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偶尔写写|No.6|ハイキュー!!|全职高手|乙女游戏吐槽感想博http://lenoe0223.blog.163.com

猎鲲24

24. 


夏天即将走到尾声,而叶修还是没有回来。

这个消息像风一般吹遍了这座城的每一个角落。他的每一次归来就像是一个鼓舞人心的奇迹,而如今这位神话般的猎人终于走上了无数鲲猎人最终的绝路,人们却又一次难以相信这样一个本该是理所当然的事实。

失败了。这次集合了所有最强的猎人,甚至动用了天人最强大的咒语的挑战,仅仅因为鲲的一次翻身就土崩瓦解。它是可以战胜的吗?它是不是只能当做风,当做雨,当做不可挑战的天意?

是或否,没有人愿意给一个答案。


张佳乐做了很多很多的梦。浊气入侵他的身体,虽然并不如肖时钦那样严重,但昏睡依旧占用了他大部分的时间。那些梦都如此相似,像同一块宝石不同的碎片。他梦见总是梦见那一刻,那时候天倾地斜,仿佛整个世界扑面而来。巨大的石块在空中飞舞,四周全是荒兽的哀鸣,他只能紧紧抓住身下惊慌失措的鸾,倾斜身体,想利用体重控制它飞行的方向。

翻身的大鱼带起旋风,它离水面太近,巨大的鳍掀起飓风和暴雨。张佳乐艰难的睁着眼睛,在一片黑暗里搜索着叶修的身影。

“叶修!”他喊了一声,声音有些哽咽,因为呛了好几口苦涩的海水。

左边一块巨石向他扑来,他卡住凶鸾的脖子想控制它躲开,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声响,巨石在他眼前碎成了碎块。叶修“啪”的一声收了伞。他利用这把巨伞开开合合在这暴风雨中控制自己的下落和方向,如今一下击碎巨石,纵身一跃跳到了凶鸾的背上。

“哭了没。”叶修还能笑得出来,他伸出手按住张佳乐的头,压着他躲避空中飞过的一丛珊瑚。风声太大,连声音都变得很遥远。

张佳乐想开口骂他,但满脸是水,只能闭嘴。这一点点无伤大雅的愤怒在他心里激起了一点点微弱的暖意,因为觉得就算天地色变,叶修还是那么讨厌,仿佛一切怎么变,至少这一点是永恒的。

“跟着我,就是有好运气。”叶修在他耳边说。他们像暴风雨中的一只无家可归的水鸟,无助地在一片混沌中逃窜。力竭的鸾发出一声哀鸣之后开始旋转着坠落,他们紧握着双手,被狂风吹进那片青色的迷雾之中。


张佳乐挣扎着醒来。他的梦里满是冰冷的风雨,如今睁开眼睛,窗口映着一片翠绿,有生长得过于迅速的藤蔓把卷曲的枝条伸进他的窗。他总觉得嘴角还留着叶修的温度,因为那时候他觉得被甩进核眼的自己就要死了,所以疯了一般吻住叶修的唇。然而过于逼真的梦境只能是梦境,过去的回忆,也终究不是现实。

张佳乐爬起来,他喝了一点茶,然后走出自己的房间。他要找喻文州,他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找他问个清楚明白。


喻文州正在房间里整理着他的竹简。低落的情绪笼罩着城市,可他身为上位者,却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消沉或忧伤。存活着的人带来了新的情报,他把记满了的竹片串在一起,用绳索挂在墙上的钩子上。

帘幕微动,他闻到浊气的臭味,一转头,就看见张佳乐正站在那里看着他。他以为他要来倾诉什么,但迎接他的,首先是一个问题。

“你有没有想过,喻城主。”他说,“也许鲲根本不是荒。”


他到过核,他走进过那片被青色雾气保护的地方,那个时候和肖时钦的联系还没有切断,那个时候他还有以天人之血引杀荒之阵的力量。他做好了准备死。

可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有叶修用腰带把他绑在那只奄奄一息的鸾鸟上。他掰碎了一小块星髓按在那只鸟的额间,那只鸟仿佛活了一般挣动起来,叶修说,你走吧。

他当然不愿意走,然后叶修说,我还要最后搏一搏,他说,张佳乐,你可千万别倒霉摔死了,我等着你来救我。

他永远知道对付他的方法。


这根本不是本来该写好的剧本,这个故事本不应该是这样的走向,为什么在一切荒一切恶的中央他带着天人血却依旧安然无恙?为什么成功发动的杀荒阵却依旧无法毁灭这条大鱼分毫?为什么?为什么叶修要执着于一颗星?为什么他明明不擅长咒生,却可以轻松的用星髓做出操纵鸾的法术?

为什么?他后悔没有问他的秘密,选择被蒙在鼓里。


喻文州沉默不语。他突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在猎鲲还只是一个天方夜谭般的奇思异想的时候,就曾经有人对他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也许鲲根本不是荒。


“有个人曾经和你说过一样的话。”他说,伸出手指了指墙壁上一扇紧闭的檀木小门。

“他留下的所有东西都在那里面,我回答不了你的问题,也许你能从这里找到答案。”他放下手臂,突然感觉到无比疲惫,因为一条一条的路都被证明行不通,无路可走,却又必须走下去。

“可是你要知道,他已经用死来证明了他的失败。”

“张佳乐,是时候醒醒了。”


鲲月结束之后已经过了半年,所有的人都已经接受了叶修死去的事实。鲲入海之后到再起跃起统共隔了九个来月,纵使那个人有三头六臂……

他有些不忍地看着他,希望在张佳乐的脸上找到一些更真实更合理的情绪。

悲伤,顿悟,愤怒……都是好的。执着只会让人发疯。


可是都没有。他只看到那位百花最好的战士一言不发的从面前走过。他依旧保持了很好的战斗状态,因为抓紧了一切可以的时间练习,并没有因为昏睡而变得浮肿。


“道不同不相为谋。”张佳乐说。

他伸出手,推开了那扇门。


评论(8)
热度(95)
  1. Czeslaw阿且白梦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俊朗迷人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