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偶尔写写|No.6|ハイキュー!!|全职高手|乙女游戏吐槽感想博http://lenoe0223.blog.163.com

猎鲲25

即将完结。


25. 


夏天转瞬即逝,短暂的像一个易碎的梦。春华秋实都凝结在这个独一无二的季节,在被寒冷卡住咽喉之前,所有的植物结出果实,而人们又开始囤积食物,打算度过又一个在饥饿和寒冷中苟延残喘的漫长严冬。

又一年的鲲月又要来了,然而白夜城中人心散漫,谁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是好。


张佳乐站在一片花田前。他依旧是一身黑衣,因为消瘦,越发显得清秀,额前点着丹朱,飘荡着的魂火闪着淡淡的银光,看上去苍白如雪。黄少天找了半天终于在这里找到他,他小心翼翼的跨进花田,拎着自己的尾巴,生怕扫倒了开放的花。

它们都是鲲猎人的墓碑,是无家可归的灵魂最后的家。


“张佳乐!”他大喊,打破夜的寂静。

张佳乐回过头来看着他。

“干嘛?”他问。

“你在干嘛?”

黄少天几步跨到他身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这样反问。

“只是来看看,每次去之前不来看看,心里不安定。”张佳乐说。

黄少天沉默不语。死去的鲲猎人的魂魄都会来到这片花田,他想跑过来安慰安慰,如今却不知为何无话可说。

“你今天怎么了?话呢?身体不舒服?”张佳乐一脸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越表现如常,黄少天就越说不出话。

“你真的觉得他没死么。”他突然问。

张佳乐沉默了一会。他蹲下身,手搭在膝盖上,看着眼前的白花们随风摇摆,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他没有死,少天。他不会死的。”他说,看得很遥远,“我只是有点想他。”


他从来没有如此坦率,但恐怕也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这般遥远。十年光阴彼此相望,张佳乐总以为等待着他和叶修的只能是死别,但如今生离的思念像藤蔓,深入心灵深处每一处他以为并不存在的缝隙里。他是真的不相信叶修已经死了,并不是出于崇拜的盲从或是天真的信仰,他只是觉得,叶修这个人虽然惹人讨厌,但并不打无准备的仗,也并不会凭着一头热血放弃自我般的去死。

他没有和他一起回来,那就一定是有放手一搏的筹码。而既然叶修要张佳乐去救他,那么看在他难得如此陈恳的份上,张大人也自然要屈尊同意他的要求。

就这么简单,张佳乐就是这样想的。

“我跟你去。”黄少天突然说。他莫名想起了之前的鲲上,篝火,同伴,大家怀着悲伤,却又努力欢笑。他知道自己已经习惯,有人死,有人离开,他想自己终于明白为什么喻文州不希望自己成为鲲猎人,因为无论是谁,都不想看着亲朋好友变得麻木。

无望的旅途把所有人变成行尸走肉。可是,人总有办法给自己找到快乐。

“上鲲,我跟你去。”他笑起来,露出牙齿,是阳光一般的漂亮。


“你……你本来不是来说这个的吧?”张佳乐吃了一惊。

“对,”黄少天干脆地说,“过去的方法行不通,杀荒阵也失败了,喻文州决定取消今年的狩猎,我是来叫你回去的。”

“哦。”张佳乐楞了一会,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

“装备带了吗?鸟训好了吗?没有领路人,路线想好了没有?”

黄少天呆若木鸡。张佳乐大笑起来,他张开双臂,狠狠地拥抱了这个比自己还要矮上一点的半龙。

“好兄弟。”他拍了拍黄少天的后背。然后他松开手,朝后退了几步,整了整挂在后背上的猎寻。


“再见。”


评论(10)
热度(98)
  1. Czeslaw阿且白梦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俊朗迷人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