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偶尔写写|No.6|ハイキュー!!|全职高手|乙女游戏吐槽感想博http://lenoe0223.blog.163.com

碎片 - 应该是7吧我猜

喻文州做城主的时候,天人受不得人间浊气,他的起居室都在白夜城的最深处。当城主之位落在了黄少天头上的时候,他就把办公的地点搬倒了后院里的小楼。那个地方本来是用来堆一些旧书册,稍微打扫一下,他自得其乐。

窗外是一株桐木,花朵千年一绽,所以一年四季,都不是花期。风吹树叶沙沙作响,黄城主趴在桌子上从太阳落山睡到了明月高悬。

“啊!”有人叫了一声。他迅速醒了,武士的血并没有被时间消磨,从腰间摸出一把小剑,抬手就朝声音的方向刺过去。然而咣当一声,有什么东西挡住了他的剑锋。

“啊,是你。”

黄少天站在月光里,他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然而还是警惕的盯着眼前那浓浓的黑。那个人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他的面容从黑暗里浮出来,在白得刺眼的月光里突然变得清晰。

黄少天瞪大眼睛。“我以为你死了。”他说,“我以为你们都死了。”

“什么死了?你才死了。怎么说话呢!”张佳乐很不高兴的说。

他们没有向对方行礼,只是很亲热的拥抱了一下,互相起劲的拍打着对方的背。

“这里以前不是放书的吗?”张佳乐一脸郁闷。黄少天倒是不愿意他这样把话题岔开,追着问他这些年去了哪里,过的怎么样。张佳乐只是浅浅的说到处走走,过的还好。

他看上去确实不像过的不好,虽然穿得很落魄,但眼睛非常明亮,是垮下去的人不会有的眼神。黄少天想了想不知道怎么开口劝他,其实大家也都不知道怎么说,因为从来没想到叶修和张佳乐之间是很深情的。

“鲲已经不来了啊……”他说,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语气里带着疑惑。其实没有人知道鲲还会不会再来。

张佳乐抓耳挠腮,他找不到他要找的东西,听到黄少天的话,就扭过头来看着他。

“唉,”他有点不屑的甩甩手。“老不要脸叫我去救他……”

他转过身继续翻角落的一堆枯黄的纸片。

“我可是连星星都能摘下来的男人啊。”他喃喃地说。

黄少天沉默不语,他觉得张佳乐疯得厉害,又觉得可怜,又觉得他很幸福。

他陪张佳乐找了很久也没找到张佳乐想要的东西,不过留了张佳乐吃一顿饭。两个人像很多年一样,翘着脚丫子围着桌子一边吃一边说笑,聊到喻文州回了昆吾山做他心系众生的族长,张佳乐抓了抓头发,跟黄少天说他还以为黄少天会和喻文州一起去。

“没有没有。”黄少天忙着把不喜欢吃的东西挑到一旁:“他有他的事,我有我的事。”

他顿了顿:“他命那么长,我反正也不能永远陪着他。”

“哦,也是。”张佳乐点了点头,卖力地啃一块排骨。

“反正在哪里都是一样的。”黄少天漫不经心地说:“你到底要来找什么?”

张佳乐埋头只啃,把肉吞下去了之后才有闲暇回他。

“我查了好久,我觉得叶修那个老朋友,不是我们这个地方的人。”

“啊?”黄少天摸不着头脑:“不是我们这个地方的人?他珠洲人?”

“他和鲲是一个地方的人。”

黄少天更混乱了……鲲是哪个地方的人?株洲人?

“他以前为了回去,研究了很多回去的方法,我略略听老叶提过,喻文州又说他有个失败了的杀鲲的方法,我总觉得啊……”张佳乐开始烦躁起来,他不是个能兼顾的性子,一有心事就忘了吃饭,把一块已经没了肉的骨头咬得嘎嘎作响。

“叶修那时候总有事情想告诉我,可我没有仔细听。”张佳乐突然说。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压得很低,从阴到晴,像美玉上的裂痕。人好像真的无法永远昂扬前进,需要说一些丧气话,需要泄泄气。

“他也许觉得没有必要告诉你。”黄少天说,他想了想,感觉张佳乐并没有觉得这个说法更好。

“也许他没来得及。”他补救了一下。张佳乐摆摆手,继续从大碗里挑出一块油汪汪的小排啃了起来。“饿死老子了,好久没好好吃饭了。”他含混不清的说,又恢复了那个张佳乐。

像有一片飘过晴空的云,带来阴影,随即散去,又是艳阳天。


评论(13)
热度(78)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