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女老阿姨|偶尔写写|没什么说的

消亡的边境08 END

*全文完
*激情完结,冷静下来后会全文返修
*感谢观看

08

后来的事情观众们都知道了。所有相关人等像被收紧的网聚拢的鱼一般聚集在天台,看一场献祭,看一场大团圆结局。

程以清看着达夏垂着头咯吱咯吱的吃棒棒糖。他想伸手摸摸他的头,达夏偏头躲开。他基本还是个孩子,虽然才刚刚做了很了不起的事情,现在垂着头也只是想遮掩眼泪和吸鼻子的声响。达西在几步之遥的地方默默的看着他。

程以清并不知道一切的来龙去脉,不知道这是哥哥曾经的善意种下的一颗种子。不过凡人并不需要知道所有冥冥之中的蛛丝马迹,他知道和阿鑫有关,而也有人一直记着阿鑫。

“程以鑫,程以鑫,喂!”

简亓叫程以清,因为叫了好几声对方都没有反应,尾音里已经带了点冷漠劲。

“啊?”程以清回过神来,他还没办法完全从生和死的边缘走回来,脑子里还是糊的。

“敖三跑了。”

“什么?”

“敖三跑了!把天台门踢爆了跑了!”简亓指了指楼道的方向,他简直想叹息。

程以清像风一样从他身边跑过去。

简亓默默的把被踢歪了的天台门掩上,拦住了其他想散场离开的人。

“要不我们等一会吧。”简亓说。

“啊?为什么?我还没拍够。”贺呵呵震惊。

“直觉……”

因为多此一举的踢了一脚门,敖三下楼梯的速度很显然受到了影响。程以清追到他的时候,那位总裁正拖着痛得要死的左脚,气急败坏的和一道通往电梯间的门较劲。

“三儿。”程以清叫他,他有点小心翼翼,因为敖三从来没和他生过气。

敖三没有理他,他背对着程以清,摇晃着那个可怜的门把手。程以清走过去抓住他的肩膀,他的手却马上被甩开。敖三警惕的转过身贴在墙上,低着头犹豫了几秒,抬起头盯着程以清,眼神特别冷,像飘着浮冰的海水。

是凶狠的,冷漠的,不知不觉之间,敖三已经不是回忆中的孩子气的样子,已经是一个大人。

可程以清并不怕他,从来没有怕过。

程以清向前走了一步,敖三就向着楼梯下了一格,他似乎在掂量自己脚的情况,但程以清几乎在他动起来之前就扑过去抓住了他。他无师自通的明白对付敖三的方法,敖三这个人不见棺材不流泪,不能和他绕弯子,也永远不可以就这么让他跑了。

“你放开!”敖三发怒,程以清不搭理他。两个人在楼道里较劲,敖三被程以鑫困在墙角,感觉气得太阳穴都跳着疼。他捏紧了拳头举起来,程以清却一副完全不防他的拳头的样子,于是敖三牙齿都要咬碎了,对着这张脸却怎么也打不下去。

他气得都笑了:“你去死吧程以清。”

他终于把这句话说了出来,在盛怒之下似乎变得容易了那么一点。你去死吧,他在心里重复了一次,你去死好了。他又开始生气,眼眶疼得厉害。

“我不死我不死。”程以清说。

“你跳啊你去跳!”

“我不跳我不跳。”

敖三要被他气死了。

“我不会死的。”程以清说,语气软绵绵的,几乎带了点甜。他横了心要哄敖三,宁可用出撒娇这样的手段。

“关我屁事!”敖三说:“松手。”

“不能松。”程以清说:“你不会让我死的。”

“关我屁事。我没那么大的本事。你以为我是你谁。”敖三嗤笑了起来。他自嘲的样子令程以清难过,因为让人明白敖三终究还是受了伤害。

“你不会的。”程以清说。

“你不会让我死的。谢谢你。”

他亲了亲他,这个吻堵住了敖三所有将要说的话。他马上被敖三咬了一口,但并没有感到疼痛,因为敖三马上激烈地回吻了他,这个吻粗糙,赤裸,甜美却带着血腥味,和敖三本人一样。

十六岁的时候程以清有一个小小的愿望。他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朋友,他希望他们能一直在一起玩耍,一辈子相依为命。

那个朋友也是这么希望的。

评论(7)
热度(96)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