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女老阿姨|偶尔写写|没什么说的

消亡的边境04

04

程以鑫摔下悬崖之后,敖三可能是第一个清醒过来的人。第一个反应是打电话,他一边颤抖着捏着手机,一边紧紧的盯着程以清的后脑勺。

他内心一片慌张,就算三爷一向是个多么游刃有余的少年,这样的意外还是超过了他能承受的范围。他刚对着110说完地址,就看见前面的程以清突然动了起来,向着程以鑫消失的地方冲去。

那是敖三一辈子最努力的奔跑,因为他要非常非常努力,挤干净肺里的每一点空气,才能跑得比程以清还快。

什么帅气,刘海,游刃有余的潇洒风度,都不要了。他在已经失去希望的最后纵身一跃,终于成功的抓住了程以清的肩膀,把自己的童年玩伴恶狠狠地压在了地上。

“阿清,不要,不要这样,阿清你冷静一点……”他在喘息中喃喃,马上又被自己的口水呛住,咳嗽了几声之后他又开始叫他的名字。他用自己的四肢造成囚笼,想把程以清困住,让他不至于飞走。

阿清在他怀里挣扎得像一只受困的鹰,敖三堪堪能拖住他的羽翼。兵荒马乱之间他们的脸磕在一起,程以清的睫毛扫过敖三的鼻尖。他又觉得阿清那么难过,对待他应该温柔些,像捧着一只蝴蝶。

太狼狈了。他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东西,没有回忆,没有情谊,没有他在学校一呼百应的小兄弟们,也没有那些他平时可以用的小把戏,向阿清笑一笑,用眼睛一直看着他,把下巴搁在他的颈窝里,这些能让程以清败下阵来的东西已经用不上了。他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躯壳,他甚至力气都比不上程以清。

以前扳手腕的时候阿清会让他,可敖三知道现在阿清自己也没有任何一点的余地,他顾不上了。

他的头已经开始眩晕,翻滚的时候下巴被程以清磕得隐隐作痛,他盯着自己下方程以清的脸,脏兮兮的,微微喘着气。

两个人都灰头土脸,姿势狼狈不堪,但敖三不敢动,程以清眼睛里什么也没有,他怕他再跳起来自己按不住。而程以清果然又要挣脱他的束缚,两个人又在悬崖扭打了几下又没了力气,僵在了原处,程以清要起来,敖三绝望地半倒在地上拽着他的领子。

敖三心里几乎生出点戾气来,那点戾气堵在他的嗓子眼却并没有变成语言。他想骂人,但又舍不得,他自认会说点花言巧语,但此时此刻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该怎么办呢,他想。我只能先打晕他了,敖三想,他看见程以清又抬起手来,觉得老子真是拼了命了。

程以清伸出手把敖三的头朝里面拉了拉。敖三的脑袋挂在悬崖边上,再朝外就要掉下去了。

而敖三没有反应过来,程以清的眼泪就啪嗒啪嗒的掉在他的脸上,他似乎失去了所有力气,软绵绵的,他刚才还是凶狠的战士,现在却几乎是柔顺地把脸埋在敖三的肩上。

敖三只能抱抱他,抱一抱他肮脏,狼狈,满身伤痕,伤心欲绝的好朋友。他抱着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宝贝。

强烈的泪意已经离开了他,纵使眼眶已经酸得发痛。他并不想和程以清抱头痛哭,阿清和他之间总要有一个不会流泪的人。

程以清后来不记得那段时间的事了,他的世界在看到哥哥在天和地的边界消失的瞬间已经中断,接下来的一切都是出于本能。

等他很不情愿的从混沌中醒来的时候,他从自己的指缝间找出一颗扣子。他看了看自己的衣襟,发了一会呆,然后把这颗扣子收了起来。

他觉得麻木又疲惫,只希望就此睡去,再也不要醒来。

评论(4)
热度(68)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