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女老阿姨|偶尔写写|没什么说的

一些正文里该说但是忘了说的小事

1.

就算过了九月,K市还留着盛夏的尾巴。

叶修穿过一群群大包小包的旅客。他只背着一个半旧的双肩包,在翘首等待托运行李的人中显得格外的潇洒。他轻车熟路的找到了隐蔽在角落里的吸烟室,静静的找了个角落坐下,从烟盒里抖出一支烟来,还没点上,门外咣当撞进来一个人。


进来的是个年轻人,个子不高,一张脸蛋晒得黑亮黑亮。

“叔啊借个火。”他一看就知道叶修是同道中人,火急火燎的凑上来,点了烟之后猛吸了一口,烟雾在肺里转了个圈出来,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谢谢啊叔,”年轻人笑了笑,这开口就朝叔叔辈叫,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毛病:“我的妈啊这吸烟室忒难找了,九转十八弯,我问了好一转都找不到,憋死我了,你咋找的啊。”

“我对象之前找的,他本地人。”叶修挪动挪动身子,伸了个懒腰。

“诶,你来看她啊。”年轻人瞪大眼睛。

“嗯,是。”

“有福气啊,这里姑娘漂亮啊!”他自来熟地连拍了十几下叶修的肩膀。


在这突如其来的,陌生的热情里,叶队长一边被动地摇晃着脑袋,一边像想起什么特别有趣的事情般笑了起来。


“还可以吧,还可以吧,实在不咋样。”

“什么?。”

“游戏打得还可以吧,长得还可以吧,脾气实在不咋样。”

他嗤笑着,模棱两可地说。


2. 


天大的事情,叶修都是四平八稳的。

他打了个车,报了个烂熟于心的地址,到了小区门口先熟门熟路的找了个书报亭放下二十块钱,凭着良好的记忆力拨了苏沐橙的电话。


“嗯,到了。”

“没啥事,能有啥事。”

“没呢,等下去看。”

“好,好,嗯。”


他挂了电话,用找零买了包烟,把烟踹到口袋里,他溜达进小区,爬了好几层楼梯,出了一身汗,开始按张佳乐家的门铃。


535353124365

嗦咪嗦咪嗦咪哆来法咪啦嗦~


这段旋律循环了一遍又一遍,连理应不知疲倦的门铃都已经开始出现了跑调的疲态。叶修思考了一下,决定改变策略,伸出手来拍起了门。

“张佳乐!”

他喊了一声,除此之外,也叫不出别的。叶队长长了二十多岁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他只试过自己跑了,从来没有人告诉他如果对象跑了该怎么办。来之前他设想过各种各样的可能,定下了张佳乐爹妈说人话见了张佳乐说鬼话的策略方针。他笃定了张佳乐不会有什么事,至于为何如此笃定还要跑来,叶队长自己恐怕也说不明白。


没有人回应,铁门上挂着大锁。叶修拍了几下也知道无用,拎着包又走回楼下,坐在台阶上吸烟。他思考了一会要不要去联系百花的人……


“叶队,你和张队关系最好了,你说他会不会去跳洱海了啊,张队打退役报告之前老一个人在训练室里哼,什么我爱蓝色的洱海啦啦啦,他是什么意思,他……”


那个叫张伟的小子在电话里一副掉了主心骨的模样,叶修回忆了一下,觉得还是算了。如果哼哼蓝色的洱海就要去跳洱海,那之前张佳乐还老一边洗澡一边哼什么每天有新星球发挥你小宇宙,也不见他把自己发射到宇宙里去。

那小子说不定过几天就该去洱海捞张佳乐了,他抽着烟,坏心眼地想。


着急也没用着急也没用,他一边告诉自己,一边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他决定去张佳乐家附近的网吧看一看。


我爱蓝色的洱海

散落着点点白帆

心随风缓慢的跳动

在金色夕阳下面

绿色的仙草丛里
你的笑容多温暖


他哼着歌,想着他哼歌的样子。


评论(4)
热度(168)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