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女老阿姨|偶尔写写|没什么说的

【DC】【Jason】死亡与父母

废墟宅:

Jason的死是我对罗宾时期的他最痛心和尊敬的一段。布鲁斯后来在他的私人档案里写道:“但是,正如我所说的,杰森是个斗士。他设法解开母亲身上的绳索,爆炸时,尽可能躲远。甚至用自己的身体掩护她。他牺牲自己,为Haywood医生争取到几分钟。我找到了她,这几分钟足够她讲出故事。她不配得到这几分钟。”(引自《蝙蝠侠日记摘录:遇见杰森·托德》 译者:Roller)

Jason复活后几乎从未提过他的生母。我想他之所以用生命拯救她,并非因宽恕或爱,乃是因他的品格远远凌驾于这个无耻又可悲的女人。他救她因那时他是罗宾,而罗宾的使命除了惩恶,便是拯救。他为他的使命而死,为他自己择定的道路而死,为他所期待的那种迥异于父母的人生而死。无法选择生死的情况下,他选择了死亡的方式,在那方式中寄托了全部的人生、梦想、信念,爱。

我想这也是为什么Jason无法原谅B在他死后仅仅又一次把那个疯子送进监狱,明知那家伙会再次越狱,毁掉更多人的人生和选择人生的机会。

至此,不禁思考一个问题:对Jason而言,他的生命中存在过“合格的父母”吗?

客观来说,没有(包括某些混蛋编剧)。主观上,他强烈地爱着那些一度胜任父母之职的人,比如养母、B和Alfred。然而除开Alfred,另外两个人带给他的失望——绝望与爱同等甚至更多。由是,从主观上来说,“合格的父母”其实也不存在,在父母这个问题上Jason已不抱任何希望(至少他是这么命令自己的,实际却未能做到)。

同时,由于心理上的代偿,Jason无意识地对承担父母之职有着强烈的欲望,正如他对B的蝙蝠侠失望后希望成为更好的蝙蝠。他渴望成为那个“做出正确决定”“敢于承担责任”“负责到底”“恰合所求”的人。

他能否成为呢?

某种意义上,新52可视为对这个问题的补全:He and he alone, No;But with friends and families, maybe Yes.



END

评论
热度(74)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