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女老阿姨|偶尔写写|没什么说的

[叶乐/吴孙]Like Brothers

很好了,真美,很领露指导的情。

就算以后万水千山,相信还是对你情有独钟。

花眼迷离:

写给希风的FLM的G文,预售今明两天出,更多信息请关注希风的博和LO~
希望顺产,大麦!
想给你写最好最好的G,但怎么努力都无法如愿。

吴是吴雪峰的吴,孙是孙哲平的孙。
自古嘉世配百花,正副队长是一家。



Like Brothers
 
 
叶修一觉醒来,显示屏阴冷的光正扎在脸上,一片骇人的惨灰色,显得刚刚他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的梦境那么真实生动,他直起身来仔细回想了一下——似乎本来也是真的。
决赛的复盘视频还在背景里静静地循环播放,被屏幕正中间一个咋咋唬唬的QQ聊天窗口遮去了大部分。
 
21:32:27
百花缭乱:干嘛呢?
 
21:37:13
百花缭乱:没事儿吧你……
 
22:21:48
百花缭乱:叶秋?苏妹子怎么也不接电话呢?
 
22:23:51
百花缭乱:哎,不是我要说你,多大点事儿啊?吸取教训明年再战呗,你看看我。
 
百花缭乱向你发送了一个窗口抖动。
 
22:39:06
百花缭乱:别闹了,有正事儿。
 
22:40:35
百花缭乱:叶秋!叶秋!叶秋!装什么死啊喂!
 
叹号后面跟着一排令人眼花缭乱的表情,叶修忍不住笑了,抬起胳膊伸展了一下微酸的四肢,把手放回键盘上。
 
22:42:24
一叶之秋:是是是,积极吸取前辈经验教训,调整心态,继续努力。今年亚军,明年四强。
 
QQ窗口闪出这个回复的时候,张佳乐已经眼看着要买好去H市的机票,随时准备打包行李飞赴前线拯救失意男朋友了,这消息看得他一脸的莫名。
“……这傻逼瞎说啥呢?”哪还有倒退着努力的?
“嗯?”孙哲平正抱着水壶打背后路过,闻声往屏幕上瞄了一眼,立刻嗤之以鼻。
“你是不是傻?嘲你呢。”他一语点破玄机,拉开椅子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拿着四强的名次,操着亚军的心。”
“……靠?”张佳乐终于反应过来,随即完全弄错重点地怒斥,“大孙,你到底站哪边的?”
吃里扒外,叛变革命!张佳乐内心山呼海啸,义愤填膺。
半斤八两,彼此彼此。孙哲平目光越过显示屏,意味深长地看了张佳乐一眼。
“机票订好了?”
“……没有。”
“我也订票,帮你一起吧。”
“呃,好吧。谢谢。”
算了,他刚失恋一个赛季,我不能和失恋的人计较。张佳乐平心静气想了想,觉得自己真是善解人意。
“怎么,你也去H市啊?”
“去那干嘛,我去A国。”
“……”
这日子没法过了。
QQ窗口适时地再次闪了闪。
 
22:46:21
一叶之秋:说好的正事儿呢?
 
几天后张佳乐拎着大包小包从萧山机场的到达大厅摸出来,凭着早年在网游中练就的万军丛中千里识人的本事,精准地挤到百无聊赖缩在人群一角的接机人面前,把攥在手里的一盒鲜花饼戳到对方脸上:“给!你的最爱!”
对面的嘉世队长满脸不屑地往后缩了缩,连手都没有往外伸一下,本着休赛期间友谊第一的外交精神,勉强没有对“你的最爱”这个项目进行反驳。
“张佳乐,你能到地方再倒腾这些有的没的吗?”
“去哪儿啊?”
“宾馆啊。”
“有网吗?”张佳乐兴致勃勃跃跃欲试。
“不知道。”叶修懒洋洋的。
“……你能不能靠谱点!”
张佳乐咬牙切齿地跟着叶修爬上出租车,天看着快要下雨,风从大开的车窗吹进来,呼啦啦地拍打在他微微发红的脸上。两个人打着毫无胜负悬念的嘴炮,手在后视镜的死角里镇定地相互捏在一起。夏日的气温和微妙的期待让张佳乐的汗水从额角渗出来,亮晶晶地闪在发际线。
因为飞机误点,两个人各自错过了午饭,又不约而同地向对方隐瞒了这个事实,张佳乐饿得有一丝心慌,又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有些迫不及待。
酒店总算没有订得太不成气候,虽然张佳乐还没来得及检查网络如何,但至少房间整洁宽敞——吸取过从前的教训,隔音效果也还不错。叶修按着他的腰进来的时候正有一道闪电映在外层的窗帘上,随后而至的雷鸣被隔绝在外,张佳乐听见来自自己喉咙的呜咽,带着一些疼痛又有些快慰的。他们在那个雷雨交加的午后相互拥在一起,张佳乐心理作用般从叶修的眼中看出来一丝憔悴,他不能确定自己此时在对方眼里的样子,只感到带着凉意的汗水沿着脖颈慢慢流下去,然后叶修喘着气伏下身来,亲了亲他发烫的眼角。
 
那一年的夏天并不十分闷热,但一如荣耀史上的每一个夏天,去往巅峰的道路上藏下了很多人的不甘。百花和嘉世先后折在新晋冠军霸图的手上,而斗神在刺客暗刃下的意外折戟,使得繁花血景在半决赛中大放异彩后的惜败也未能成为年度荣耀最热门的话题。
张佳乐当然不可能为了这种事情不服。
无论他还是叶修,他们都无心对过去之事以及胜负之外的议论投入过多的关注。但他还是想象过从那顶尖的位置上摔下来的感受,想象过那一定是遍体鳞伤的痛——而失去最好的搭档大概也是同理。
“今年要是对上了肯定我们赢。”看完决赛的那一天,孙哲平曾经一本正经地指着回放镜头集锦跟张佳乐分析,“你看,没有了吴雪峰的嘉世等于失去了主心骨,根本无足挂齿。”
张佳乐本能地想吐槽他,可站在那里想来想去,竟然无从反驳。
他们都知道今年的最佳搭档落入谁手,平心而论就算撇去苏沐橙这个嘉世新秀可圈可点的表现,嘉世就是光靠叶修一个人也不可能落到无足挂齿的地步。
但这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的话他能说吗?显然不能。能提醒对方辩友重视一下叶秋的牛逼之处吗?更是做梦。
“……你个脑残粉。”
最后他只能避重就轻,以一段人身攻击简单粗暴地结束了对话。
 
后来张佳乐是通过叶修才得知,某脑残粉已远渡重洋与其偶像胜利会师,遂以八卦的心态把这段对话讲给对方听。当事人无比淡定地呵呵一笑,戳开了孙哲平的私聊窗口:“来竞技场,哥让你们二打一,敢不敢。”
对面秒回:“速度上,让你带搭档。”
四个小号站在空旷的竞技场地图上,这场景有一丝久违的熟悉感。
从前百花和嘉世的正副队长就老用小号在网游约战,孙哲平总是一开战就直奔气功师而去,叶修和吴雪峰则每次都十分默契地盯着张佳乐猛揍。等狂剑士好不容易卖着血把气功师干趟在自己脚下的时候,弹药专家早就被一套配合无间的连击粘到死。当战斗法师带着一身炫纹从背后拍下狂剑士的最后一点血皮,张佳乐总是痛心疾首地摘下耳麦对着搭档血泪控诉:“我说什么来着,先杀叶秋啊!”
“你懂个屁!多跟我集火一把早弄死吴雪峰了,到时候叶秋就是个白给的。”
“卧槽你傻逼啊?”
“你傻逼。”
自一出道就声名远播的繁花血景组合,为什么遇到嘉世的正副队搭档时总是不能好好配合,这事一直是荣耀圈中的一个千古之谜。
 
趁着开场倒计时到一半叶修突然冲着气功师打字:“老吴站着不要动,看我给你演一个yitiaoer”
这字没能打完,崩山击已然照脸呼了过来,叶修“咦”了一声,操作着角色惊险地滚地躲过,却在起身时无可避免地被僵直弹打了个正着。
“哟,有长进嘛!”他忙里偷闲地瞥一眼身边一逮着机会就把键盘敲得跟抽风一样的张佳乐,换回对方目不斜视的一个字。
“呸!”
吴雪峰就在这时不紧不慢地加入了战团,控着张佳乐把叶修从危机中解救出来,突然改变的战术没能打乱这对老搭档的步调,他们渐渐抢回了主动。然而关键时刻气功师的动作却明显是慢了半拍,捉云手只相差毫厘地漏过弹药专家,让张佳乐得以在一串近身连控中脱身而出。这本是大好的机会,那边狂剑却是跟着愣了,叶修毫不犹豫地开大换目标,拿下本场的首杀。
之后是毫无新意的二打一,张佳乐满场跳脱地挣扎了半天还是徒劳地躺下。
收场之前叶修例行公事地站在弹药专家尸体旁边摆PO:“呵呵,这场面,有点儿熟悉啊。”
公频里远远传来孙哲平的语音,背景里还掺杂着某人停不下来的笑声:“要点儿脸,我们这边特么刚刚卡了!”
“哦,那各卡一个,还是很公平啊?”
“……张佳乐,揍他。”
在叶修本人欠不欠揍这个问题上,搭档两人始终保持着不可动摇的共识,于是没等孙哲平把这句话说完,张佳乐早已踹开椅子站起来,冲着叶修张牙舞爪地扑了过去。
 
这场现实版的肉搏战打到半途就变了味道,游戏就这么被生生挂到自然离线。直到第二天张佳乐才在QQ上看到孙哲平的留言。
“没想到人一退役,手速和应变都下滑得这么快。”
张佳乐一愣,很快明白过来对方指的是谁,一股失落的感情突然伴着恐慌短暂地侵袭了他。他抬头看了一眼正从卫生间走出来的叶修,下意识地赶紧关上窗口。
“叶秋。”张佳乐有些紧张,又有点郑重,“你觉得你还能打多久?”
“啊,怎么了?”
这问题来得太突然,叶修站在原地消化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对方指的是什么。他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张佳乐,对方也正目光灼灼地瞪着他,眼睛里面有些形容不出是不甘还是不舍的情绪,使得他也不自觉地严肃起来。
叶修抬起头认真想了想:“我起码能打十多年吧!”
“……吹什么牛啊!”张佳乐白了对方一眼,“那我比你还能多打一年呢。”
就是,想什么呢,这么久远的事。
一转眼他又高兴了,恢复了活泼的画风,笑眯眯地又看了一眼满脸无语准备给他找药来吃的叶修。
大孙比我还小着一点呢,我俩可比你有优势。
张佳乐自信满满地想。
 
除了第四赛季决赛当晚的一时情急,张佳乐没再对叶修说出过更多安慰的话来。多年以后他也明白,现在这个刚刚从巅峰跌落下来的人,比任何人都拥有更多重振旗鼓的力量,也从来是不需要别人来安慰的。
而对于如今的张佳乐来说,“跌落”还没有被他纳入职业生涯该考虑的范围,他还没体会过那身处在顶峰的滋味,只要头也不回地继续向上攀爬就够了。终有一天他会成为站立于那里的人,看一眼叶修已经看过的风景,无论那位置上曾有谁、有多少人登上又跌落——那始终是他们共同的心之所向。
第五赛季在即,这目标早已近在咫尺,而他们拥有足够的时间。
 
 
 
Fin.

评论(1)
热度(257)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