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女老阿姨|偶尔写写|没什么说的

[叶乐]Fire And Rose

感受到本群深刻的宠爱!我的女神们纷纷出手了!大哭😭

一块西饼:

写给希风的FLM的G文,我真的是一个靠谱的人!


一口气撸完,打下FIN的时候,恍惚看到了天堂的圣光【哈利路亚】I DID IT!


废武功很久了,有点难看,不要嫌弃我,祝本子大麦大麦再大麦!








Fire And Rose


 


和叶修搞对象,张佳乐一开始是拒绝的。


他们从起跑线就站在不可调和的矛盾对立面,Flag插了满地,迎风招展,连第一次见面都像个刺客ID,风景杀。


时髦点的说法是前方高危,非战撤离,总结起来就一个字,虐。


万万没想到后来一搞搞了八年还未完待续,张佳乐从此对墨菲定律深信不疑,恨不得面朝大海三跪九叩。


当时还是联盟单身多如狗,叛徒不敢上街走的年代,张佳乐自以为保密工作滴水不漏,然而孙哲平早已看穿了一切。


第三赛季赛后,百花接受采访。


“请问你们怎么评价一杆却邪破百花的叶秋?”


“叶秋啊,”张佳乐挤开孙哲平,强行插入了记者问答,“简单说吧,节操欠费,下限闪退,特别拉仇恨,特别不要……”被队友眼疾手快的关掉了麦克风消音。


现场发生了一阵短促又微妙的冷场。


太不走心,或者太走心了,听起来简直像傲娇的情话,偏偏本人还一脸浑然不觉的意犹未尽。


孙哲平抹一把额头的冷汗,力挽狂澜,简单粗暴格式化了张佳乐散播的信息量:“张副队长的意思是,叶秋是个很厉害的对手。”


发布会结束,孙哲平一脸复杂的问张佳乐:“什么时候搞上的?”


张佳乐吓了一跳,还要硬着头皮装傻:“上是谁?”


“……”孙哲平觉得槽多无口,无话可讲。


 


张佳乐受到了惊吓,回到房间给叶修密集发送窗口抖动。


“老叶,完了完了,我们好像暴露了,我预感一大波腥风血雨正在靠近。”


“呵呵,怕了?”在张佳乐抄起折凳冲过去之前,新消息又弹过来,“怕什么,腥风血雨才有机会风雨同舟。”


张佳乐盯着“风雨同舟”四个字,顿时通体舒畅,像加了buff,觉得自己战无不胜,可以就地封王。


“怕你妹,让腥风血雨来得跟更猛烈点吧。”


 


孙哲平虽然是团员,也是个守口如瓶的好队友。


想象中的腥风血雨一直风平浪静,没有等到风雨同舟的机会。


于是愈发青春好像一把火,所有有交集的比赛里,总要见缝插针的发生几次“男性荷尔蒙泄露事件”,俗称约炮。


张佳乐脸皮薄得吹弹可破,每次都要去离战队越远越好的宾馆,而且打一炮换一个地方,几次下来,叶修修炼成了人形GPS,能指点出租车师傅如何抄近道。


张佳乐对他的认路技能啧啧称奇:“你怎么跟海豚一样。”


叶修也觉得世界真奇妙:“你的垃圾话水准发生了质的飞跃啊,骂人都学会迂回走位了。”


张佳乐莫名其妙:“海豚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海豚,”叶修高深莫测的揭晓答案,“是一种秒射的动物。”


“……”张佳乐差点扑地,咬着牙根夸他,“你!真!有!文!化!”


“呵呵,事关尊严,既然你大胆假设,我必须配合你小心求证。”


实践求证是一项耗时漫长的伟大工程,张佳乐最后溺水一般仰起头射出来,叶修扣着腰亲吻他汗津津的鬓角,借着潮湿的夏夜,融化在彼此的身体里。


 


那个时候他们都有着盛夏温度一般节节攀升的期待与憧憬,美好的永远不需要终点。


而现实渐渐露出了残酷的全貌。


昙花一现的繁花血景,最终没能带领百花登上荆棘之路尽头的王座。


孙哲平退役之后,百花的处境逆水行舟,张佳乐眼里多了一层风雨欲来的深邃。


叶修在全明星赛场再见到张佳乐,他弓着腰跟队友说话,蝴蝶骨的弧度触目惊心,上衣背后是一片汗湿的水渍。


他压下某些波澜壮阔的冲动,平静的跟张佳乐打下招呼:“身材保持的不错,是在节食还是绝食?”


张佳乐猛地扭头,看到叶修的瞬间,紧绷的肩颈线条,以肉眼可见的姿态放松,露出一个嘴角上提,眼角下弯的表情:“承认嫉妒我身材好就告诉你。”


他盯着张佳乐青黑的眼眶:“呵呵,那我得先验验货。”


叶修轻笑的表情,在张佳乐眼里几乎可以算罕见了带上了一点攻击性,可他不明白叶修到底在气些什么。


不过也没心思去弄懂了。


他喉咙里滚过一些短促的呻 吟,拼尽全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叫出声,叶修偏偏要和他作对,一次一次深 入浅出,反复碾磨他敏 感的凸起,张佳乐随着惯性不断向上,脑袋快要碰到床头的实木板,叶修伸手护在他头顶,下面的动作始终没有停止。


从头到尾,房间里只有大口的呼吸声,压抑的喘 息声,粘腻的撞击声,谁也没有问过谁“最近怎么样?”


他们早已经不需要这样轻飘飘的开场白。


 


傍晚的阳光像掺了蜜的水。


张佳乐赤 膊坐在宾馆的空调里练小号,同样赤 裸着上身的叶修走过来,静静站在他背后;还没满级的弹药专家已经犀利的一塌糊涂,带着一股发狠的凌厉,所向披靡。


叶修吞云吐雾不动声色,张佳乐亚历山大,他心知肚明。


可谁不是呢?


嘉世的王朝早已覆灭,那些腐朽的裂纹逐渐延伸,坍塌的废墟扬起遮天蔽日的尘埃;斗神的却邪再也无法如同摩西分海的手杖,为他的臣民开辟一条通往胜利的捷径。


命运的跌宕起伏像一副沉重的磨盘,毫不留情的榨干骨子里青涩的叶绿素,他们全无退路,终将进化成象征一个时代的图腾。


此时此刻,心照不宣与无条件的信任是最得体的温柔。


 


BOSS倒了,张佳乐抹了把脸,擦了擦发潮的手心,上去摸尸体。


屏幕里光束一闪。


“我去!”张佳乐一把推开键盘,“这什么鬼副本,还有没有人性了,大号虐,小号更虐!”


叶修伸头一看,一片凄风苦雨,痛心疾首的拍着张佳乐表示安慰。


“玄不救非号不改命,看开点。”


“非你大爷,有种你来开!”


“来,让你见识一下脸帝的风采。”叶修接管鼠标开箱子。


张佳乐目不转睛盯着屏幕,看到出的东西扭头就走。


“你要回家?”


“我出家!”张佳乐愤愤不平。


叶修笑着补刀:“施主你尘缘未了,过不了安检。”


 


结果还真出家了。


张佳乐从百花离家出走,蛰伏一年,复出去了霸图,粉丝们群情激昂,像遇水的泡腾片,炸了。


叶修关掉新闻网页下面毁誉参半的留言,点开张佳乐的对话框。


“在?”


很快弹出自动回复——打22,回聊。


真是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叶修笑了笑,刷卡登陆,排进副本,打完出来看到到张佳乐的一串回复:


“干嘛?”


“人呢,有事早奏。”


“卧槽到底什么事!逼死强迫症!”


叶修一边点烟,一边慢悠悠的单手打字:“也赏脸跟我打个22?”


“啊?”张佳乐追问,“跟你组22这么凶残?你要干谁?”


叶修哭笑不得:“这样说考虑过你刚才队友和对手的心情吗?”


张佳乐觉得叶修说得很有道理,竟然无法反驳,就十分动容的拒绝了他:“今天不行,张新杰马上来查房了。”


“张新杰有什么可怕的?”


“你不懂,晚睡一时爽,团战火葬场,不服从管理明天就是5刷1的节奏。”


叶修忍不住笑:“适应的很到位嘛。”


“废话,我是谁啊?”


“哥对象啊。”


“……”张佳乐受到了暴击,心口有一条搁浅的鱼在扑腾,飞快关机上床躺尸。


 


霸图虽然一路高歌猛进,却算不上顺风顺水,老将的孤注一掷背负了太多只有他们自己才懂的艰辛;而兴欣在挑战赛里初露锋芒,出道十年,叶修第一次毫无顾忌的将自己暴露在媒体的镁光灯里,对着无数镜头与话筒说:“我回来了。”


张佳乐隔着屏幕,突兀的觉得被显示器另一面炽烈的灯光灼伤了眼睛。


夜晚的窗面结了一层薄雾,张佳乐用手指在上面描出霸图徽章的形状,叶修的声音夹着电流音,在电话里略微失真。


“这个赛季你们抓紧点,没准还能赶在哥回来前摸一次奖杯。”


“我靠,你这种行为写作zuo读作die。”


“呵呵,你这种行为写作羡慕嫉妒读作爱。”


“老叶讲真,你能不能给无处安放的下限找个家。”


“we are 伐木累。”


“……”张佳乐被噎的眼前一黑,“你的英语老师真该降半旗默哀。”


叶修难得没继续接话,对面安静了一瞬间,张佳乐以为信号问题,喂了两声,听到叶修的重新传过来。


“加油,张佳乐。”


张佳乐握紧了听筒:“你也是,加油。”


 


这场恋爱犹如一颗冰河世纪的坚果,见证过斗转星移,经历过翻天覆地,依然保有着坚韧的外壳,饱满的内核。


等那些关于成败胜负的相爱相杀全部落幕,叶修捧着第十赛季的冠军奖杯站在帕灯夺目的光影里宣布退役。


张佳乐坐在台下机械的拍手,很长时间回不过神。


 


庆功宴阵容豪华,来得都是全明星、前全明星和全明星预备役。


叶修端着一个高脚杯迎来送往,边手速爆发往杯子里加雪碧鱼目混珠,张佳乐都替他不好意思的慌:“你好歹也是开国元老,还能不能以诚待人了?”


“以诚待人也行,”叶修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要不趁现在人比较齐,对大家坦白从宽?”


“卧槽你还能不能更随便点了,卖特价白菜呢!”张佳乐一跃而起,伸手要把叶修灭口。


“那也不至于跟卖白粉一样潜伏了这么多年。”叶修一把抓住他的手,“别闹,注意影响。”


他们掌心里都有薄茧,是十年或者十年近似值留下的烙印。


张佳乐恍惚记起很久之前,那个在深渊里拼尽全力托起百花的自己,和在流沙里竭尽所能拉住嘉世的叶修,可惜当初风雨同舟的跃跃欲试还没有机会实现。


而现在叶修要退役了。


整颗心仿佛浸在温水里,水面渐渐漫过鼻尖,几乎要夺眶而出。


 


几个月之后,叶修推开国际赛成员训练室的门,张佳乐才觉得一腔伤感喂了狗。


“你谁?”他声音直挺挺的一根,想把叶修射穿。


叶修淡定的看过来:“礼貌点,叫教练。”


“你到底来干嘛?”


“当然是来和你风雨同舟,把你的冠军梦照进现实。”


张佳乐目瞪口呆,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叶修在惹人生气方面天赋异禀,三句话就能让张佳乐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崩盘:“有本事你等会别走,天台上见!”


叶修对他的约架和约炮都见怪不怪,欣然同意:“不见不散。”


 


天台的风儿有点喧嚣。


张佳乐迎风而立,甩甩胳膊在空中抽了几下风,画风一转,扭头一击壁咚把叶修钉在墙上。


叶修被震了满脸烟灰,根本没法入戏:“有话好好说,你的偶像包袱什么时候掉落的?”


张佳乐根本不跟他一般见识,强行推进剧本:“老叶,我想买个房。”


“买买买,”叶修迅速伸手掏口袋,摸出一张递过去,“刷哥的卡。”


这下轮到张佳乐NG:“我靠!谁问你要钱了,瞧不起我?”


“那你这留下买路财的姿势是几个意思?”


“我想,”张佳乐了砸吧了一下舌尖,“房产证上写咱俩的名字。”


“……”张佳乐这套连招出其不意,教科书毫无防备,被打出一个僵直,但回防很快,“行是行,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的房产证加我的名字,我的户口本加你的名字。”


“……”张佳乐扶墙笑了一段广告的时间,抬起脸严肃的回答:


“成交!”                                                   


 


叶修没有告诉张佳乐,他很久以前做过一个山楂味的梦。


百花缭乱站在风起云涌的高点,瞄准他,稳稳扣下了扳机。


光影弥漫。


玫瑰漫天。


 


FIN



评论(5)
热度(1299)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