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偶尔写写|No.6|ハイキュー!!|全职高手|乙女游戏吐槽感想博http://lenoe0223.blog.163.com

碎片 - 四季

没有写完的紫鼠,希望还有捡起来的一天。


No.5没有寒冷的冬天。

高强度的强化玻璃幕墙把一切寒冷和酷热都阻挡在墙外。墙内永远是宜人的春,一如既往的不冷又不热,一如既往的和煦的晴天。

一切都是如此的恰到好处,堪称完美。


伞这种用具早已经悄悄的消失在人们的常识里。就连诗人,如果还有诗人的话,也不再歌颂那传说里的四季。再也不需要担心什么坏天气,再也不需要思考明天是否需要添衣,世界上最完美的地方也莫过于此。


就在这样一个宜人,晴朗的日子里,黑发的少女端正的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一本正经的看着手上的终端机。

她当然不是真的在看终端机。如果真的在阅读什么的话,头并不会抬的这样高。而因为要配合头的姿势,又要作出阅读的样子,举着终端机的手也不得不高高的举起来。这怎么看都不是一个舒适的阅读姿势。而从她那闪烁的目光和微微羞红的脸颊上也可以看出来,少女频繁注视着的,并不是遮挡在眼前的终端机,而是对面咖啡馆里的某个人。


她注意到这个人已经有四天了。每一天的早晨,他会到这家咖啡馆吃早餐,然后专注的阅读一

——一本书

她查了很多很多的资料,才知道那奇妙物体的名字,和用来形容它的数量词。


你很难用语言来形容那个人是多么的奇妙。就算他并没有奇装异服,也没有长着三只眼睛四只耳朵,你也可以一眼把他和其他任何一个人区分开来。

他固然是非常英俊的。也许不是那种绝顶耀眼的俊美,却也足以满足每一个少女关于王子的梦,几络黑色的短发散落在额前,越发衬托那白皙的肤色。打扮多少有点风尘仆仆的味道,可一举一动都那样洒脱优雅,与其说是漂泊的浪子,不如说是尘世的君王。

脸上总是带着嘲讽的神色,喝咖啡之前会先皱一下鼻子,他一定不喜欢市民广播里那一直在播放的和煦的小调,那不满是如此毫不掩饰的刺眼,和满街带着幸福表情的人们是如此的不同。


如此的不同。也许那些没有烦恼的市民们不屑于去发现这样的不同,可恋爱中的少女捕捉着一切。

在这个完美到乏味的世界里,他如此耀眼而美,像光的神。


如果有一天的话,如果有一天。如果有一天可以鼓起勇气和他说话的话……

她这样想着,羞红了脸。


终端机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各种乱七八糟的窗口一下子跳了出来,吓得少女几乎要从椅子上蹦起来。她连忙捂住嘴阻止差点泄出的毫不淑女的尖叫声,一边抓牢了终端机。

新闻主播几年如一日的声音传来:


“——三年前宣告独立的新都市遭遇恐怖袭击,反对者冲入市政大厅并获得了城市的控制权,现任行政官员及其团队下落不——”


新都市?“那个”新都市吗?少女歪着头想了想。

这样的新闻她并不太在意,那个山高皇帝远的新都市发生了什么,根本无关痛痒。她立刻放弃了听下去,只是抬头再去观察那个人——


他并没有终端机。

在每个人都在盯着面前跳动的画面的时候,他依旧是静静的坐着,手扶着下颚,侧着头看着路边怒放的鲜花。如果少女抬头的时间可以再早上一秒,她就可以看到一只颤动得几乎抓不住咖啡杯的手,那只手放下那只脆弱的瓷杯,紧紧的捏成拳,紧得可以看见泛青的指节,却又忽得松开。


黑发的青年站了起来。他像往日一样掏出货币卡付账,心不在焉的脸上似乎有一点点的烦躁,虽然并不明显,但一直关注着他的少女立刻觉察了出来。他拍了拍黑色上衣的前襟,很显然准备离开。


似乎是有什么微妙的预感,少女立刻站起身来,急匆匆的跑了几步。

说不定再也不能见面了

直觉这么向她耳语。

一定要——



她和心不在焉的青年撞了个满怀。终端机不小心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啊……”


在蹲下身去捡之前,对方已经捡了起来放在她手里,冰冷的指尖触碰她滚烫的皮肤,像针扎在心尖上。

“谢……谢谢!谢谢!”

她惊慌失措的说,连声音都羞得变了调。她第一次看到他的眼睛。

美丽的,清澈的,浅灰色的眸。像冬日的湖水,如此沉静温柔。


“没关系。”

他笑了笑,嘴角翘起微弱的弧。

“再见。”

他点头示意。


17 / No.6
评论
热度(17)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