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偶尔写写|No.6|ハイキュー!!|全职高手|乙女游戏吐槽感想博http://lenoe0223.blog.163.com

猎鲲26 尾声

全文完



26. 


崦嵫山高耸入云,在传说里,曾是凡间通往天庭唯一的道路。山上随处可以见到鲜绿的翡翠和润白的白玉,据说是步步生花的天君在山上行走所留下来的足迹。张佳乐从睡梦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抽出短刀干净利落的砍断了系在腰一侧的藤条。随后他把短刀塞回刀鞘,伸手抓住另一侧那根把他吊在山间的藤蔓,手脚并用地向上攀去。

他已经爬了四天,动作很快,估计再走个三日就可以到达山顶。今天的鲲月来的有些反常,明明鲲出现的日子就要到了,空气却像静止一般,丝毫没有带着海腥味的冷风的痕迹。他觉得有些奇怪,一边思考着,一边灵活的攀上一颗悬崖上的灌木,赶走了忙于觅食的松鼠,把枝头幸存的几颗干瘪的果实送进嘴里。


他并没有从那间小屋里发现什么了不得的线索,毕竟如果真的有,恐怕喻文州也不至于如此举棋不定。所谓的资料也不过是一位叫苏沐秋的猎人留下来的几本笔记,笔记上眼花缭乱的写满了字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图案,张佳乐研究了很久,却依旧是一筹莫展。

知道的事情很有限,结合叶修之前透露出的只言片语,也只能确定这位苏沐秋是来自东海之滨,不擅咒生,反而擅长使用星辰之力。据说就是他最早给鲲命名,那叠被潦草地钉在一起的树皮纸的第一页便大大的写了一行不知从何而来的诗句。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跃过天际的大鱼为鲲,可如果这句话是真的,那什么是鹏,何来有鹏,大鱼飞过九天而入海,难道入海为鸟,潜入水底?这句话并不曾在任何一本古籍里出现过,这位苏沐秋又是如何写下这样的句子?他又到底用那一块星髓做了什么,叶修说他失败了,可到底是什么,是什么失败了?而古书里说东海之野有异人,天降异相,白日流火。异人口称由异界而来,异界无龙,无天人,不习咒生之术,以星辰之力为天地之纲。

如果鲲并不是荒。


仿佛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可张佳乐却得不到答案。他想,如果这一切真的要有一个答案,那唯一得到它的方法,就是再一次到鲲背上寻找。他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箭头整齐的码在箭袋里,他的孰湖精神奕奕的在他身旁踱着碎步。他甚至还为叶修背了一把战矛,就算他把那把古怪的大伞用的如此的熟练,能多一把称手的武器也绝对不是一件不好的事。


可那一天,鲲没有来。


他又等了七天七夜,躺在寸草不生的崦嵫之巅,仰望着近在咫尺的流星飞快的划过。珍贵的阳光一如既往的照耀着这块土地,日轮在黑夜里降下,又在黎明时重生。鲲没有来。


他站起身,跺了跺已经麻木的右腿。他站在悬崖边向下望去,山崖上那为了度过鲲月而落尽枝叶的树木,已经又长出了嫩绿的新芽。鸟和松鼠在树枝上惊慌失措的跳来跳去,它们一边不知所措,一边贪婪的享受着这突然富余起来的温暖和光线。山顶上起了风,没有海的湿润,没有鱼的腥臭,带着凉意的风配合着温暖的阳光,他突然明白,这就是母亲故事里,这片土地久违了成百上千年的秋天。

夏天之后,其实本来应该就是秋天。

这是无数人,这是每一个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所共同做过的美梦。


鲲没有来。

他突然有了一种直觉,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想,恐怕鲲也永远不会再来。


鲲永远不会再来,那个人也永远不会再来。

他觉得浑身冰凉,因为真的从来没有想过永别。


这本该是一件好事,值得庆祝,欢笑,值得流泪,值得和亲朋好友们举杯欢庆。那个叫百花的村落终于可以获得真正的富庶和安宁,它会开满各种各样的美丽的花,再也没有严寒可以打断属于百花的春天。他们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无数人牺牲自己的鲜血和汗水所要实现的东西,就这样实现了。


可他竟然一点都笑不出来,他沐浴在这样的幸福之中,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去你妈的,叶修。”他突然对着天空大喊。而在这一刻,只有喊着这个名字,他才终于可以笑了起来。

那或许不能称之为笑容,因为快乐和痛苦,欣慰和伤痛,在这个笑容里几乎占了同样的比重。他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彻底的消失了,他作为鲲猎人的誓言,他要为故乡实现的理想,在那一刻终于如春雪一般,在这炽热的阳光下消失殆尽。


他静静的站了很久,久到太阳又收敛了容颜,星辰洒下柔和的银光。

然后他默默的捡起扔在地上的猎寻和战矛,跨上他的孰湖。这一场狩猎已经结束,而另一场旅途,却才刚刚开始。

这还远不是他应该放弃的时候,他还没有准备好说永别。


异兽张开巨大的羽翼,它振翅而飞,飞向遥远的星空。



评论(36)
热度(167)
  1. Czeslaw阿且白梦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俊朗迷人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