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偶尔写写|No.6|ハイキュー!!|全职高手|乙女游戏吐槽感想博http://lenoe0223.blog.163.com

大空想家 6-1

6 - 1


就这样,资金到位,演员进组,选角发布,之前因为杂糅的题材和赤裸裸的跟风所引起的骂战还未停息,定妆照的消息一发布,又添了一把柴。

张伟腰上挂了一串手机,每天拿着手机按来按去。这是电视台给助理们新安排的任务,帮各位未来偶像们打理微博好好公关,从头包装到小拇指。

张佳乐蹲在他旁边看自己的手机,嘴巴里咯吱咯吱的啃着虾片。


《流星花瓶》的外景地在广西,在保护区里实景取景,也是一大卖点。投资方里有广东人,开机之前按照南方的习惯订了一只巨大的乳猪,拜完神之后每个剧组成员都分了一块意思意思。

冷了的乳猪腻得人心里发慌,配乳猪的虾片浸了乳猪沁出来的油脂,自然也是一股散不掉的油齁味。只有张佳乐不在乎,别人都不吃,他还拿了一叠在休息室里吃的津津有味。

“你怎么啥都吃啊……”张伟觉得他没有气质,痛心疾首。

“你吃了一个星期水煮菜,你也见啥吃啥……“

在领导的指点下,张佳乐致力于把自己练成一个精壮的西南汉子的理想,止步于现阶段所有年龄段女性对于花美男的审美。

“谁吃一星期水煮菜啊?”一道影子遮了光,又挪开来。叶修手上套着个塑料袋,端着个大肘子在张佳乐旁边坐下来。


大肘子,油汪汪,香喷喷,一嘴下去都是肉的大肘子。


张佳乐表情很复杂。他在嫌弃和向往的夹缝中挣扎,因为面对叶修和面对肘子时,面部肌肉的表现是如此的矛盾……

叶修咬了一大口。

张佳乐觉得简直咬在自己的心上。他站起身,转身就走了,面对的时候还好,背过脸去就一直咬牙切齿——他觉得叶秋是故意的。

张伟跟在他后面,手里还在打字。

“给你更新百科要写最喜欢的食物,写什么?”

“肘子!”硬梆梆的甩了二个字。

“你不能写这个啊不符合公司对你的定位……”

“红烧肉!汽锅鸡!烤鱼……”他高兴起来,像唱歌一样。

张伟没办法了,随手填了个鲜花饼。


好歹有个花字,听上去雅致一点,总比大肘子好,他想。

他把手机别回腰上,又追着张佳乐跑。

“你别冲动啊,你和叶哥路线不一样……而且叶哥不是咱们圈出了名的么,吃啥垃圾食品都不长肥肉……”

张佳乐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你跟我姓还是跟他姓?!”

张伟特想回答我不跟你姓也不跟他姓,可他无奈姓张,只能默默的承认了自己是张佳乐这一派的事实。

“其实这种类型的人一般老了都痴肥,虚胖,肉下垂……”他昧着良心。

张佳乐脑补了一会,乐了半晌,又甩甩手。

“我理他干嘛。”他说。


不理,又较什么劲。小助理的心之声。


已经变得很遥远的休息室里。

怎么我屁股还没坐稳就跑了?当红新星的心之声。


无论谁的心之声,不会读心术的张佳乐一个字都听不见。


他跑去找林敬言,他老是去找林敬言。很多年后已经弯得爱不上姑娘的张大明星回顾往事,觉得那个一点都不扎眼的林敬言恐怕得是自己走上岔路的起点,蛮荒混沌中的初恋。

他马上告诉了林敬言。他们是同一个公司,走得比当初年轻的时候更近。

走的更近,却也并没有走的更近。

“你当年知道吗?”他问对方。

林敬言放下手里的剧本,看了张佳乐一眼。他在外人面前有形象,总是规规矩矩,很诚恳很温文的样子。实际上也并没有很不一样,只是更随意,翘着脚丫子歪着,说话也很弯弯绕绕。

“你不是一直追着那一位跑?”他笑着说。

他没有近视,却依旧戴眼镜,张佳乐本来就看不清他想什么,如今隔着镜片更看不出来。但他知道林敬言估计什么都没想,林敬言这个人想的比谁都少比谁都开,只是样子上面看不出来。

“没有啊。”他漫不经心的说,并没有认真分辨。

林敬言不置可否。

这么些年来发生了很多事。这个圈子从来不缺风波,每个人都起起落落。当年非张佳乐不嫁的少女们如果没有厌恶他,大部分也都连孩子都不小了,可以带着一起来张佳乐的首映会。

张佳乐早就变了,不变的恐怕只有十年如一日的和某人较劲,好像把一辈子的幼稚都掏给了他。

对这种行为林敬言懒得评价,也并不是很在乎是不是当了张佳乐那抹白月光。

只要是聪明人,就懂得实在不值得和张佳乐这种除了事业满脑子浆糊的人计较。


“那我们不如来交往一下吧,炒一个大新闻。”林敬言说。

“好好好,等我在影帝颁奖典礼上说……”张佳乐抓了个矿泉水瓶子:“我要感谢我爹我妈我爷我奶我大哥的三嫂的二姨的小舅妈,还要感谢我捂了十年都捂出馊味了的爱人……”

“对,这时候我就得跟韩剧女主似的,先笑,再哭,再哭着笑,最后晕倒,挑战演技高峰,作为退出演艺圈的纪念。”林敬言大笑。

“啊?”

“佳乐同志啊。”林敬言突然收了笑:“今年成不成,不然我可等不及了。”


这些都是后话了。


评论(31)
热度(149)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