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偶尔写写|No.6|ハイキュー!!|全职高手|乙女游戏吐槽感想博http://lenoe0223.blog.163.com

猎鲲21

孙肖的场合。

不吃者自动避雷。


21


混沌初开,天未是天,地未是地,穷穷宇宙,唯有大荒。是天地间最早的恶,因为无因无果也无善意,唯有一腔浑浊欲望,无拘无束,反而至性至邪。

铃声已经响了二道,第二道锁虽然迟了,却也已经被打破。震动传来之时张佳乐和叶修已经走了很远,越接近鲲首地动越频繁,已经难以分辨是锁荒阵被破,还是只是这条大鱼又一次的深呼吸。

“你有没有听到啊?”张佳乐手脚并用,爬得不亦乐乎。

“什么?”叶修爬在他前面,听见张佳乐说话,手臂抓在崖壁上,沉下身子去听。

结果一屁股坐在张佳乐头上。张佳乐大怒,伸手去抓叶修,叶修死死抓着裤腰带:“没听到啊,诶,诶,扯什么张佳乐你自重……”

张佳乐更生气了,自什么重,叶修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重!

他一把拨开叶修的尊臀,想问问他刚才有没有听到一阵远远的爆炸声。他们如今离其他人所在之地已经太远,也不知道刚才是不是第二道锁被打破的声音。结果嘴还没张,叶修拧过头朝下一看,脸色大变,横跨一步爬到旁边,又退了点距离,一把揪住张佳乐的领子。

“爬!”他言简意赅。不过关键时刻说话是在精不在多,张佳乐马上领回精神,也不回头,反手抓了猎寻卡上爪钉就朝天一箭。他朝叶修扬了扬下颚,叶修也二话不说抓住绳索,快速的向上爬去。这样的方法消耗更大,也需要咒生,两个人都不说话,一口气爬到了顶端。张佳乐到顶之前终于回头看了一眼,之间悬崖下方黑压压荒气向上涌来,仿佛都凝成了实体却又不成形状,密密麻麻,宛如血池地狱。

“还看,都冲你来的。”叶修拍了他一巴掌。

“哎呀妈呀我要吐了……”张佳乐捂住嘴。浊气翻腾,他纵使只有一点微薄的天人血脉,也被薰得眼前发黑,“你说孙翔那边撑得住吗?”

“你先担心自己。”叶修懒得废话,拉了他就跑。可还没跑多远,耳边整耳欲聋的一声巨响,周围积累千年的坚硬骨墙犹如蛋壳般破碎,地表开裂,喷出恶臭的蒸汽。“小方他们成了……”叶修心想。他躲开一块跌落的巨石,碎石飞扬,伸出手来遮住自己的眼睛。

全部的锁荒之兽已死,凝聚在鲲身上的全部浊气已经开始动摇。这只巨兽已经从外部开始瓦解,如今剩下的,只是靠着张佳乐把杀荒之阵的力量送入鲲最脆弱的核心。除了离出发点最近的韩文清和黄少天折返去援助孙翔和肖时钦保护阵眼之外,其他的人已经结束了他们的使命,可以离开鲲背,静静等待最后的结局。


肖时钦默默的用手背擦去额角的汗水。他是这次计划的核心,也是在阵启动之后被荒疯狂反噬的两个目标之一。如今骨墙之外里三层外三层围住的都是荒兽,它们用还未完全成型的肉身撞击着骨墙,就算支离破碎也前仆后继,发出沉重的声响。他咳了几声,摇晃手中的法杖,又一只已经损坏的机关兽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口咬碎了一只从狭缝里挤出来的荒。

“你不要再折腾了,那个我也看到了,你有病吧?”孙翔一枪顿在地上。他也汗如雨下,汗水顺着脸颊滴在地上。杀荒之阵每时每刻都需要肖时钦的力量支撑,实在不应该浪费在召唤机关之上。

肖时钦没有说话。如今骨墙之内一共有四个人,黄少天和韩文清散在两角,孙翔守在他的身边。刚才那个位置恰好是防守的死角,孙翔能看到,不说真假,起码也算是意料之外。他虽是天人出身,从小却并非在昆吾山上长大。天人和半龙的关系他并不了解,也并不曾和任何一只半龙作伴。他所合作过的只有他的机关,就算在族内多少被看作上不得台面也没有威力的奇淫巧计,但它们精准服从,像十指的衍生,与活物不同,却未必一定是一件坏事。最起码,不会像眼前这位这样难以控制,让人从心底感到挫败。

“你如果……”他开口说话,汗水流进嘴里,天人的汗水没有味道,却莫名其妙觉得苦涩。他偶尔也觉得自己太情绪化,不像天人,但这句话也他已经听得太多,就像他的每一件作品,真的未必是一件坏事。

如果你刚才听听我的话。如果你刚才没有冲出去太远。我之前布下的阵法并不是摆设……

他觉得疲惫,这个复杂而巨大的法阵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量,他无法再做出循循善诱的笑脸,没有力气,也没有时间。

“我不是不听,我只是觉得你不对。”孙翔突然说。长枪像画笔般在地上划出一条无形的边界,把源源不断的黑气隔绝在三尺之外。他偏过头看着半倚在机关兽上的肖时钦,血珠从半龙额角那翻开的伤口里不断涌出来,把那张英俊的脸沾染得一塌糊涂。

这场让人无法喘息的战斗已经持续了很久很久,他没有受致命伤,可血已经染黑了脚下的土地。

他终归是一直在为他而战的,纵使并不符合他的心意。因为他从来从来,能明白的会遵从的,只有自己的心意。

“在拼命的不止是你,也有我,如果我觉得不对的话,我不会听,我可不是那堆废铜烂铁,你说什么就会听什么。”他回过头,挺直了脊梁,注视着前方。肖时钦没有回应。废铜烂铁,这样的冷嘲热讽他听得太多,并不值得一听,也不值得一提。他并不是没有生出过和这位骄傲的半龙好好磨合的信心,平心而论,这份信心到现在也依旧未曾减退。

可时间呢,没有时间了,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以后。

孙翔又回头看了他一眼。肖时钦的疲惫如此显而易见,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再也找不到当初微笑着和他侃侃而谈时那意气风发的影子。他突然觉得有点难过,这一点难过让他烦躁起来。

“行了行了,我就听你一次,你说什么玩意来着。”他凶巴巴地说:“你怕什么,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他向前迈了一步,血腥气并未让他退缩,反而愈发觉得兴奋起来。


本大爷会保护你的。

他得意洋洋地想。


评论(13)
热度(75)
  1. Czeslaw阿且白梦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俊朗迷人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