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女老阿姨|偶尔写写|没什么说的

[叶乐]猎鲲20

都忘了加提示了,这篇虽然现在如此纯洁,但当年可也是有H的,H是叶乐乐叶都有点……但这篇如果说是乐叶也太不要脸了,所以就没敢打乐叶tag……在郑重申明一下!

另外此篇长期在坑与不坑的边缘,所以快刀斩乱麻直接砍掉了支线直奔主题了,下一章开始进入完结的节奏。

一般我能说出这个话,就是不会坑了。

结尾是个很不显眼的原作梗XDDD有人get吗?


20.


两个人沾了一身血,七手八脚的从狭缝里爬出来。张佳乐不甘心就这样一走了之,嘴里嘟哝着血债血偿,还硬从星兽的尸身上划拉下来两扇肋条。

“你怎么什么都敢吃……”叶修看着张佳乐费了老大的劲点起一团火,在干海草上垫起一片薄石板,把几块红肉烤得滋啦作响。

“血不能白流……”张佳乐不理他,伸出手用珊瑚枝戳了戳冒着油的肋骨肉。虽然不用饮食,但大部分鲲猎人都还是保留了这样的习惯,一是为了节省咒生,二也是为了不忘记怎么做一个普通人。

叶修懒得理他,坐在石头上只是休息,从口袋里掏出晒干的烟草来嚼。这一掏,就摸到了那块星髓,冰冷的触感刺痛他的指尖。他索性从口袋里掏出来,对着火光仔细端详。

张佳乐看了看,终于好奇开了口。

“这到底是什么?”

“是星辰的核,流星坠地之后其他东西碎成粉末,就露了出来。这个东西算是集中了星星全部的力量,所以才会长出那样可以随便喷火的怪物。”

张佳乐皱了皱眉头。

“那你可带好了,再来一只我可吃不消。”

“必须的啊,这玩意可稀罕……以前天降之星撞击北地,天人建白夜之城,那颗流星也就留下一颗星髓。”

“那你干嘛不用那颗,找喻文州要一要不就好了。”

“那颗在我的朋友那。我们其实很早就开始思考鲲到底是什么,在猎鲲开始之前,这样的准备已经做了很多年。他生性喜欢钻研,想法很多也很独特,和大部分人都不一样,从崦嵫山上鲲的方法,其实也是当初我们试验出来的路线。”叶修顿了顿,“他觉得用星髓,也许可以对付鲲。”

张佳乐似乎知道了什么,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他失败了,再也没有回来。”


他还是没能阻止叶修说出这句话,便也只能默默听着。人生在世几分天命几分人意,漫漫十年,成王败寇,谁又没有失去过至亲至情伙伴好友。他也曾经觉得孤独,曾经挣扎动摇,疑惑是否要为无望的胜利折磨自己,疑惑自己为何而战……

“你知道吗,老叶,”他说。声音有些沙哑,几乎淹没在柴火的劈啪声里,“我母亲……我母亲曾经跟我说故事。故事里的百花谷四季如春,漫山遍野,开满鲜花。”

花朵,是最奢侈的美,在鲲月到来之前盛开,仓猝得像一场易碎的梦。

“她说很久以前没有鲲的时候百花谷是全天下最美丽的地方,水土丰饶,插木成花。没有严寒,没有暴雪,每个人丰衣足食,是春神眷顾的春之城。”

“我想象不出来这样的地方。如果真的有这样的春之城……”

他沉默。

“你对我说过,再也回不去了,是的。可以后,如果还有以后,我希望能看到这样的地方,我希望百花是天下最美丽的城池。你明白吗,我们……妈的……”

他开始烦躁起来,捡起珊瑚枝把已经开始发出糊味的肉块翻了个面。

“我懒得说了!”他说。

叶修哈哈大笑起来,刚想嘲笑张佳乐贫瘠的表达能力,只听天地间一声巨响,好像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旋即一阵地动山摇,耳边响起了连绵不断的铃声。

“哪边?”张佳乐一下子跳起来。

“东北。”叶修也站起来,两个人很有默契,向着一个方向迈开了步子。

“那是老韩和黄少天……时间不对,不应该是西南的……”

“没事,杀死锁荒兽的先后顺序并没有关系,但是这样的话,楚云秀那边迟了。”

“还是照样去吧。”

“嗯。你回复了几成。”

“三成。”张佳乐脸色铁青:“太少了。”

叶修沉吟了片刻。

“你把衣服脱了。”

“干嘛?”

“干嘛?”

“你干嘛?正经一点好吗?”

“核在鲲首,那附近的荒会拼命的攻击天人血引……”叶修鄙视地看了看张佳乐,“你正经一点好吗?”

“我……”张佳乐无言以对。但叶修这个提议确实正经的很,他只能一脸憋屈地把身上的血衣脱下来,甩在叶修身上。

他皮肤雪白,青黑色的纹身退得一干二净,确实不是在最好的状态。

叶修看了看他,没有什么表情,眼神却显得温柔。他脱下自己的黑色外袍给张佳乐披上。

“你现在可是众矢之的……不不不……老鼠过街……”

张佳乐仇恨的看着他,用目光实现十大酷刑。

“不过别怕,”他笑了笑,只翘着一边嘴角,微微眯着眼,最是张佳乐又爱又恨的模样,“哥来给你拉仇恨呗。”


评论(11)
热度(91)
  1. Czeslaw阿且白梦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俊朗迷人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