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偶尔写写|No.6|ハイキュー!!|全职高手|乙女游戏吐槽感想博http://lenoe0223.blog.163.com

追梦人 3

3.


张佳乐顶着个金得发白的脑袋,自我感觉挺良好的晃了三天。

第四天,就被韩文清就地正法了。

据说是因为半夜起来上厕所,脸白毛也白,差点把电视台看更的保安大爷吓歪过去了,于是韩班长替天行道……

孙哲平围观了此次处刑,没有伸出援手。

叶修拿了部手机全程录影,决定让张佳乐以后无论变成什么幺蛾子,都一辈子在自己面前抬不起头来。

手机是吴雪峰借他的。


一群人闹腾了半天,后来除了被处罚人,都一窝蜂跑出去吃羊蝎子锅去了。

就留下林敬言来收拾残局。其实他也想跑,只是慢了……

林敬言的手指很软,从头皮上一下一下的刮过的时候让人昏昏欲睡。热水的温度迅速的散去,能让人感觉到温暖的只有人的体温。

“你和韩文清很熟吗?”张佳乐朝着镜子里的林敬言问。

“还好吧。”林敬言推了推张佳乐的背,“弯腰。”

张佳乐弯下腰望着黑洞洞的水管口。

“要不你怎么助纣为虐呢?”他说。温暖的水淋下来,铺天盖地一般,药水的味道非常古怪,细细的水流闪进他的眼睛里,张佳乐闭上那只进了水的眼睛。

“你怎么不说我自愿留下来帮你洗头呢?”林敬言哑然失笑,“韩文清和我住的近,你们又都怕他。”

我也不怕,可我和他就没有熟的那么快,张佳乐想。可他讨厌水流进嘴里,于是就闭口不言,决定就此放林敬言一码。


他又变回了黑发,因为之前曾经漂染过,那黑也只好是透明般的黑。张佳乐这个人也挺豁达,估计也是叛逆够了,也懒得再听张伟的唠叨,第二天就跑去勾着韩文清的肩膀说哥们你染发的技术不错,下次我不如也找你。

那时候第一届的几位未来的巨星都没什么架子,不把自己当回事,纯粹是出于天性。不过第二届的后辈们显然也不把他们当回事,这纯粹是因为在他们眼里,这些前辈也不过比自己提前一年成了小明星。

而因为什么都还没规范起来,就像个古怪的四不像。既然是培训班,那自然要收费,前前后后还有助理跟着,也是一笔钱。本来连住宿都要自理,但念着学员十个里有八个是外地人,于是电视台干脆把旧办公楼里空置的办公室拿出来,做了培训班成员的宿舍。


大家都还是年轻人,有的有钱,自然就也有没钱的,叶修啊吴雪峰啊韩班长啊这些已经陆陆续续有片约的自然是固定的剥削对象,每到晚上吃饭的时候就有人一层一层的扫楼,必须逮一个去楼下小饭馆里促进中国人民的内需消费。

张佳乐还好,他家里条件还不错,折腾的起,虽然家里并不赞成。孙哲平更不用了,不过他的家境还是个秘密,统共也就张佳乐一个人知道。他们俩早就认识,关系比其他人更好。

“小张,吃不吃,串!吃不吃,串!”郭明宇扭着从走廊上走过来,说话跟唱歌似的。

“不去啊,”张佳乐撑着自己的腰,他形体课把筋拉崴了,酸得龇牙咧嘴,“我溃疡呢。”

“哎哟太遗憾了,你叶哥请客诶!”郭明宇滑开一步,指了指背后露出来的叶修的脸。

“什么?去去去去去去!”张佳乐腰也不酸了,回头哈拉了一把外套和钥匙就走出来,“铁公鸡拔毛了啊我吃死丫。”他几步追上来,一边穿衣服,还一边划开手机屏幕点了几下,歪着脖子夹着手机和孙哲平打电话:“大煞笔请客了啊我去蹭,嗯,当然是他,还有谁是大煞笔,对,哦没事,你那份我帮你吃,古你德白。”

叶修踱到他旁边,有点疑惑:“你不是前几天还是我的粉吗?”

“什么时候啊,谁胡说八道?可以污蔑我的品味?”张佳乐瞪了他一眼。

他生机勃勃的样子讨人喜欢,叶修笑得抖,烟灰落在衣襟上,张佳乐顺手伸出手给他啪啦啪啦的拍了几下。

“怎么打人?”叶修说。

”……看我打不死你。“



评论(16)
热度(137)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