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偶尔写写|No.6|ハイキュー!!|全职高手|乙女游戏吐槽感想博http://lenoe0223.blog.163.com

已经忘记了是碎片几


肖时钦坐在他的机关马上。咯咯咯,哒哒哒,马可能很久没有上油,关节发出母鸡一样的叫声。


孙翔觉得一切都很荒诞,自从他跟着肖时钦离开白夜城之后,他觉得自己的每一天都过的非常荒诞。但是这位半龙从来都觉得自己不适合大惊小怪,就硬生生的摆出了一张不高兴的臭脸。

“你觉得你这样合适?”他气哼哼的说。

肖时钦完全没有搭理他。他端坐在马背上,看上去很是悠闲的样子。


孙翔觉得这画面太可怕了,因为他们如今并不是身在风景优美的深山或者流水潺潺的溪边,他一个半龙,一个堂堂的半龙武士,加上一个天人,一个不怎么像,但好歹也是纯血的天人,后者还一副临海听涛的陶醉表情……

肖时钦骑着木马,木马拉着磨,肖时钦转啊转,磨盘转啊转,豆浆咕噜咕噜……

孙翔觉得这日子没办法过了。


“你到底在干嘛!”他生气了。如果是真马估计已经被这样一声吼吓得双膝一软把天人摔一个跟头,可惜这是机关马,于是肖时钦只是抬起头很无辜的说了一声:“啊?”

“我在测试机关的……”

“我不管你测试什么!”

肖时钦深深的看了孙翔一眼。


猎鲲的那一场反噬让他受了很重很重的创伤。而喻文州说还不止这些,受伤的不是身体,是孙翔不明白的,属于天人的力量根源的一些东西。谁都知道这次胜利的本质不过是命运般的侥幸,没有人再去深究中间的缘由,但肖时钦的孤注一掷变成了怎么样的一碗苦汤……

他过了很久才醒来,那时候喻文州已经不再是白夜城的城主,准备启程回昆吾山。


“他好像什么都忘了。”黄少天说。

“挺好的啊。”喻文州笑了笑,在堆得高高的竹简堆上又添了一卷。他动作太慢了,好像怎么收也收不完,“正好从头再来,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黄少天点点头,他也觉得挺好。


只有孙翔不明白,他恐怕是永远也不能明白。


“你胡说什么?”

“我真的……”

“你怎么把我忘了?”

“我不记……”

“你把我忘了你可怎么办?”

“我……”

“那我可随时不管你了!”

“……”肖时钦觉得头疼,简直稳不住了,特别想魂飞魄散,可惜还要做人还要活着,苦不堪言。

“你让我再想想,啊!我头好疼……”他羞耻地装起病来,扑倒在被子里,觉得特别耻辱,自己堂堂一个有勇有谋的战斗种族……


很久很久以后。

“你要去哪儿?”

“到处去走走,我……”

“就你?你咋走,算了我开恩陪你去吧服了你了。”

“……”肖时钦无可奈何。他丧失了和孙翔慢慢绕圈子的动力,却反而对他一筹莫展起来。斯文人急了也咬人,他实在是很不高兴,抬起脚踹了孙翔一脚。

孙翔大惊:“你以前从来不踹我!”他不痛不痒,伸手摸了摸天人的额头。

“哎哟不愧是撞着脑袋了……”

“……”


不过他们的故事并没有完。

60 1 / 猎鲲
评论(1)
热度(60)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