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女老阿姨|偶尔写写|没什么说的

追梦人 2

2. 


第二次再见到,已经是艺术中心的培训班了。那个年代文化市场刚刚开始开放,几个率先试水的小电视台都搞得有声有色,让GTV这样的大台都开始蠢蠢欲动。可终归是有地位有身份的官方组织,多少还有些学院派的矜持,实在不好意思搞些特别花里胡哨的选秀,不掺一脚又觉得跟不上改革的大潮,于是就装模做样的搞了个艺术中心,扮起了演艺训练班。

这个不伦不类的训练班就开了二届,日后却出了好几个巨星,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表演课的老师是个学院派。G大表演系的教授,说起话来也喜欢引经据典。叶修坐下来没几分钟就开始昏昏欲睡,还没合上眼皮,就看见门口杵了两个生面孔。

“怎么迟到了呢?”老师很不高兴。

“迷路了!”其中一个脱口而出,被另一个拐了一肘子。

“下次不会了。”另外那个感觉性格比较稳重。

就算是实话,也不要给人在找借口的印象,老师觉得这个回答挺懂事的,稍稍缓和了面色,继续开始探讨现代表演理论的几种流派。


教室不大,就坐了两排人,叶修平时老喜欢把自己塞在第二排的角落,角落挺空,两个新人就跑到前面空位坐下。

吴雪峰跟叶修咬耳朵。

“第二届的啊?”

“好像是。”叶修咬回去,“我之前见过一次。”

“在哪儿啊?”

“陶老板办公室,路线问题,小助理在那拍桌子……”

“这么牛气?”吴雪峰吃了一惊,“听说这次新人里有一个富二代,后台硬得很。”

“你怎么那么八卦……”叶修鄙视。

“这不你先八的嘛?”吴雪峰笑了笑,冲他挤挤眼睛。

正说着,前面的两个人突然搬着椅子转过来,两双眼睛齐刷刷的看过来,顿时让两位八卦的小伙伴尴尬起来。


“怎么了?”姜还是老的辣,吴雪峰立刻反应过来,随和的笑了笑。

“老师说小组练习。”稳重点的那个说。就算坐着,也能看得出他生得很高大,细长的单眼皮,算不上浓眉大眼的典型美男子,但也别有一种潇洒的魅力。他向吴雪峰伸出手:“我叫孙哲平,很欣赏您在《第一年》中的表演。”


《第一年》是培训班第一年毕业生的毕业项目。走的是带点轻松诙谐的正剧的套路,内容上也是响应国家号召的军旅题材。标题很直接,一方面暗示了是培训班的第一部作品,另一方面也暗示了剧集说的正好是新兵入营第一年的喜怒哀乐和之后的成长故事。吴雪峰年纪最大,长得又有些老成,于是当时被分配了个连长的角色,是主角们的上级,和出演班长角色的韩文清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红脸,也算是个戏份比较多的男配。


但戏份再多,也是难配,吴雪峰有点吃惊。但看着这个后辈一脸真诚倒不像在说客套话,他便也坦然的笑了笑说了句谢谢。

另一个也凑过手来,我叫张佳乐,他又笑出两颗虎牙,抓着吴雪峰的手晃了晃。

他头发比叶修上次看着长了些,可一点也不服帖,有些桀骜地翘了个乱七八糟,耳朵上那些环环珠珠也都去掉了,倒终于和他那张可以说得上秀气的脸蛋有了几分般配。可能终究还是有些不甘心公司的决定,染了个几乎发白的金发,手上的刺青也还在,手腕子一翻依旧是一圈黑。

叶修心想,得,这位一看就是个来事的,刚想着,就发现对方晃完了吴雪峰的手,就改抓着自己不撒手了。


”叶秋!我是你的粉!给签个名吧。“

原来是粉,吓死我了还以为要仇杀……叶修一边腹诽一边从口袋里从容的掏出一支笔。

”但我没带纸。“

叶修从容的从另一边口袋里掏出一个烟盒,拆出一张……锡纸,刷刷签了个鬼画符。

做明星的人,就是不一样。

”这字写的……“

到底是不是粉!


然后他眼看着小青年把锡纸叠吧叠吧塞在牛仔裤的口袋里,抬起头冲自己一笑。

他笑的挺好,没有什么别的意思,眼睛有点上斜,显得特别精神。

就是挺好。

叶修也忍不住乐了,心想瞧这哥们笑的,一看就缺根筋,傻。

于是那个据说叫张佳乐的傻缺心满意足的拍拍自己的口袋。

”好了,“他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从今天开始我就不粉你了,以后大家都是同行,也算是对手吧,再粉不太合适。“他大言不惭的说,”我会追上你的。“

到底是不是粉!叶修又一次在内心问自己,表面上还是很淡定。

”嗯,虽然有点难度,但是你尽量吧。“他带着点笑,淡淡地说。


旁边孙哲平内心在撕裂,当然,脸上还是保持了一个潇洒帅哥的风度。他看了吴雪峰一眼,瞥了瞥张佳乐,我其实和他不是很熟,他做了个口型。

吴雪峰乐了。

他也用眼神扫了眼叶修,又笑着把目光转回孙哲平的身上。

“我也是。”他无声的说了三个字。


评论(21)
热度(157)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