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女老阿姨|偶尔写写|没什么说的

[叶乐/全员]As The Sky Falls - 27

业界良心

花眼迷离:

说好的……嗯,不说了。忙着睡觉就不检查错字了请大家帮忙捉虫!


希望LFT对我好点!






27


 


侧翼在无声中爆炸,张佳乐只来得及勉强将机身打了一个方向,就被剧烈的撞击带入短暂的窒息中。


失去意识只是短短一瞬间的事情,张佳乐顶着头晕用力吸进一口气,才终于恢复了呼吸。雪狼的机身被自身后伸出的着舰台牢牢抓住,昏暗的视野里他捕捉到身侧的运输舰,舰桥前方的光学屏障已经渐渐褪去,只露出透明的挡板后空无一人的指挥室。


——都撤了啊。


松过一口气之后,张佳乐的心又略微地往下一沉。


座机已经彻底失去了作战能力,侧翼全毁、能量告罄,只剩基本的维生系统仍在运作,甚至连独立飞行都做不到,就这样被孤零零地留在了战火的核心。


“哈哈,不会这么惨吧……”张佳乐干巴巴地跟自己笑了笑,脸上的表情却也丝毫轻松不起来。


攻击警报在一瞬间响起来,明知道已经是徒劳,他还是反射性地用力拉起了操作杆,机身不出所料地纹丝未动,着舰台的前沿挡板却在同时向上翻折了起来,正好将这一道足以致命的攻击挡在了前方。


“张佳乐,松保险。”


近距同频的标记灯快速地闪了两下,只短短的六个字,却让张佳乐的心跳猛然加剧起来。他顾不上去探寻这声音的源头,几乎是下意识地立刻照着提示解开了座位保险,一侧的舱门就在同时发生了轻微的震颤。


警报再次响起,张佳乐猛然扭头去看前方已经被融毁的挡板,火光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扑到了面前。


 


雪狼忽然动了,擦着能量光束的边缘被不知名的力量牵扯着离开了着舰台。机身旋转起来,张佳乐用后背用力顶住座椅稳住身形,通讯提示灯又再次亮了起来。


“右舱门,开。”


舱门外是无边无际的宇宙真空,张佳乐却毫不犹豫地按下了操作钮,翻身踩住座椅踏板朝右边扑了过去。


舱门洞开的瞬间,气压流失的速度却没有预想中的那么厉害,迎接他的并不是太空深邃的黑暗,而是北极相对宽敞的机舱。有人坐在对面的驾驶席上,探着身朝着他伸出手。


脸被遮挡在头盔之下,可这身形和动作与记忆中的分毫不差。张佳乐不自知地笑了起来,抓住叶修的手,将自己拉了过去。


舱门几乎是贴着后背关上的,张佳乐还来不及松手就被丢进后方的驾驶座,保险杆兜头罩了下来,他在忙乱中调整好坐姿,抬头看了一眼前方的屏幕。雪狼已经和本机分离,就着惯性被甩向前方,挡住两处交汇的炮火之后,终于支离破碎地炸毁了。


“靠!敢情不是你的东西你不心疼啊?”


“物尽其用啊。”制动席上的人呵呵笑了一声,压低机身朝天底下方钻了出去。


 


机舱内的气压缓缓恢复,张佳乐的呼吸频率却仍是飞快。他知道这不是因为缺氧,但也绝不可能是因为紧张。他想自己可能是有点高兴的,看了一眼屏幕上的能源数据更确定了自己的心情,豪气干云地拉起火炮席的操作杆:“真憋死我了,[4][35][17]附近那几台熊玩意儿!赶紧过去收拾了!”


叶修充耳不闻地改了一个方向,绕过友军的防卫舰躲开前方来的攻击:“别逗,好不容易逃出来,还不赶紧跑。”


“卧槽,老叶你出息呢?”


“张佳乐上校,现在全战场的敌机都想弄死咱俩,你跟我谈出息。”


张佳乐的眉毛不经意地一跳,捏着操作杆的手没再动:“往哪逃?你不就带了这一艘运输舰上来的吗?”


“对啊,就这么一艘,还在你们的保卫下让人打爆了啊。”


“你大爷的……”


“张佳乐,借你的识别码用一用。”


张佳乐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将腕上终端接在了座椅扶手的数据口上。编码传输的空当里他略微思考了一下,又抬头补充了一句:“不回母舰了,直接往伪月II飞。”


“正有此意。”叶修随口接了一句,操作北极打了一个翻身,避过身后追过来的光束炮,“坐稳了。”


“还用你担心?”张佳乐不屑地笑笑。


北极加快前行的速度,甩下身后混乱的战场,向伪月II的方向飞去。


迎面好似星光点点——援军终于姗姗来迟。


 


凭借着飞行总队长的识别码,北极顺利着陆伪月II,并被收入第一军飞行队的主格库纳。机体刚在机位上停稳,就被赶来的军检人员和围观的地勤围了个水泄不通。


“机上两名乘员,一名无登陆伪月II许可,请下机接受检查。”


通讯台传来呼叫,张佳乐习惯性地解开保险,拉住舱顶的扶手站了起来。他似乎还未从刚才战场上激斗的情绪中解放出来,心跳还是超乎寻常的快,摘下头盔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向着制动席的方向看了过去。


叶修也刚刚好摘下头盔,抬手按下了舱门强制锁后,接过了通讯频道的通话权。


“我是兴欣独立军的总指挥官叶修,北极样机构造属于一级军事机密,没有联盟军总的授权签书禁止接触。要检查,叫你们韩文清带着授权来吧。还有……”他扭过头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张佳乐,“你们飞行总队长刚刚可过了一把开北极的瘾啊,带一份保密协议来让他签,不然我可不敢随便放人下机。”


“这……临时向上申请授权最起码要一个小时啊……”对面的声音出现了短暂的犹豫。


“那我也没办法,还不赶紧去啊?”叶修憋着笑铁面无私,“放心好了,我很有耐心的——你们张总队长就不好说了。”


你……张佳乐忍不住抬手朝叶修比了个中指,又默默地做了个“呸”的口型。对方眼中的笑意却更深了,随手关闭通讯麦克风之后,扭过身来捏住了他伸在半空中的手。


“张佳乐上校,你现在是我的俘虏了。”


隔着两个人的飞行手套,他摸到了张佳乐无名指上的戒指。


 


张佳乐额角有些发烫,咬着牙没有接话。


他们又是将近一年没有见过面,除去那条还不确定源头的短讯甚至连通讯都没有过一次。此时对方的体温仿佛隔着密不透气的布料传过来,跟随着血液喧嚣地冲刷过周身的血管,让他险些控制不住汹涌的情绪。


最后还是叶修将他拉了过去。


机舱内的空间紧紧巴巴,张佳乐的膝盖在制动席的椅背上绊了一下,身体朝前翻了过去。叶修搂住他的腰把他撑起来,腾出座位前的空间来让他面前落了脚。


“你搞什……”抱怨的话还没来及说完整,后脑就被磕在了身后的驾驶舱主屏幕上。张佳乐顾不得那轻微的痛感,叶修的唇舌跟他全身的血一样滚烫着,带着久违的无理劲头贴上来,使他也不由自主地张开双臂,搂住了对方的肩膀。


后颈被牢牢捏住,飞行布料的粗糙质感刺激着脊椎骨上敏感的皮肤,张佳乐在唇齿的间隙里和叶修争抢着已经逐渐升温的空气。狭小的机舱在此时仿佛与世隔绝,叶修将张佳乐的整个上身压紧在主屏幕的单向玻璃上,两个人的动作都表现得有些凶狠,在几乎伸展不开手脚的空间里牢牢地贴住彼此。


也许是都还没从战斗的兴奋中脱离出来,他们很快都发现了对方身体的不对劲。


“等等!”张佳乐终于克制住自己越陷越深的冲动,伸手推开叶修,有些尴尬地喘了口气,“再这样下去,收不住了……”


“收什么?”叶修看着他的眼里闪着有些狡黠的光:“我们可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呢。”


“靠,无耻……”张佳乐脸烧得有些厉害,低低骂了一声,却仍是迎上了对方重新送过来的吻。


“彼此彼此啊。”叶修抵着他的额头,将他的下唇含在口中,含糊地回敬了一句。


 


熄灭了主机引擎的机舱里只剩下维生系统和通讯频道的提示灯还在间歇性地闪动。两个人喘息着凑在一起替对方解下飞行服,贴身的衣料已经被汗水浸湿,黏黏的几乎扯不开。张佳乐的动作有些忙乱,引来叶修一阵嘲弄。


“淡定点行吗,扯坏了等下还怎么穿回去?”


“没你那么大脸好吗!”张佳乐有些急,瞪着他压低了声音吼回来。


叶修嗤地笑声出来,他已经把对方连身飞行服的上衣部分解了下来,露出其下散着湿气的白棉汗衫,在身后冰凉的钢化玻璃上贴出一圈白雾。他凑过去啃了啃对方的锁骨:“压着声音干嘛?隔音效果好着呢。”


张佳乐忍不住哼了一声,飞行服被顺着腰线一路褪到了胯间,他不甘示弱地伸手往下拽对方的衣服,动作蛮横,却引出更多不配合的笑声,终于连自己也忍不住了。


“你真是烦死了。”他轻轻地笑了两声,扑过去咬叶修的鼻子和嘴唇,“能不能认真一点!”


我是这样想念你。


心里被快乐的情绪胀得发酸,他忽然想说,原来我是这样想念你。


叶修的脸却真的认真了起来,他仰起脸接住张佳乐不伦不类的吻,用力将他搂进怀里,没再给他多说一句话的机会。


 


 


-TBC-




我不是故意要卡在这里的!可是作为一个篇幅强迫症,每更真的只有三千字!大家体谅一下,下个礼拜就日完了不怕么么哒!



评论(3)
热度(131)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