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偶尔写写|No.6|ハイキュー!!|全职高手|乙女游戏吐槽感想博http://lenoe0223.blog.163.com

[叶乐/全员]As The Sky Falls - 29

喜欢到要转载……嘻嘻

花眼迷离:

29

 

两个人意犹未尽地搂了一会儿,便各自在这伸展不开的环境里收拾起来。

叶修捡了张佳乐的汗衫擦手,被对方狠狠瞪了一眼抢回去套上。

张佳乐低头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急匆匆地弯下腰去操作台低下够自己那件被踩得乱七八糟的飞行服。

他呼吸还带着点喘,后背的绷成一道弯弯的曲线,黏稠的白液就这样顺着大腿内侧慢慢地滑下来。叶修看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伸出手去搂了对方后腰一把,却被他干净利落反手拍了回来:“闹什么呢,快点穿!”

张总队长一副做贼心虚的表情,心里一急平时里训人的口气就习惯性地冒了出来,一边训还一边摇摇晃晃地往裤子里蹬腿。叶修看着又忍不住又松了眉头,挨过去帮他拽那件尽添乱的连身服。

“急什么,哪有这么快。”

“你是不知道张新杰的效率!”张佳乐争辩着把衣服整理好,抬眼有看见叶修还在那慢条斯理地系扣子,实在是不耐烦,忍不住伸手过去帮忙。

叶修得寸进尺 ,索性笑眯眯地把手放下来:“我知道啊。”

张佳乐的手顿了顿,两个人挨得近,彼此的呼吸让身上的热度都退不下去,而叶修话语里面一贯的笃定却把他此刻心中生出的细小焦虑轻描淡写地抹平了,他忽然认真地盯住对方的眼睛:“老叶,为什么星客会针对运输舰?”

 

这并不算是个疑问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张佳乐对答案已经有了一个模糊而可怕的猜测,但他并不急于发表自己的意见,只是想从叶修的脸上找到验证这猜测的蛛丝马迹。

叶修当然知道他什么意思,只是很快地笑了笑:“你想多了吧。”

“不然要怎么解释这次突袭?”张佳乐皱着眉不依不饶,“样机上天本来就是非公开情报,星客那边照理来说连语言都不通,怎么可能目标这么明确?”

“你也知道人家连语言都不通啊?没准也就是路过了一下,逮着了随便那么一打。”

“随便逮个运输舰打,这不是有病吗?”张佳乐忍不住翻他白眼,“刚才那个局面打一下都知道,就是冲着你去的!”

说完这话他心里又是一阵堵,转了眼睛再去看叶修,对方仍旧是一脸平静地看着他笑,好像刚刚差那么一点就变成炮灰的人根本不是自己一样。

“看不出来一年不见,眼色见长啊?”叶修一开口就忍不住逗他,想了想又忽然把脸一沉,“就算那样,你至于那么心急如焚情真意切拿自己当挡箭牌使吗?看看那个摸爬滚打的样子,哎妈!简直难看哭了,我都不忍心回忆。”

“我靠,还不是为了救你一命!”张佳乐火往上窜,捏着叶修的脖子忍不住要往死里掐,被对方嘻嘻哈哈地拽开了。

“那是为了救我吗?我看是为了救北极吧!”

“救北极怎么了?拿一台雪狼换一台北极,你自己说,哪个比较重要?”

“你比较重要。”

“……滚滚滚!”

 

脸红脖子粗地努力了好几次,张佳乐发现近身格斗到底还是拼不过叶修,只好静下来把脸板了板:“说正事说正事!这个情况,我必须要特别写一份报告上交总指挥。”

叶修摇了摇头,还抓着对方胳膊的手轻轻捏了捏:“不用你写,我来写。”

他抬头看了看张佳乐不由自主皱起来的眉头,仿佛早有预料似地、立刻截住了对方几乎要脱口而出的质问。

“这个交给我,行不行?”

张佳乐愣了愣,通讯频道里一板一眼的声音就这样忽然响起,把他吓了一跳。

“我是第一军作战参谋指挥官张新杰,授权文件和保密协议已经准备好,请开放传输通道。”

叶修很快地笑了笑,绕过张佳乐把头凑过去:“怎么是你啊,老韩呢?”

“他在。”

“行了,传上来吧。”

两人的交流就这样被突兀地打断,张佳乐也顾不上继续细究,张新杰的到来似乎比韩文清本人还让他感到紧张,他赶紧低下头去,再仔细检查一遍自己的仪容。

“得了啊,你以为这荣耀凯旋呢?臭美个什么劲。”叶修忍不住嘲笑一句,拉过他的手往屏幕上拍,“快把手印按了,下机。”

“我去我还没看过呢!”

“保密协议而已,又不是卖身契,人张新杰能坑你吗?”

“还卖身契?我警告你,我已经是第一军的人了,你现在才想拉拢我进兴欣,晚了啊。”

“行了吧你,说的好像我当初没拉拢过你似的。”

“……嘿嘿。”张佳乐笑了,心里到底生出点小胜一筹的得意。

叶修却抬起手勾住他脖子,把他脑袋拉下来一点:“反正现在哥也不要你了,你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后悔个屁!”他凑上去使劲拍了拍对方的脸,又照着对方的嘴唇狠狠地啃了一口。

 

舱门终于打开,机舱内外的光线差让张佳乐微微眯了一下眼。叶修是跟着他下来的,脚刚沾着地面就被安保人员围上来核实身份。

这从上到下的一通乱摸,就算是身经百战如叶修也忍不住在人群里嘶嚎着:“老韩,都这么老熟人了看一眼也就清楚了,用不用搞得这么丧心病狂啊?”

“不清楚,你不是死了吗?”韩文清抱着胳膊冷眼旁观。

倒是旁边的张新杰挺认真地替他回答:“照章办事,麻烦叶总指挥忍耐一下。”

张佳乐在旁边看得简直胆战心惊,他本来就浑身难受,这会儿里衣还湿乎乎地黏在身上,又累得够呛,找了个发话的机会就赶紧告辞开溜。

叶修却在这个时候挣扎着拨开人群叫住了他:“张佳乐。”

他下意识地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对方还摊着双臂在接受安保兵的热情审查,见他回头也没再说话,只是弯过手腕来打了一个手势。

四指并拢向斜前方轻轻抬起,这是飞行员出舱时地面协调员最常用到的一个手势,意为“一切正常、允许起飞,祝君平安归来。”

最简单的一个手势,对于即将投身战斗中的飞行员来说,却已经是最好的祝福。

——飞吧,平安。

张佳乐了然地笑起来,站直身体、向对方回敬了一个爽快利落的军礼。

这不是告别,因为他们终将重逢。即使身处异地,只要目标仍是一致的、只要一直走,总会越来越近。

 

叶修看着张佳乐的背影消失在格库纳的出口。

他走路的姿势还是和军校那时没什么两样,轻快里面带着点冲劲,从不左右四顾、也不轻易回头,就那么笔直笔直地往前走,和他战场上那些拐弯抹角花里胡哨的打法全不一样。

叶修看得出了会儿神,就感觉胳膊被放了下来,周围的人退了回去,对面张新杰用鞋后跟磕了一下地面提醒他回神。

“可以了。”

这是叶修正式回归前线之日发生的一场极小的插曲。正是由于这个小插曲,他在久别了的伪月II上短暂地滞留了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的时间,虽然没有让由于战事而疲劳的身体得到片刻休息,却足以松一松他精神上那根从前及往后的日子里时刻绷紧着的弦。

北极在太空空间内的试飞工作进行得十分顺利,一旦最后的图过审,立刻可以投入量产。而兴欣所驻的伪月I正是地外重军工所在地,一旦交付量产,新机型投入前线将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可偏偏就是在这最后一道审核上,却出了点意想不到的事情。

 

“为什么?”会场上在一瞬间安静了片刻,黄少天这一句脱口而出的疑问在声量上显得十分突兀,他显然还不适应这种气氛严肃的高层远空会议,在收到众多不满的目光之后,仍然不为所动地继续说了下去。

“样机我和队长都试飞过八次了,八次什么概念?从太空制动到大气圈表现、从能耗到实弹负载、从性能到操作媒介甚至到外观统统研究遍了,没看出来有什么大问题,细节方面的修改意见已经全部写在报告书里面了,相信说的也很清楚。这时候要从图样开始公审除了浪费时间有什么意义啊?还是你说这么不信任我们的判断能力?”

“我当然充分相信两位飞行队长的判断力。”陶轩耐着性子听黄少天他把话说完,脸上的表情已经十分不愉快,“但这毕竟不是联盟自己的军工部开发的机种,又是预定作为最新锐主力投入战场的全新机种,我要求图纸公示,也是为了技术层面上的保险起见,相信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吧?”

“很过分,我不能接受。”

作为兴欣独立军的唯一代表,叶修此刻正一个人坐在电子会议桌边为他新开出的一块转角上,这是他首次以回归后的身份参与全军远空会议,可是那个不紧不慢惹人上火的语气却是在场绝大多数人早已熟悉的。

“联盟与兴欣的资源交换协议只包括北极的生产和使用权,并不包括全部技术资料,图纸仍属于我方的军事机密,样图可以在生产线的技术处内部核查,没有发放公审的必要。”他用两手撑着桌面向前趴了趴,“老陶,你也太不厚道了吧。做生意都是有来有往,我要把老底都交给你了,自己还吃什么?”


-TBC-

评论
热度(144)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