一振,一个人时盘踞在心头的无形的愁绪悄然解开。力量重新回到他心底,冉冉滋生。

“你就住这里?蛮不错呀。”张佳乐走到阳台上,往茶几旁的沙发上一坐。
林敬言笑笑。
“你老是就笑笑。”张佳乐侧目。
林敬言无奈:“我以为你喜欢。”
“那笑是什么意思呢?”
“我笑起来好看啊。”
“哈哈。”
“……”
“这次笑是什么意思?”
“……你笑起来很好看。”
实则这时林敬言只想把张佳乐x到他妈都认不出来。
张佳乐不知道他猥琐的思想,躺倒在沙发上。
通向室内的门窗大开,暖风带着蝉鸣,甜美的像无数个平凡的夜,身边是最爱的人。
林敬言把超市里带来的啤酒汽水打开。张佳乐好奇的打量。
“晚上怎么消遣?”
“看电视。”林敬言有一说一。
“那么没营养?”
林敬言茫然:“我以为我们已经过了长身体的时候。”
“哈哈。”
两人喝得微醺。
张佳乐看过去,林敬言还是干干净净温文尔雅,从来不像个电竞选手。
林敬言低头亲上去。
他自然扶住他腰,张佳乐搭在他肩上。他伸进他T恤里。很热,瘦了。
张佳乐在他身上坐下来。两具身体缠绕在一起。
这种时候就不用视线了。屋里只有月光,林敬言解他衣服,张佳乐略微呼出一口气,林敬言在他身上摩挲,张佳乐舔弄他舌尖。
林敬言要把他弄到床上。
“不要。”张佳乐气喘吁吁。前戏明明才开始。
林敬言扒掉他牛仔裤,张佳乐往前挣了下,林敬言把他上衣往上褪,露出光洁的背。
冷。张佳乐嘟囔。
林敬言插入进去。张佳乐脸颊升起红潮。
张佳乐贴着陌生的布料,鼻尖干干净净,只有林敬言的味道。
林敬言有些急躁,沙发吱呀作响。
张佳乐不耐烦的咬他。林敬言凝视他发红的耳垂,觉得他身上总有这些可爱的小地方,可以在无论什么时候吸引他的注意。
张佳乐搂着他脖子,林敬言抬高他腿,利用体重再次把他压制。张佳乐骂一句。
两人翻覆争执起来。
最后累了,张佳乐躺倒在沙发上,林敬言让他完全依靠着自己,律动。
林敬言轻咬张佳乐的乳尖,张佳乐一条腿搁在他肩上,觉得自己只有呼气的份。
他们再次对视,看到的都是对方不雅观的,急切燥热的红晕。
张佳乐闭上眼睛笑。林敬言在他体内又活动起来。

天蒙蒙亮,着了魔一样张佳乐醒了。
他看林敬言,林敬言竟也在看他。
张佳乐看他晨光下的面孔,与他拥抱。不是林敬言也会是别人?不是,只有林敬言。
如春风、如夏风、如秋风,如……冬天的暖气。
四季有时,人生如潮汐,但如何的潮起潮落、四季更替,都有合时宜的美景。
他必在景中。

“方锐是怎么回事?”他动动嘴皮子,其实还没睡醒。林敬言解读了3秒,悟了。
“他?他人挺好的。”张佳乐明知道他又犯贱,又想抽他了。
林敬言保命补充:“过去是战友,现在是朋友了。”
他说:“未来的路,我只想和你一起走完。”
“哦。”张佳乐淡定。
林敬言等了半天等不来后半句。只见张佳乐严肃的继续问:“那还跑不跑了?”
“不跑了。”林敬言也严肃。
“还有没有别的黑历史?”
“没有了。”才怪。不过过去就过去了呗。
“开荒是很累的。”张佳乐也不纠结,只是严肃道。
林敬言一下没反应过来。
“这块新地图,我们就一起努力吧。”张佳乐嘀咕。
林敬言心尖上吹落一串水滴,柔软极了。
张佳乐被他这个表情闹的想亲他,但觉得誓约气氛神圣又变成滚床单就废了,他清清喉咙避开林敬言的眼睛,却被强行赠与深吻。
无数美好的愿景和渴望赋予其中,炸开一片飞花。

……
“你行不行?”
“你不行了我也行。”
“我怎么就不行了!”
“我肯定比你行!”
“你行你上啊别他妈只用嘴的!”
“我用嘴只怕你更不行~~”
以后是以后的故事了。
-完-

评论(5)
热度(168)
  1. 17's平文如风 转载了此文字
    太喜欢这篇了!为太太打call!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