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女老阿姨|偶尔写写|没什么说的

雷大家一下

哈哈哈這還不作妖

雷一吓:

雷一下,雷一下,雷一下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了啊这是个雷文!雷文!真的雷啊!!!


伐开心,为何后宫文里我乐哥一直不是皇后!

 






 

黄历上说近日诸事皆宜,大吉大利。

好!

叶皇上频频点头,对着龙床里喊一嗓子,爱妃觉得如何?

爱妃从帷帐中丢出个百子千孙瓷枕头,噼里啪啦碎一地,起居舍人虎着脸记一笔,帝早沐,昨幸于淑房,辰问吉。

叶皇上慈爱的看了一眼,魏爱卿,砸枕头就不要记了嘛,通融一下。

魏琛远目望天,陛下,劳驾您,先把裤子穿好再说话?

 

 

金銮殿里乌压压站了一大群国之肱骨,文绿武红分排站好,等皇上来了轰一声都跪下又站起来,颤巍巍的往上递折子。

叶皇上看着大家兢兢业业上班掐架觉得很是欣慰,于是清了清嗓子,和煦的龙颜大悦一下。

上次开季度总结大会的时候呢,诸位爱卿们的折子朕都看过了,都想要立后是伐?那好得很,朕决定了,立个后吧,选来选去也怪烦的,皇后的宝册金印已经铸好了送到后宫去了,大家一会下了朝不要走,一起见见皇后坐下来喝杯茶啊?

大臣们鸦雀无声,过一会噗通噗通都跪下了,老臣甲哭着捶地,陛下,臣等不依啊!

叶皇上转了转手上扳指,笑眯眯的问,那你们为什么不依啊?

老臣甲哭着打起嗝来,老臣乙马上接话道,陛下,自古以后没有男人立后的说法!皇室血脉不能断啊!

叶皇上啪一声把折子摔到地上去了,胡说!当亲王是死的吗!秋啊快把侄子们抱出来。

等了一会没人应,御前侍卫们堵着进不来,只能扯着嗓子往里喊,陛下!陛下!亲王在家换尿布呢说今儿不来了!

叶皇上叹了口气,哎,那算了。

老臣丙哭着说,臣等有罪,但是陛下现在后宫那是个妖怪啊!来路不明!不能随便啊!

老臣丁跟着点头,是啊是啊陛下,妖怪吸食人精气!您看您今天黑眼圈又浓了!!!陛下你要保重龙体!!!

起居舍人站在龙椅边上可劲咳嗽,叶皇上举起一本最厚的折子挡住脸,老魏啊,你他妈又把起居注当小黄本卖了是吗?

魏大人也用玉牒遮着脸——艾玛脸太大没遮住——陛下!臣一片赤子之心!出于爱!没圈钱!

叶皇上意味深长的敲了敲桌子,你懂的,给朕留几本。

没等魏大人吭声,下头不知道是老臣几号又哭起来,陛下,您要是这样臣等可要死谏了啊!

朝堂上呜呜呜哭成一片,烦烦的,叶皇上受不了了,起身走到大臣们中间,随手一扒拉扯住一个还站着的,哎哟好得很嘛,是户部负责税收的韩大人,正铁青着脸看着他。

皇上背过脸去,和颜悦色的问大臣们,那不立后宫那个小妖精了,你们觉得韩大人怎么样啊?

大臣们悄悄抬头看了一眼韩文清韩大人,哭的更响亮了,陛下!臣等不依呀!

韩大人一甩袖子把皇上甩出去三丈远,只好扶住了喻相国,还没等开口就听见喻相国笑眯眯的说,哎呀陛下,臣要在上边的哈。

皇上甩甩袖子,举目四望,原本还站着的几位一品大员都暗搓搓的蹲下来了,但是王国师太高,蹲下去还被看见了,也是苦。

叶皇上兴致勃勃的拉住王国师的手,大眼……

王杰希高贵冷艳的俯瞰皇上,陛下,恕臣直言,我们八字不合。

皇上只好走到大臣们中间,躬身问道,爱卿们,这几个都不行啊?

大臣们哭着说,陛下!陛下您不能这样啊!贵圈太乱了啊?!

叶皇上困扰极了,这时候方锐方侍郎举手了,皇上觉得很好啊,这种时候挺身而出,好样的,赏赏赏。

方侍郎从袖子里套出常常一卷纸来,从衣食住行到吃穿用度,包括给方家看大门的老头提干,洋洋洒洒念了小半个时辰,激昂奋进,抑扬顿挫,念完开心的表示自己对皇后这个岗位有信心,有能力,一定会全力以赴。

大臣们纷纷爬起来痛斥外戚干政!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叶皇上昨天晚上没睡好,现在困死了,打着哈欠问大臣们,爱卿们你们决定了吗?

栋梁们忙着掐架,老臣甲被挤出来了,咬牙切齿的撸袖子,陛下,臣等觉得还不如您后宫现在那个小妖精啊!

大臣们一起山呼万岁,对对对,就他吧,不作妖,省心。

皇上高兴极了,那好了退朝吧,朕回宫和皇后说一声,以后就是皇后了诸位爱卿注意点,该送礼的还是要送的。

大臣们纷纷点头,彼此说道这就回家写折子!明天一定要参方侍郎一本!还有王国师!不好的!太跋扈了!还要不要尊重老年人哦,你看,好多前辈都晕古七了!

 

皇上觉得很满意,大家都全票通过了,开心的回淑房找皇后谈谈心,结果到门口就看到礼部林大人正拿着金印宝册叹气,上边鲜明两个犬齿印。

叶皇上脚步一滞,看着牙印顿了顿,爱卿,你咬的?

林大人扼腕,陛下,臣真身是一棵树!一棵树好吗!!!你家树长牙啊?

叶皇上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哎这不是一直没见过爱卿你变形,朕没记住。

算了不计较了。林大人挥了挥手,陛下你进去小心点哦,刚才册封的时候皇后伐开心,被我们捆起来念完圣旨的。

捆起来了……

皇上想了想,觉得场面太美不得不看,于是咻的一下使了个神通,没走门直接进去了。

 

殿里摆着困妖法阵,撒了一圈盐和黑狗血,隐隐还看得到天雷痕迹,中间盖着一件皇后大婚喜服,红彤彤的很是吉利,里头有什么东西扭来扭去。

皇上踩着八卦步进去掀开衣裳,发现下头捆着一只九尾狐狸精,眼睛雾蒙蒙的,嘴里还塞着半只袖子。

可怜见的。

叶皇上给扯出来,狐狸愤怒的晃九条尾巴,口吐人言十分暴躁。

叶修!!!你要不要脸!!!

 

梓童。

叶修情深意重的捧住狐狸脸,哎……你能先变回来不?对着这一群尾巴哥总想薅你毛。

狐狸蹬腿,把阵抹了!!!

叶修用脚尖蹭了蹭,阵法破了,狐狸精刷一下跳起来,一阵烟雾后变成一个腰细腿长的男人,还没说话就丢出一个掌心雷!

吃你爷爷的手雷吧!!!

 

叶修向空中一抓,撑起一把大伞挡住,探出一个头来喊话。

张佳乐!先把裤子穿上再跟哥说话!好歹也是个皇后了!!!

 


评论(2)
热度(392)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