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偶尔写写|No.6|ハイキュー!!|全职高手|乙女游戏吐槽感想博http://lenoe0223.blog.163.com

随便1

张佳乐一手拿着剪子,一手拿着喷壶,身手矫健的跨出窗户,一屁股坐在了窗台边上。


霸图向来都给选手安排了员工宿舍,尤其是他这样受俱乐部重视的知名选手,居住条件可算是相当不错。可人到了年纪总归有些别的要求,觉得员工宿舍不够自由自在,晚上玩个手机还要接受组织的监督,于是他索性领了一笔住房补贴在俱乐部附近租了套一室一厅的小房子,不但方便,也自由自在。

霸图俱乐部身在Q市的老城区,周围的小区也大部分都有些年头。张佳乐住小区就在俱乐部的对门,都是砖木结构的老房子,没有电梯,墙上爬满了绿油油的爬墙虎。他租的屋子在顶层,房子的主人爱养鸽子,窗台上搭了好大一个鸽笼。

“这个好!”看房子的时候,他看着脏兮兮的鸽子棚,露出一副很高兴的模样。


张佳乐这个人什么都不讲究,却专门叫了工匠来,把这个多出来的鸽笼改成了花棚。

Q市的天气和K市大相径庭,他带来的花苗个个不是慷慨赴死就是奄奄一息,但这样的小挫折又哪能难倒了凡事都争当第一的张佳乐同学,如今全副武装,完全是要和大自然决一死战的架势。

他专心致志,两条腿从木板的间隙里垂下去,训练量一直很大,摆弄下花花草草,能让他变得平静。

世界邀请赛就像一场短暂的嘉年华,一帮老对手和老朋友并肩作战,然后再四散归去。

一切如故,包括他的征途。


剪掉了残枝的植物看上去精神抖擞,他举起手里的花盆左看右看,露出满意的笑容。


“张佳乐,喂,张佳乐,咳咳,张佳乐同学……”

他突然听到有人叫他,声音里还掺杂着扩音器的嗡鸣。张佳乐从木栅栏边探头朝下一看,看见楼下站着个人,正举着个巨大的扩音喇叭朝着楼上叫自己的名字。


“靠,叶修?你干嘛?”他吓了一跳。

楼下的人放下扩音器,露出一张张佳乐再熟悉不过的笑脸。张佳乐这才看见叶修旁边还杵着个人,一脸茫然的抬着头看着自己,这个人偏偏张佳乐也认识,老骑着自行车在小区里晃悠,“空调电视废旧电动车”的喊个不停。

很明显,这一位才是扩音器的主人。


“谢谢你啊老乡,”叶修偏过头对呆若木鸡的中年人说了一句,“我就几句话,说完就还给你。张佳乐!”他又抬了头:“我告诉你,对你上个星期,也就是20xx年x月x日对我所作出的不人道行为,我现在严正向你发出最后通牒……”

张佳乐慌了,这他妈是怎么回事!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你干脆跟了我吧!”


张佳乐呆住了,手一下没抓住,手里的花盆一下子掉了下去。叶修吓了一大跳,赶紧朝旁边一让,花盆砸在地上摔了个粉碎,虽然没什么危险,却也被喷了一头一脸。


“靠张佳乐,买卖不成仁义在……”


“我的宝珠茉莉……”张佳乐疯了,他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再看看楼下,叶修还跟个傻叉似的举这个大喇叭,旁边站着一个眼看着三观已经彻底被毁的路人。他努力稳住自己的情绪,隔着三层楼的高度,深深地看进叶修的眼睛……


“你TM给我滚上来!”


评论(22)
热度(182)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