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女老阿姨|偶尔写写|没什么说的

一些正文里该说但是忘了说的小事3

3.


张佳乐以前跟叶修说,小学初中的时候玩家里的电脑会被父母管,所以整天翘了补课,就会来这家网吧。他那时候荣耀玩的好,是附近几个小区都出名的,有时候不用付网费也有人愿意给,只为了和他切磋上一盘。后来有了百花战队,网吧老板还专门要了张他的签名海报。


“后来我不常去了。”张佳乐忧伤的说。

“怎么呢。”叶修咬着冰棒棍。

“有偶像包袱。”

叶修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目光又回到电脑屏幕上。

“哦,我还以为你发誓不得冠军无颜见江东父老呢……”

张佳乐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天不想和叶修说话。


他们一起去过一次网吧,因为张佳乐家里的电脑坏了,网瘾又重得实在是等不及修好。去的时候张佳乐跟做贼似的,据说是因为上次去被一网吧的人上上下下围观得生不如死。我国西南地区人民的热情叶修是见识过的,于是非常仁慈的并没有过于在这一点上嘲笑张佳乐。到了网吧张佳乐啪嚓一下流氓无比的趴在柜台上,他恰到好处的把墨镜拉下一点点,从缝隙里对着前台小姑娘一个劲的放电。


“美女,你们老板呢。”张佳乐故意压低声音,带着点微笑。前台小妹脸从白到红从红到好红,从嗓子眼里刺出个像削尖了的铅笔杆子似的“张”来。

“嘘。”张佳乐眨眨眼睛,酷得不得了,做了个安静的手势。

叶修在旁边都快吐了,觉得他确实很有偶像包袱。百花这扩展粉丝的模式实在是太下流了,非常值得举报。后来张佳乐抱着闻讯而出的老板的肩膀,两个人拍打了半天说了一串哇啦哇啦的方言,再然后他拉着叶修的胳膊得意洋洋地介绍说这是我小弟,在听了老板一句你小弟真帅啊比你帅多了之后咬牙切齿又有点高兴的笑。

咬牙切齿,那是不服气,有点高兴,那就是有点高兴。


前台小妹已经换了人,不耐烦的撩起眼皮问叶修有没有会员卡。叶修摇摇头说没有,随手交了3个小时的钱,问小妹老板在不在。

“你找老板干嘛啊?老板不在!”

小妹头也不抬,闪瞎人眼的闪亮指甲噼里啪啦的在手机上跳来跳去。

“我来还他钱的,你叫他出来签个名。”叶队长吹牛不打草稿。

小妹瞪大眼睛,“树哥!树哥!”她突然喊了两声,又高喊了一串叶修听不懂的方言。过了好一会,柜台后面狭窄的小楼梯上咚咚咚下来一个睡眼稀松的男人。


“谁,啥钱?”他弯下腰从栏杆缝里瞄了一眼,“诶,这……”他又走下来几步,发出思考的嘶嘶声。“嘶……这不……这不那……小张的朋友吗?”他眯起眼睛,“你欠我钱啦?”

他咚咚咚的走下来,拍了拍小妹的肩膀让她让开,然后他挤到叶修跟前,熟练的递过一根烟,自己也拿一根点上。

“小张呢?”他左右张望。

叶修心里一沉。“他没来吗?”他低声问。

“没有。”男人似乎吃了一惊:“好久没见到他了。”

叶修无言,两个人默默的沉默了一会。都不说话,叶修的目光越过网吧老板的肩膀,看向后面那张已经起了毛边的百花战队的宣传海报,上面张牙舞爪地写着几个奇丑的大字,张,佳,乐。


“你来上网啊?”最后还是老板打破了沉默。

“对,要了三个小时。”

“交什么钱啊?你在这儿上,来来来。”他从柜台里绕出来,带着叶修走到一个小包间,帮他拉开了椅子,“用这台,最好的机子,绝对没毒,随便用。”他咧开嘴笑了,“小张以前来老用这台,都要我给他留。”

“成,谢了啊。”叶修点点头,“对了,附近网吧多吗?”

“还行吧,有个四五间,咋了?”

“没事,就问问,谢谢你。”叶修摇了摇头。


他坐下,登陆了QQ,在不长的好友列表里找到百花缭乱暗色的头像,然后双手放在键盘上。

怒火不知不觉的滋生,不知不觉的,像夜晚静默地吞噬海岸的潮水。

“你在哪儿。”他打出第一行字,然后点开一个网页,开始搜寻附近网吧的地址。


离开的时候叶修在门口跟老板说再见,他正在专注地训前台小妹,从上班不要玩手机一直说到赶紧把那指甲绞了,看到叶修要走他又走出来,背后的小姑娘开心地冲他的背影做了好几个鬼脸。

“走了啊?不多玩会?”

“不了,差不多了。”

“好,好。”

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已经人过中年的汉子低下头,又抬起来,他拧着头,叶修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又看到了那张百花的海报。


他们不可能不喜欢百花,无论成绩或好或坏,无论是胜利还是遗憾,他们是这个地方的人,也自然而然的,毫无悬念的,无需理由的,喜欢着这个地方的一切。他一定曾经为他欢呼为他喝彩,而他也一定为他骄傲过。


“你要是见到小张,你就跟他说……”老板吸吸鼻子,固执的拧着头:“你就说叫他别怕,没事的,去别的地方不好说,搞不好有人说他,说些不好听的,来这,不怕。”他停顿了很久,不知道为了什么哑然。


“这是他的地盘,没人怪他,来玩。”

他说完最后几个字,如释重负般的抬起手抹了把脸。

“好。”叶修说。


他推开门走出去,春城的夏夜清爽又迷人,路灯把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他越生气,就越冷静,只有眼睛里像燃烧着火焰。


“张佳乐,你他妈真是个大傻逼。”

他在心里默默地想。


评论(14)
热度(162)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