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女老阿姨|偶尔写写|没什么说的

追梦人 4

考虑换个名字,因为之前买过的本子有叫这个名字的……下章换吧。


4. 


“你对叶秋是怎么回事。”孙哲平一边换衣服一边问张佳乐。GTV准备把他们俩组成一个组合,两个人大部分时间都混在一起。这年头歌唱组合很难打出名气,唱片市场也并不赚钱,所以比较起声乐练习,更多的还是和大家一起上表演课。

”你几个意思?我对他怎么了?你不是以为我想搞他吧?“张佳乐警惕的看了他一眼。娱乐圈多狗男男,他一副对这种传闻很懂的样子。

”……”孙哲平不想说话,觉得张佳乐这种能追着男人说”我会追上你的“的话的人根本不配摆出这样一副精明的表情。但是作为一个帅的有风格,帅的有品味的人,他当作没听见张佳乐的回答,“我说你怎么跟个刺头一样,以前不是很喜欢他的嘛。”

张佳乐虽然说不上稳重,但平时也不算是个幼稚的人。碰上什么事也算是个扛得住的,比如那次张伟年轻气盛去爆发了把,倒还是张佳乐特别淡定的把话说圆了。

结果遇上叶秋就变得如此不忍直视,总有点反常必妖的邪门。


“是喜欢啊……”张佳乐在套毛衣,声音闷闷的听不清楚:“我就看他不顺眼!“

他可能自己都觉得这话说的有点颠三倒四,只好由补上几句。

“我以为会是个和叶之秋差不多的人呢。”

叶之秋是《第一年》的主角之一,强大,正直也很有智慧,很空洞的高大全人物,却被叶秋演的很有人味,在一部制作水平平庸的电视剧里也大放光彩。

“演技归演技。”

“怎么差这么远呢!这个人没有节操!”张佳乐说。“你不知道,上次染头发,你们都把我按着,就他在录像!录就算了,还趁机挠我的痒,一边挠一边录还是不是人?!”

张小同学很爱惜自己酷酷的形象,可惜托叶秋同学的福,现在恐怕根本没有形象可言,于是说起话来格外苦大仇深。

“现在咱们这视频人手一份,我跟丫此仇不共戴天……”


深沉的爱能生深沉的恨,每一个死忠黑的前身恐怕也都是一个真挚的粉。

孙哲平不予评价,包括对张佳乐追星的眼光。

他想了想吴雪峰,再想了想叶秋,很为自己的品味自豪。


时光如平静的溪水,并不特别湍急,却也奔流不息。一年的苦练之后新生面对镜头也有了些演员的样子,当然也有些人看不到前途黯然退出,也有人死撑着一口气苦苦煎熬。

张佳乐和孙哲平是幸运儿。他们很受看好,已经开始在电视台的一些电视剧里演一些小角色当做练习。

说是小角色,也真的是很小很小的角色,有一天张佳乐被拉去在一部古装片里演一具尸体,张伟觉得他根本没必要去,可张佳乐倒不是太介意。

“去了有什么意思!好歹也演点活的!”他气鼓鼓的。

张佳乐捏捏他的脸。这个小助理比他还小一点,张佳乐很喜欢在在他面前摆一摆大哥的架势。

“你还不是我的经纪人呢,是了再管好不好?”他笑嘻嘻的,让人任何人都不忍心拂了他的意:“要我帮忙也是给我面子嘛。”

张伟也不能免俗,心悦诚服的闭了嘴。


张佳乐有戏瘾,喜欢去片场蹲着,不像孙哲平更喜欢琢磨他那把电吉他。孙哲平是个实在人,却也有放不下的摇滚梦。

结果演尸体都不能好好演,正是最好的年纪,抹了一头一脸的灰泥和颜料都遮不住闪亮闪亮的一双漂亮眼睛,结果被导演一眼拎出来,叫张佳乐别仰躺下,转个面背着镜头死。

长得太抢戏了,导演说。

最后只演成了一具连正面都不能露的尸体,张佳乐也没有什么怨言,演完之后一咕噜爬起来,眼睛上黏了颜料格外难受,衣服都没换,就绕到摄影棚外面去找水龙头。结果洗了几把脸揉了几下,眼前一片模糊,影视基地的棚换来换去,他七弯八拐,就有点不知道拐去了什么地方,找了一会,就听见前面有人在聊天。


张佳乐没有听墙角的习惯,可耳朵里恰好飘进了一句。

“这事你就别和人提了……”


粉/黑的自我修养在这时候起了作用,张佳乐嘿嘿一笑:少爷我一耳朵就听出来了,这可不是叶秋吗!

叶秋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恐怕是张佳乐在这个世界上最想知道的事。报那一录之仇的机会终于来了,未来巨星握着手机的手心都直出汗。


“还是你够意思……”背对的人佝偻着背。两个人估计抽了不少烟,周围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烟雾。

“都躲着我,跟躲瘟疫一样,大家明明都是弟兄。”

张佳乐恍然大悟,说话的是郭明宇。

这位郭哥是个呼朋引伴的好性子,之前《第一年》火了,有了点钱也着实请了大家吃了不少饭。像他这样的首届生很多早就搬出了电视台的宿舍自己出去住,他也一样,只有叶秋是个异数。可那之后他就渐渐没了声息,演的几个戏如石沉大海激不起浪花,就算他四处经营,星途也没什么起色。

据说第一届的时候合同一签签了三年,很有可能电视台不再续约。

据说他性子活络攀了不少关系,别的不知道,爱上了赌钱。

也许不是人情冷漠,借给赌鬼,大家恐怕都知道是有去无回的。

也也许真的是人情冷漠,也说不定。


张佳乐有些惆怅,只能打起精神再听。

郭明宇找叶秋干嘛呢。

“你困难我也知道,这钱我要是不还你,我就不是人。”

郭明宇又说。他絮絮叨叨的一直不停,叶修倒是除了第一句,也一直没有说话。

“我一定还,连上次那笔一起还给你。”

原来还有上一笔,张佳乐想,从来没有听说过。欠钱不还,本来应该坏事传千里的。叶秋会困难?明明已经是电视台现在最受看好的……新人。

“好了,不说了老郭。”叶修终于说话了,他的声音很含糊,带着不忍,非常非常克制的不忍。

他站起来,伸出手把仿佛都颓在地上的郭明宇拉起来。

“钱我借,不给你,我打嫂子帐号上。”他说,声音恢复了平常的样子。

俗话说救急不救穷,赌鬼也许无药可救,但也还有家庭。

“啊?”郭明宇显然吃了一惊。

“对,别啊了,洗把脸去。”叶修连推带搡的把他朝洗手间带,张佳乐没想到他突然这样,想跑也来不及了,面对面堵个正着。


“啊……”这回轮到叶修啊了。

“我上厕所。”张佳乐说,很镇定。这点演技没有,也不用出来混了。

叶修上下打量了一下他,挑了挑眉毛。他拍了拍郭明宇的肩膀。

郭哥觉得狼狈,不想让后辈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用袖子呼噜了下脸就走了,留下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站墙角随地大小便?“叶修没事人一样。

“你才随地大小便!”张佳乐顶回去。他总是很容易跟叶秋生气,没办法很从容。而意识到这一点让他更加生气了。

“演尸体呢?”叶修乐了,怎么一点就着?也不接话,换了个开头继续闲扯。

“……”张佳乐不想说话。

叶秋已经很有名气,自己还在演尸体。

“尸体怎么了?”他想了半天,回了一句。

“没怎么,挺好的,我以前老演,很有心得,你叫我哥哥我就教你。”

“我呸!”

叶修笑死了,面上还绷着。张佳乐穿着一身小兵的戏服,肚皮上一个李字,被仿造的刀痕滑划破成两段,变成了木子。

怎么不是傻子呢?叶修觉得心情特别好。

“你要这样,把眼睛捂上。”他突然伸手捂住张佳乐的眼睛。非常温热的一双手,有点粗糙,带着烟草味。

“心里想点特无聊的事,什么陶经理训话之类的,再拿开。”他拿来手。

张佳乐一脸吓了一跳的表情,眼神都直了。

叶修左看看右看看,觉得差强人意。

“唉,差不多吧,你自己回去揣摩揣摩。”他说。

张佳乐好一会没说话。

“三号棚在哪儿啊。”他突然说。

叶修无语了一下,原来真的是迷路不是蹲点要签名啊,他指了指三号棚的方向,说了说怎么去。

结果张佳乐扭头就走了,都不稀罕和他呼吸同一片地方的空气。


“老郭的事情……”叶修临走前对他说,“你郭哥要面子。”

他这句话说的很谨慎,觉得张佳乐能明白。

张佳乐回过头。


他不是我郭哥,张佳乐本来想这样说。他和郭明宇确实没有什么交情。

但他突然想起最开始的时候,呼朋引伴,大家一起去楼下刷串的日子。

“嗯。”他还是应了一声。

那个时候他的样子有点忧郁,头发比之前长多了,眼睛像冬天的湖面,投映一切飞过的影子。


叶修想,也许电视台的决定也是对的,这样的造型和路线,说不定真的很适合张佳乐。

可他还是比较喜欢他大笑的样子,和合适不合适,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评论(14)
热度(166)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