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女老阿姨|偶尔写写|没什么说的

[叶乐]Fight Like Married 16 完结

大量引用原文台词。

上一章一直在tag里不能显示,于是丢一个地址

Fight Like Married 15:http://lenoe0223.lofter.com/post/1f5c1a_1949c75

没有意愿把原文内容再走一遍了,于是就这样完结吧^_^谢谢一直追看的各位小伙伴。


16. 


张佳乐说要来看他。叶修高深莫测,只说还没安顿好,拒绝了一百次张佳乐豪情万丈要包养他的邀请。

“你最近在干嘛?来玩网游啊。”他岔开话题。张佳乐之前一直心情欠佳,他很少和他提游戏的事,现在场合合适,便又拿出来问一问。

如果玩,可以来帮忙嘛。

“呃……哈哈……退都退了,何苦呢。哦我跟你说,之前黄少天给我打电话……”张佳乐含混其词。


而再后来的事,你们也都知道了。


号称再也不碰游戏的待业青年张佳乐还是被叶修抓了包。

“死吧!”他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骑士的操作者到底是谁,在网游里虐菜虐出了惯性,酷得妈妈都不认识。

结果……

“空弧!”“英勇跳跃!”“你谁啊!!!”“无敌最俊朗!”

什么鬼东西!

两个人打的眼花缭乱。在网游里,都没有了负担,张佳乐的手速提到巅峰,换弹夹的声音连成一片,在各色弹药五颜六色的特效中,一颗颗不同效果的手雷接连不断的跳出来。

华美,却清晰,每一颗子弹和手雷都是音符,叮叮咚咚,是只有他才能奏响的旋律。


果然不死心,也果然还可以继续。


一个冲锋,光影中断,浅花迷人被撞得飞了出去。

“虽然虐菜很爽,但你真不至于这样来找优越感吧?你没差到这种地步呀!”


这只是一个陌生的骑士。他所熟悉的他,却是一个战斗法师。

但疑惑在心中浮现。

“你是谁?”

“这一年你在忙什么?难道真的就准备这样离开跑到网游里来虐菜?”

如果还没有死心,何必自欺欺人?

如果真的如言语般洒脱,那又为何瞒着所有人回到网游里,挂上百花谷的头衔?


张佳乐沉默了。

心如死灰,骗得了谁,骗得了他吗?骗不了,才想隐瞒。

可叶修在这里又要干什么呢?

他甩了甩头,露出笑容。


管那么多干什么,先痛痛快快的一战!


“我看你也不怎么放松啊?”

“那必须的,我志在重组战队,杀回联盟,当然要认真了。我这可是在办正经事!你要虐菜找优越感换哪不行啊?赶紧假装掉线。”叶修说。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张佳乐也明白了。


“你刚不是说虐菜没有优越感吗?我看虐虐你还是不错的。”

“我在办正经事,没功夫陪你瞎闹!”

“还不打算放弃吗?”

“我为什么要放弃?”

“该有的你不是都拥有过了?你在执着什么?”

“冠军这种东西,我没听说过会有人会嫌多的。”

“你还想夺冠?”

“夺冠的感觉是会让人上瘾的,我真的有些怀念这种感觉了。”

“靠……”

“我完全不觉得自己已经到了退出的时候,只要还有一线的机会,我就永远不会退出,哪怕多一天也好。”

“大哥,你现在也在退役中好不好?”

“奋斗并不只是局限于职业联盟中啊,这里也同样是荣耀,这才是我们真正最开始的地方。”


后来见面的时候叶修调侃张佳乐。他穿着兴欣的队服,他披着霸图的外套,都有赤红似火,但一黑一白,终究是不一样的。

“你什么时候再叫我大哥……”叶修陶醉。

“你怎么不去死啊。”张佳乐撇了他一眼。

“太嚣张了!”

“呵呵。”张佳乐笑了笑,这个笑容有点嘲讽,也是得了叶修的真传的。


他们终究是不一样的。


“最近动静搞很大啊,是想怎么着?”

“你混在霸气雄图里是想怎么着?”

“我是办正经事呀!看你上次挺配合的,都没有叫穿我身份,是不是有合作意向呀?”他一本正经的,心里却有点微微的紧张。

“我只是看你很辛苦,不想妨碍你。”

“不辛苦,我乐在其中呢!”

“是吗……那很好啊!”

“你呢?”

“我啊……也在艰难地抉择当中。”

张佳乐之前告诉过他,复出,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叶修没有问他,退役,到底后不后悔。

“很艰难吗?和我联手冠军毫无疑问啊!”

“抱歉啊,这个不在我抉择范围内。”

“你真没有远见。”。

“远见是需要投资时间的,我有这个成本吗?我和你可不一样。”

“嗯……我明白。”


“祝你好运。”


“加油。”

“加油!”


结果没过几天张佳乐还是忍不住跑了过来。他心里藏不住事,心里一愁,就站在灯柱底下来回的兜圈。

叶修晃过去,碰了碰他的肩膀。张佳乐转过身,他全副武装,帽子围巾口罩,就露出眼睛那一线天。

“你这什么打扮……”叶修受不了他这个鬼样子。

“你找的啥地方啊!离嘉世那么近,出入都是玩游戏的……”

“一个退役选手那么嚣张干什么。”

“靠……”


还是不说正经事,他们俩在一起,最不爱说的就是正经事。


“你行李呢?”

“我自己找酒店放好了啊……等你给我找小旅馆?”

“当然不是。现在小旅馆都住不起了,员工宿舍里给你找个地儿吧。”叶修这话说的半真半假。

张佳乐突然安静了一下。

“你之前真跑去当网管了?”他问。

“我现在已经升级为未来冠军队的队长了,你说话注意点。”叶修严肃地批评他。


两个人尽朝暗处走,就差没走进水沟里。趁着黑,张佳乐勾住叶修的肩膀。

“你太难了。”他突然蹦出这句话。

他们在一起很多年,很多事情外人不知道,张佳乐却一清二楚。叶修的日子总归没有宽裕的时候,开始的时候是要照顾苏沐橙,后来圈里谁困难都知道找叶秋,再后来,也就是这样了。

还不止这些难,很多很多,各种各样。而上次在网游里他听见叶修说,只要有一线机会,哪怕多一天也好,也不会退出。这样的话听上去总是让人格外伤感。因为叶秋大神向来是踌躇满志无比嚣张,恐怕也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说出这样决绝的话来。


他有万丈高楼平地起的情怀,百废待兴,又怎么可能真的那般游刃有余毫不艰难。但他是铁打的军心不动的旗,如果他不踌躇满志,谁又能看到他所看到的希望和前程。

所以这样的话,要说给身边人,也只有不会加入兴欣的张佳乐可以听一听。

所以张佳乐思来想去,还是来了。


叶修侧过头看了他一眼,笑了起来。

“难啊……那来帮我啊。”

张佳乐摇摇头。初春的H市还是冰冷的,在这样的深夜,一说话,白色的雾气就朦朦胧胧地飘过。

“不。”他说,好像很冷酷,却又带着点笑意。

只有一个字,剩下的尽在不言中。他知道叶修并没有真的问,因为他已经真的问过。

他们都有不能牺牲的东西,少了它,恐怕也不会在一起。


“那说了干屁。”叶修不以为然。天气冷,他竖着衣领,黑色大衣让月光下的脸显得更白。

“我最多赏你一吻吧。”张佳乐说。

“行行行不要白不要。”叶修推开一步,对着他拍了拍手,打开双臂。

“靠,不是在大街上。”

“那在哪儿,我以为你要高调出柜,准备舍命陪君子了。”

“回酒店啊。”

“那只亲一下就说不过去了吧。”

“呵呵。”

“呵呵。”

两个人都笑得很阴险。


荣耀里,百花谷和霸气雄图混战。


“倒是你呢,最近不辞辛苦的帮着百花谷在抢boss啊,干嘛,想忏悔吗?”他只是开玩笑。既然碰到了,打也打完了,就拉张佳乐到一边说话。

“嗯。”没想到张佳乐竟然直接承认了。他太过坦诚,叶修反而有点不习惯。

“你……”他说不出话来。

“是我欠他们的。”张佳乐的忧伤劲又上来了。

只是这样短短的一句,叶修却马上明白了。

“你不准备回百花战队?”

张佳乐陷入了沉默。


“祝你好运。”他说,也有一点伤感,因为觉得张佳乐最后也走上了这样的路。

他心太软,恐怕并不合适。迈出这一步已经足够他痛苦,更何况还有逃不掉的以后。

“必须好运!回去继续抢boss!”张佳乐却又马上振作起来。


没过多久,张佳乐复出霸图。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人祝福,有人谩骂,但终究还是理解支持的少,愤怒痛恨的多。


“坦白说,我们为之奋斗的东西,其实是很私人的理想,没有谁是为了取悦任何人才会这么做的。在取悦着你们的,只是联盟而已,我想你不要太会错意。你们的支持、鼓励,我们当然很感激,也会很感动,但是还是要很无情地说一句:为了你们在打比赛,这话有点假,至少对于我来说,完全不是。”

这是叶修告诉小明的话,而他知道,这样的道理,张佳乐心里也一定清楚明白。

因为有一些东西很重要,超越一切的重要,那才是每一场比赛背后真正的追求,是再多再多的鲜花掌声,都无法取代的东西。


他们依旧在不同的队伍里奋斗,依旧在冠军路上奔波。霸图孤注一掷的追求着王座,而兴欣在挑战赛里渴求着唯一一张门票。


“想再碰到,恐怕没那么容易啊。”张佳乐喃喃自语。他有点担心。

“什么没那么容易?”队友们问他。

“哦,我说这个家伙呢,说他不容易。”

就算被过去的粉丝骂得狗血淋头,就算即将到来的发布会上会有无数尖锐刻薄的问题等待着,那一刻张佳乐关心的,竟然是这样一个问题。


时间依旧流水一样过去,他们在赛场上相遇,在网游里混战。昨日的辉煌,昔日的队伍,无论是繁花血景还是不败斗神,都如东去之水再不能回。可是兜兜转转,争起胜来,还是宛如少年。


叶修功成身退。张佳乐唏嘘不已。先是林敬言,又是叶修,他难免有些感触。

“老韩陪你啊。”叶修笑得很缺德:“霸图老古董集团的镇山二宝……”

“谁要陪啊。”

“不要想我。”

“谁要想你。”

“特许你摸我一下,沾沾四冠王的仙气。”

“我摸了八年了再摸要吐了……”张佳乐翻了个白眼。可他还是伸出手,捏了捏叶修的脸颊。

“我挺好的,我是真心来贺你的。”

“哈哈,谢谢。”两个人一起坐在沙发上,摊开脚,很放松的样子。


“就这样退了?不继续了?”

“给你留点机会啊,如此的怜惜你……”叶修自己说着都忍不住笑。

“靠,狗屁。”

“不比赛还有网游嘛,对我来说也是一样的。”

张佳乐狂揉太阳穴。

“我靠,那你现在是全职在网游里给我们捣乱了,我想想都头疼。”

“怕了没,现在弃暗投明还来得及,我大兴欣下一届一定还是冠军,你再这么执迷不悟下去,小心两个三亚都装不下你!”

“……滚!”


两个人还是老样子,说起话来噼里啪啦带着火星。买单的时候张佳乐打开钱包抽出两张红色毛爷爷,夹层里一张照片一闪而过。

叶修手速飞快,一把就拿了过来。

“干嘛!”张佳乐怒。

“我擦少女情怀啊!”叶修大笑,“多古老的东西了啊。”

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张老照片,那时候带美颜的手机已经很流行,把每个人都磨的一片雪白严重失真。这照片本来在苏沐橙那,不知道张佳乐什么时候找了来,洗出来夹在钱包里。


三张年轻快乐的笑脸,定格在最美好的瞬间。


“我每次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张佳乐小声说。他的表情淡淡地,低垂着眼帘,握着叶修的手,像要说什么不得了的,伤感的情话。

叶修深吸一口气,准备迎接冲击波。


“都觉得岁月真他妈是一把杀猪刀啊!”

张佳乐悲愤!他觉得叶修是欺诈!叶小队长那时候明明帅得惨绝人寰!自己简直是青春错付!

叶修无语,张佳乐又不说人话了!

“走走走走走,别捂心口了,送你去机场。”他插着口袋站起来,伸出手把还趴在沙发上表演痛心疾首的张佳乐拽起来。


两个人在机场分别。是已经经历过无数次的场面,所以一点都没有缠绵悱恻,只有轻车熟路的互相嫌弃和低端斗嘴。

“走吧走吧走吧别送了,朕回头再来幸你。”张佳乐一脸不耐烦。

“小乐子走好啊。”叶修标准式微笑。

“……”

“对了,那照片再洗一张给我。”

“啊?”

“……”

“哦,你找沐橙要啊。”

“这不懒吗。”

“行行下次给你。”张佳乐懒得和他计较。拉着行李箱,他挥手告别。


“再见,老叶。”

“再见,张佳乐。”

张佳乐笑起来。而叶修微笑以对。


聚少离多,也一直走在不同的路上。从来不是队友,在赛场上,恐怕从来没有依靠过对方的臂膀。

他们是对手,追求着唯一的冠军,对抗,竞争,战斗不止。由始至终,一如既往。


But they fight like married. 


评论(45)
热度(385)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