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女老阿姨|偶尔写写|没什么说的

[叶乐/全员]As The Sky Falls - 30

他傻。
简直是情话。

花眼迷离:

30


 


会议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把打仗当成做生意,这话说的实在不讨喜,不少人都露出点不悦的神色,就连张佳乐也忍不住用余光瞟了叶修一眼。


叶修对此仿佛浑然不觉,他的脸皮厚得堪比重型护卫舰的装甲涂层,普通的精神攻击一点不能起效。说完了还大大方方往主会人的位置上看:“冯主席,你说是不是?”


冯宪君也跟着尴尬了,他本意上是认同陶轩的看法的,但兴欣和联盟当初的协议确实不包含公示图纸的条款,现在被指名这么一问,也实在拉不下出尔反尔的面子来。好在他出任联盟主席的时日也不短了,有的是打太极的办法,一边支支吾吾应付着,一边拿眼神往席间扫:“这个,要不然还是问问各位飞行队长的意见……”


张佳乐本能地就觉得不好,他身在第一军,首当其冲就和冯宪君眼神先对了焦,还来不及躲就被点了名。


“呃。”张佳乐原本还在腹诽着叶修的厚脸皮,没料到包袱这么快就被丢到了自己身上,他愣了一下,几乎是依着直觉就迅速答出了口,“站在飞行部队的立场上……我当然只关心新机型什么时候能用。”


他这话刚说完,自己就隐约觉出了些不对,坐在正对面的楚云秀忽然憋不住似的笑了起来。


“不对吧?”联盟目前唯一的女飞行队长玩味地插进话来,“站在飞行队的角度来讲,我还是比较关心机体的安全性呢。”


 


张佳乐一惊,随即反应了过来——他会有这样的想法,只是因为自己理所当然地相信叶修,但是在旁人眼里看来,这样的信任却是盲目不合理的。他下意识看了一眼叶修的方向,却见对方正好把刚刚扫向自己的目光收了回去,视线没有什么聚焦地停留在面前的桌面上、以几乎看不出来的微小幅度摇了摇头。


张佳乐的指尖瞬间有点发冷,幸而话题很快在其余各军的飞行队长间自然地流转了下去,似乎多数人并不认同他这个近乎草率的观点,却也没有人将他的话当做特别的关注点。


会议很快变成了整个联盟对叶修一个人的辩论,而处在对立面的那个人却一直神态自若不落下风:“哎哎哎,要我说你们这可是耍无赖了啊?”


你还有怪别人耍无赖的时候呢!张佳乐忍不住想。


“不过我是无所谓的,图纸肯定不会公示,你们什么时候敢量产了,说一声就是。反正几台样机都在伪月I,我们兴欣队伍小得很,光是样机也够开的了,到时候不要眼馋我们的战绩就是了……”他说着把椅子向后挪了挪,把脸移出光迅视屏的聚焦点,“要实在眼馋,闲着没事欢迎来伪月I上摸摸样机。”


陶轩终于是没忍住,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叶修!你这算什么态度?未免也太狂妄了吧。”


叶修仍是笑嘻嘻的,抬起手来点了点自己胳膊上代表独立军的无军阶臂章:“老陶,咱们现在什么关系。你跟我谈态度问题是不是不太合适了?”


“教训我,等你先坐上那个位置再说吧。”他朝联盟主席的座位方向扬了扬下巴,站起来按下座位前的控制钮,退出了会议现场。


会议现场瞬间一片哗然,只剩下冯宪君捂着胸口脸色一阵发白。


我靠老叶,你牛逼了啊你——张佳乐看着叶修座位那暗下去的一块,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叶修跑得利索,倒也不是诚心摆威风,他是根本没空和一帮人争这个长短。两个小时之后,他还在会议室里头给自己带起来那些小军官们立规矩——兴欣大多数人是地球圈内的雇佣兵出身,没有经过正规军的训练,有些甚至连宇宙作战都没经历过,凡事总得一点一点从头教起。


这种时候叶修倒是耐心十足的。前线作战不比地球圈内的小打小闹,动起真格来全是生死之间的大事,几个血气方刚的姑娘小伙,刚护送第一台样机上天就吃了个下马威,一个个差一点小命不保。都是自己东拉西扯凑起来的好苗子,折了哪一个都舍不得,自然要分外仔细地提醒交代。


这种时候苏沐橙就显得比较无聊了,她和最近刚刚加入的方锐在眼下这群人里都能算得上是老牌军人,叶修讲的这些注意事项听过千百遍早就腻得都快吐了。方锐前两天缠着技术部的人往自己终端里面安了几个弱智游戏,这时候正用一指禅玩得不亦乐乎。苏沐橙凑着头看了一眼,居然是个打飞机的,不知道说点什么好,天天实战打真的还不够,打这个假的,她觉得现在是不是和小一岁的也有代沟了。


 


伪月II上的通讯请求就是这个时候接进来的,一听到陶轩的名字苏沐橙脸都沉了下去。看到叶修还专门跑出去隔壁接私线,她撇撇嘴更加不高兴地犯嘀咕。


“和他有什么好谈的?”


“怎么了啊,陶中将跟老叶关系不是挺好的吗?”方锐毕竟也是前呼啸退役出来的,伪月II上待过的人,这个时候一阵奇怪,眼睛也没离开游戏随口就问了一句,“那会儿整天黏一起,什么都能说。”


“你好离谱啊,你说那个是张队长呀。”


“不是啊……哪个张队长?”


“张佳乐呀。”


“噗!”方锐一个手抖,眼看着差点Game Over了,哇哇地抢救了半天,还是不幸被炸得粉身碎骨,气得扭过头来直嚷嚷。


“你才好离谱啊沐姐姐!张佳乐那得多恨老叶啊,荣耀的时候就超有名的好吧?简直是校内传说!”


“你不懂。”苏沐橙瞄了一眼终端上的最终积分,鄙视地看看方锐。


 


叶修不知道这两个人背后这么议论他,离会一开始他就多少预料到陶轩会这么找上他,视屏一接通也不客套两句就直奔主题。


“想要图纸是吧,求我啊。”


伪月II那边现在是晚上,陶轩的脸色看上去也有些疲倦,干巴巴地笑了一下算是回应:“求你有用吗?”


我还不知道你小子吗?正事儿还没干,先要讨两句嘴上便宜。


他这么想着,一瞬间自己也有点恍惚,仿佛两人还是从前那样能互相开开玩笑的关系。那会儿叶修还没进荣耀,人都没长开,也没有现在这股子沉稳得反让别人心焦的气势,上蹿下跳的跟个猴一样,和人斗嘴几乎是个习惯。他年纪比对方大许多,说话的时候多半还会不自觉地让着点。


现在可是大不同了,陶轩抬抬眉毛给自己提了提神:“不谈图纸的事,行吗?”


“那你给我发什么通讯?浪费公共资源。”


“老朋友了,叙叙旧怎么了啊?”


“太假了。”


“真的。”陶轩不痛不痒地笑笑,“你小子也够无情的,没死也不知会一声,白白让人伤心一场。地球圈有什么好待的?躲那也就算了,连嘉世也不回。”


“我敢回那去吗?”叶修意味深长地看了对方一眼,又补充一句,“回头再给老爷子逮住了,要打断腿。”


这一回陶轩笑容真了一点:“那倒是,恩师要知道咱俩能作对成这样,估计得气出病来。”


“……可不是吗。”


叶修往后面的椅背上靠了靠,气氛忽然间沉了下去。


 


陶轩任由对方仰着脑袋沉默了一会儿,换了副严肃的表情坐直身子:“咱俩非得要这样?我说的话做的事,样样也是为公考虑,一份技术而已,迟早也不会是什么秘密。你好像不是这么计较的人吧?”


“当然不啊。”叶修也跟着把上身往前压了压,知道对方最讨厌这个,故意坐得歪歪斜斜的,还顺便抖个腿。


“不过有个事我倒是想先知道——北极上来那天,怎么就那么巧被打了啊?”


“……你的报告,总参会议上我也看到了。”陶轩顿了顿,果不其然皱了皱眉,但对于叶修的这个问题,他似乎倒也并不意外,“巧合而已,你是不是小题大做了?”


叶修对他的反应也不意外,对着视屏那端呵呵一声:“老陶,别废那劲了。何必呢?我都替你累得慌。”


“既然这样,那也没什么可说的了。”陶轩可惜似地摇了摇头,伸手做了一个要切断通信的动作,又忽然想起什么一样抬起头来,“……对了。你跟第一军那个张佳乐什么时候这么要好了?刚刚那会上,他帮你都快帮到脸上了。”


“……”


这不经意的问题却像是真的把叶修问住了,他始料未及地愣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他傻。”


“那你还敢把他放伪月II,你不傻?”陶轩这回是真心实意地笑了,好像较了半天的劲,终于胜出一回。


叶修停下来想了想,恍然大悟一般挑了挑眉:“陶轩,你是不是威胁我啊?”


“说什么呢?”


“同样的事你还能再干一遍?”他忽然冷笑了一声,“你试试呗。”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


陶轩跟着笑笑,这次再也没犹豫,抬手切断了通讯。




-TBC-

评论(1)
热度(137)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