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偶尔写写|No.6|ハイキュー!!|全职高手|乙女游戏吐槽感想博http://lenoe0223.blog.163.com

[FLM番外]First Lovers 2

随意一更表示我还没死。


2.


Q市的6月才刚刚有了点夏天的味道,又下着雨,凉丝丝的风里夹带着冰凉的水汽。烟瘾犯了的人恐怕都是不怕冷的,叶修站在出口的马路边畅快的吹风,一口一口把烟雾喷在阴沉沉的空气里。

“神经病啊!”张佳乐受不了这种文艺范。一般负责文艺的不是自己吗?他有一种被抢了戏份的郁闷感。

叶小队长虽然长得帅,但是一脸老奸巨猾,更何况长得不够忧郁的人不配小清新。

他一边想,一边在风里哆嗦——他一身夏季的装备,腿毛正迎风飘扬。


“你是不是好冷。”叶修说,一副好温柔体贴的模样。

“是啊是啊。”张佳乐说。

“那你还不去叫车。”

“干嘛我去?”

“因为我不冷啊。”叶修理直气壮。

“靠!”张佳乐愤怒。

“要不来哥怀里暖暖!”叶修拉开外套,像一只灰扑扑的大蝙蝠,作势要朝张佳乐冲过去。

“我靠!有人犯神经病了!”张佳乐扭头就跑,刹不住车一样顺着马路一路蹬蹬蹬的跑下去。叶修看他这傻样笑了半天,结果看见张佳乐一头钻进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开啊开啊开,就这么从叶修面前头也不回的开了过去……


车速不快,叶修眼看着张佳乐从摇开来的窗子里幸灾乐祸的对着自己挥手说拜拜。

叶修看了下手边的两个箱子,淡定的看了看远去的出租车,在心里默念1,2,3……


果然过了一会那辆车又开了回来,叶修把箱子推过去塞进后尾箱,一屁股坐在张佳乐旁边。

“呵呵。”叶修笑了笑。

张佳乐好忧郁,窗外的雨映在他的眼睛里,简直情深深雨蒙蒙,你是风儿我是沙,回忆过去痛苦滴相死忘不掉……ect


一不说话,立刻会变得过于安静。出租车稳稳当当的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天黑得吓人,路灯一盏又一盏飞一样划过窗前,像一段段星火的残片,割开浓重的黑夜。雨幕织成柔软的屏障,把车外的世界隔得很远很远。

张佳乐沉默着,只是一味地望着雨刷来来回回来来来来回回,百转千回地拨开连绵的雨水。没有人说话,仿佛无穷无尽的黑暗里,只有仿佛无穷无尽的雨声。

冷清的雨夜总会让人觉得伤感。


这是他们在变成彼此的恋人之后第一次有如此宽裕的时间单独在一起,叶修感觉到张佳乐的尴尬,这种尴尬让他也变得有点尴尬起来。好在叶小队长虽然缺乏经验却不缺乏城府,借着黑暗的掩护,心里再不自在,脸上却一分也没有透露出来。他尝试着要和张佳乐说点什么,而明明张佳乐也并不是一个难聊天的人。他心里有一千种打开话题的方法,可千头万绪,看着那张侧脸,竟然手心出汗,哑口无言。

他一瞬间有点不知道拿他怎么办,像一口困在喉头的热汤,鲜美却滚烫,让人进退两难。


再聪慧老成,也依旧还太年轻,或许花了太多时间想让自己和身边的人过得更好更快乐,却从来没有考虑过有一天会面对一种和亲情友情截然不同的心情和关系。

明明全明星的时候还很要好,在网上明明还能天南海北的聊天,只是短短一段时间不见,却简直不知道如何面对彼此。而他和张佳乐已经不再是朋友,牵过手,拥抱过,有过欲望,赤身裸体的相对过,于是已经再没有回头路,不知道会不会变得更陌生。

叶修是个冷静的人,很少做让自己后悔的事,也很少去后悔。

可近乡情怯,只是人之常情。


张佳乐也在思考着。

他的头脑总像一锅沸腾的热水,咕嘟咕嘟冒着热闹的气泡。职业生涯正是烈火油烹的大好年华,没能一步登天,却也就不过是那么一步之遥。训练,挑战,胜利,失败,下一段征程,他没有时间停下来,人一忙碌起来难免遵循本能行事,如今回过头一看,竟然也被自己吓了一跳。

他并不傻,知道这走的不是寻常路,鬼迷心窍都比这更对得起父老乡亲。不上学去打游戏已经够惊世骇俗,用很大额的工资单才换来父母亲的一个安心,如今再要叛逆,不知道要多少钱才结得清。

最可怕的问题是钱解决不了的问题。

他不算是个太冷静的人,如果想得太多,反而会瞻前顾后,打算找叶修说说话,刚想开口,叶修突然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

样子非常坦然,带着一股非常随意放肆的亲昵,叶修总是一副很放肆的样子。

“你冷不冷啊?”他问。他的手很温暖,带起很多让人心跳的回忆。


张佳乐愣了一下。

“靠,说好的夏天呢!”他反应很快,龇牙咧嘴,“和我想象中一点也不一样……”

他看着叶修,心里有一点浪漫的期待。

结果叶小队长大笑三声。

“活该。”

“我靠!”张小队长一脚踏空,简直火冒三丈。他一把抓住叶小队长的衣领:“我扒了你的皮!”

两个人君子动手不动口,在后座有限的空间里闹腾,张佳乐使劲扒良家妇男的衣服,叶修简直比古代闺阁里的小姐还三贞九烈。他们挤在一边,几乎没有什么距离,叶修趁机抱住他,张佳乐俯下头去吻。


叶修的嘴唇很柔软,有胡渣,恐怕是亲吻女孩子的时候永远感受不到的东西。叶修一边亲还一边笑,他笑起来的时候很有魅力,只要不去想这个人有多气人,张佳乐觉得自己就还是可以承认自己非常非常的喜欢他。

是非常肤浅,蓬松,仿佛吹一口气就能飘忽起来的喜欢, 沒有什么根基,说不上什么深情,像春天里那一蓬一蓬飘在空气里的杨花。但是那又怎么样呢,谁也不知道这轻浮的花朵会不会落下来,沉淀成坚实的泥土。


烟草的味道包围他,有温暖的双臂绕过他的肩膀,他接受了这个还有点陌生的怀抱。


出租车司机无意间看了一眼倒后镜,简直想死。

评论(23)
热度(184)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