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偶尔写写|No.6|ハイキュー!!|全职高手|乙女游戏吐槽感想博http://lenoe0223.blog.163.com

[叶乐/全员]As The Sky Falls - 32

雪中送炭的粮食!

花眼迷离:

32

 

也不知道算不算是肖时钦的乌鸦嘴,他走的当天晚上,张佳乐就在睡梦中被突袭警报吵了起来。

这天本来是第三军轮值,传回来的情报说是边界骚扰,就来了一船自主飞行机,连大型舰都没有。张佳乐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大事,但第三军那边还是发了预备支援的请求。他爬起来点了一个分队自己带到空港待命,然后坐在雪狼的驾驶舱里发呆。

空港的维生系统还在节能模式,母舰的格纳库里接收不到太阳光,安静之余还冷得厉害,张佳乐有些神游天外,机械地活动着还有点僵硬的手指调整自己的状态。

睡眠被打搅本来就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体验,更何况只是为了这么点小战况,被点起来的那些个兵都七嘴八舌地在公用频道里面里议论第三军的无能。张佳乐默默地听了一会儿,心里也是一阵唏嘘。第三军早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以飞行队著称的嘉世军了,他也说不清楚这种变化到底是从何时开始,又因何而起的——也许是叶修的离开,也许甚至还要更早。

一想到叶修,头脑就好像忽然间来了精神,连舱内待机系统细小的提示音都一声声明晰地刺入耳中——那之后张佳乐没再尝试联络过叶修,而对方也没主动联络回来,也许是公审的事情实在太忙顾不上,又或者……

 

求援警报就在这时响了起来,张佳乐一下坐直了身体,刚想向指挥台询问一下具体情况,本队的公用频道里就是一阵混乱。

“我操什么情况?”

“不是吧,这还真能出问题啊!”

“服了服了……”

乱得听不清楚,他终于有些不耐烦地用指尖用力敲了一下麦克风:“都给我闭嘴了!出击准备。”

只是这样一耽搁的时间,从副队长机上的呼叫就接了进来:“诶,别动了。”

听到林敬言的声音张佳乐不由一愣,再抬头一看,警报等级果然又降了回去。

“你怎么也来了?”

“指挥部把我叫起来的,”林敬言的声音也还有点迷糊,“外面好像炸了一片啊?”

“啊?”

“炸完了——自携式爆弹组。”张新杰的声音从另一边插了进来,“以自主式飞行机作为掩体的,雷达系统没有探测到。一爆就连锁了,第三军规避不及,好像损伤不小。”

“不是吧?”张佳乐也是一阵气结,连锁爆弹的攻击都是这样的一波盲扫,又没有后续,临场反应得当完全可以把损伤降到最低甚至完全避免。对这样的指挥效率,他也不得不在内心喊一声服了:“……得了得了,打扫去吧。”

“救援作业你就不要去了,让林副队带队过去就行。”

“我去一样的啊?”

“不。我的感觉不太好,你再叫两个分队起来警戒本港。”

张佳乐一阵哑然。张新杰从来是个苛求实证情报与细节的人,即使在瞬息万变的激战场,也绝不会仅凭“感觉”来做决定。

“怎么了?”

 

“连锁爆炸之前约两分钟,指挥塔探测到一个微波通信的震频,但指向性太强,内容没能截获——信号源好像是敌方的飞行机。”

这消息确实让张佳乐也震惊了。星客向人类发布通信,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是闻所未闻的,就算在双方接触的最初也未曾发生过。

“确定吗?目标是我方阵地?”

“确定。”

自主式飞行机,本来在战场上使用的就是比较笨拙的人工智能预定程序,不可能需要用到即时通信指挥。

那么目的是什么?张佳乐的心中也升起了一丝太不舒服的感觉,抬手打开队内呼叫,开始召集队员。

而身侧林敬言的驾机已经率先开始滑向出舱口。张佳乐抬了抬眉毛,切了一下频道。

“老林,小心点。”

“知道的。”

结果是这一夜什么也没再发生。

清扫战场和救援作业枯燥而冗长,张佳乐在母舰上一直守到尾声。他的精神始终处在“有事要发生”和“这是不是小题大做了”的疑虑中摇摆不定,终于又渐渐疲惫起来。

随机切换到的视象里,林敬言的驾机正将第三军一架控制反馈系统被打坏的雪狼拖拽入回收舰。对方的机体从外观上看来受损不大,只不过由于没法自动平衡的关系,拖拽路线很不稳定,每前进小段就要在前方机体的协助下重新调整方向。

机身前屏在林敬言驾机的背后轻微地摇摆着,连带着两边主炮关闭不了的激光瞄准器也在前方机体银白色的外壳上小幅度地晃动。淡绿色的光点反复挑动着张佳乐脑中一直紧绷着的那根弦,让他十分不自在。

 

林敬言的驾机已经到达了回收舰的接收舱口,机身由于惯性撞上对面的舰艇外壳,产生了一个小小的回弹,而后方拖拽着的机体也在同时撞了上来。

一瞬间曾经存在于心中的臆想和眼前的影像重叠了起来,张佳乐脑中的弦突然间就断了,示警的话脱口而出:“老林小心!”

手早就不由自主地推上面前的主控制杆,机身因主引擎的突然启动震颤了一下,却因为地面的安全锁未解开的关系纹丝未动。再次下意识地推了一下控制杆后,张佳乐才终于清醒过来——自己反应过度了。

他坐定身体愣了愣,这才感觉出自己此刻的心跳速度有多快,耳中鼓噪的节奏几乎掩盖住了外界的声音。

“怎么了啊?”频道里林敬言明显是不经意地笑了一声,他已经成功地将拖拽机体推进了回收舰,在和对方的指挥台确认过信息之后,才把注意力转回来,“我怎么感觉你今天特别紧张啊?”

“呃……”尽管对方此刻并不是站在自己面前,张佳乐还是略微尴尬地转了转视线,不知道该怎么含糊其辞地掩饰过去。手边专线频道的通讯指示灯仍旧持续地亮着,那一头的张新杰只是沉默着,并没有再做出更多的指示。

而就在前一刻,所有的迷雾仿佛在不经意间叠加成清晰的图景。张佳乐的内心反而平静了下来,思维也在以一种无法形容的方式向下沉淀。

那一瞬间脑海中所出现的场景,是自己曾在心中反复推想的、对于叶修那次救援作业意外遇袭的情形。

 

——危险不仅仅来自于敌对的阵营。

张新杰已经给过张佳乐类似的警示,更劝诫他避开有关叶修的事情。可就在刚刚他忽然明白,对此他始终是无法坐视不理的。

那是叶修的事情,却也不仅仅是叶修的事情。这也同样关系到自己,关系到全联盟,关系到他们身后一直以来共同的坚守。

只身一人回到伪月II的时候,张佳乐曾认为他和叶修之间是不需要互相干涉的,不管两人之间产生出怎样的关系,他们原本的目标仍旧是独立的,应当各自去完成。

而现在他却终于想通了一点:这样的想法从一开始就是没有必要的。

因为,他们的目标从来都是一致的。

我是不是真的傻?张佳乐忍不住自嘲地笑了一声。

“没什么,可能太累了吧?”

“也对。”频道那头林敬言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在舱里待机太枯燥了。”

他才是刚刚出完冗长任务的那个人,此时却反过来操心起别人,如果不是出于长久以来对他的了解,张佳乐恐怕要把这句话当成是种讽刺。

想到这里,张佳乐的心情再度明朗起来,确认过警戒解除的讯息之后,他又简单地交代了几句,打开机舱门跳出了雪狼。

走出空港的那一刹那,眼前突然一片大亮,有一股干燥的暖流透过连桥透明的钢化玻璃传递了过来。张佳乐扬起头,对着发生在这个人工天体上一瞬即逝的日出、对着蛰伏在周遭仍未可知的危险,不屑一顾地笑了。

来就来吧,难道我是个畏首畏尾,坐以待毙的人吗?

 

不到一周之后,北极以意料之中的速度顺利地通过公审并投入量产。

而正当肖时钦结束了这段临时任务,重新踏上伪月II的时候,张佳乐也通过联盟军的战时资讯储备系统拿到了两年前叶修MIA那场防卫战的战损报告。

这种战损报告原本就是不算多重要的公开文件,只是因为隔了不少时间,同时又是调阅别军的档案,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猜疑,真正到手也着实费了张佳乐一番功夫。

叶修的失事报告就在整页的第一项,目击汇报人是当时飞行队的副总队长刘皓。当时他的机体因为动力系统受损,正在大气圈的边缘接受叶修的拖拽救援。残兵的突袭来临时,叶修的机体由于正面迎敌,不急避让,严重受损后坠落失联。

张佳乐很快翻到刘皓驾机的受损报告,机修师简洁的说明文字里只能看出防卫战时的动力系统损伤,其他诸如导航和火力系统全部完好,关于突袭时是否有额外的损伤这一点,并未有记录。

思路有了大致方向,若要继续深入,则需要找到当时那两台机上的系统日志,这一点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叶修那台已经掉在了地球圈,而刘皓的那台,更不知在如今第三军的何处。毕竟,刘皓本人也已经调走多时了。

张佳乐关上电子板,闭上眼睛稍定了定神。再次睁开眼睛时,他自然地想到了另一个人——肖时钦,他也正是刘皓调走的同时,作为交换的人选来到伪月II上、出任了眼下这个与自身专长并不十分符合的职务的。


-TBC-

评论
热度(138)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