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女老阿姨|偶尔写写|没什么说的

消亡的边境07

应该还有一章完结,迫不及待

07

程以清曾经被警告过不要和敖三太接近。那天他正在撕一袋从超市买来的棒棒糖,因为虽然程以清对棒棒糖并没有特别的偏爱,但是阿大似乎总喜欢随身带着几根用来哄孩子。母亲的话让他一下子走了神,手上的力气太大,一袋子的棒棒糖哗啦啦的掉了一地。

他赶紧蹲下身去捡,心里稍微有一点慌乱。他记得母亲重复了第二次,她说阿鑫,你能不能以后不要和你那个姓敖的同学一起玩,妈妈很担心。

程以清愣了一下,有什么东西冒上来堵住了他的心口。他想说其实我并没有和敖三一起玩,和他们曾经的关系比起来,他和敖三现在的交情根本算不上玩,也算不上一起。可这些话他没有办法说出来,因为母亲已经马上提出了理由。她说你是那么乖的一个孩子,从来不打架,如果不是他,你怎么会和那样的小流氓有接触?

这样的话程以清无法分辩,因为他并不知道妈妈嘴里的你是程以清还是程以鑫,在父母的心里他们兄弟俩都是那么乖的一个小孩,从来不打架,应该顺顺利利的长大,他足够聪明听出母亲话里的伤心。可所有的一切并不是敖三的错。

他想起以前他接到电话,想到那时候敖三躺在病床上的样子。那时候一把怒火几乎烧空了他的理智,他的任意妄为最终并没有因为阿鑫的劝阻而停下来。哦对,他还给他哥打电话,说现在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

不是一个人的事了,像不像情话?

那个时候他其实是快乐的,因为终于想明白了人生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而当时敖三顶着特别傻的绷带就找过来,晕乎乎就抡起拳头揍人,打着打着敖三的背碰着他的背,连挨的拳头都因此变得格外得甜。两个人打完架就偷偷躲起来帮对方处理伤口,有一次程以清眼角上被划了个豁口,敖三抱着他的脑袋涂药。因为生怕药水流进阿清的眼睛里,他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人一紧张就什么都顾不上,眼睛瞪得又大又圆,恨不得攀到阿清的脑袋上。

程以清觉得他可爱得不得了,可爱得自己心跳如鼓,想伸手抱抱他,想一辈子和他相依为命。

现在回想全是命运,一环扣一环,最终不可收拾,但全是程以清的罪孽。

他没想到自己回答了不行,语气有点冲,听上去特别生硬,既不像程以清,也不像程以鑫。说了之后他又觉得有些后悔,因为无论如何不该和妈妈这样说话,眼睛里就带了点急切和委屈。

母亲沉默了一会,然后她摸了摸他的头。她说阿鑫,你开心就好,妈妈只是希望你开心,她的语气格外温柔。

程以清心中的那个日子终于来了,在收到第一封恐吓信的时候,他就有了这样的预感。他甚至有点恼怒自己为何如此胆怯,为何会感到恐惧,自己应该早就明白会有人为了阿鑫来向他索命,早就能把所有因此而起的痛苦结束,应该把一切过错都尘归尘土归土。

但他发现自己还是怕,怕黑,怕水,怕夜晚,怕噩梦,怕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在发生,怕死。然后他打了个电话给敖三。晚一点的时候他又拨通了敖三的电话,可能因為人性还是趋光的。两个人说了一些漫无边际的话,然后陷入了长久沉默不语。

"阿大,我来找你吧。“敖三突然说,他的声音有点漫不经心,和他的人一样,有点不太正经的撩人。

"不用,也没什么事。”程以清说。他偏着头夹着手机,抱着膝盖在沙发上玩手指。

“真的吗?”敖三的音调高了一点点:“你不是又怕黑,又怕鬼,又怕打雷,还怕做噩梦……”他数落个没完,到后来已经开始胡说八道,怕光怕雨怕毛毛虫怕数学老师讲课的时候喷口水。

程以清笑个不停:”我还怕其他演员喷那种很浓的香水,搞得我一直打喷嚏一直打喷嚏。“

敖三给他出主意,让阿大喷一身的六神花露水,大家在气味上来一场battle。

气氛太好,他听见电话那边有轻微的键盘声,于是忍不住就问敖三在干什么。

”我改报告啊,我烦死了要写一整晚。“敖三抱怨。扑通一下,电话里一片嘶嘶的杂音,马上他的声音又传过来:”靠我椅子上转得太high了电话甩出去了哈哈哈……我说哪儿了?哦对,为什么我请了八个秘书我还要自己改报告……“

程以清笑死。

”你为什么还不睡觉?“敖三在电话那头又问:”你不要怕那些什么信,我……“

我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不能抓贼不能打暴徒请了八个秘书还要自己写报告但是阿清。

他叹息一声。

”我来给你想办法。“敖三说:”你先睡觉。“

”好。“

他最后没有挂电话,于是键盘声也陪了他整晚。

程以清知道这一切才是他恐惧的来源。琐碎的日常生活,和朋友们的聚会,母亲的温柔,节食一周之后吃了一块美味的大牛排,工作,鲜花,掌声,欢呼,很多很多的爱,敖三的爱。除了最后一点他毋庸置疑无比坚决的明白那是属于自己,其他都是阿大本来应该理所当然享受的幸福瞬间。一封封的恐吓信让他明白其实他所有的伪装和赎罪终归是无用,是一厢情愿,就像有人执着的记着程以清应该有的样子,也有人执着着记着程以鑫应该有的模样。他实在是太不像了。如果阿大还活着,绝对不是现在这样一个扭曲痛苦的模样。

他发现自己毫不怀疑敖三爱他,也毫不怀疑自己也爱敖三,这实在是一件不值得怀疑的事。这一点爱像一根红线,把他拴在人间。

评论(5)
热度(72)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