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女老阿姨|偶尔写写|没什么说的

[全职高手][双花主]归途9-11

9.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被连绵不绝的瘴气挡在不远处,他急着想跳过来,而那看似温柔的雾气刀锋般划破他的脸。

“别怕。”孙哲平用口型告诉他,他人类的皮囊渐渐破碎,他再也看不清张佳乐的样子,也不清楚刚才的那句话,张佳乐是否听得见。

 

像入了水的鱼,他觉得通身舒畅,全身的骨骼咯咯作响。仰天长啸,他转动金色的眼睛,咧开嘴露出锋利的獠牙。

赤色的万鬼之宗,金色的万恶之源。

他转身看着对面的剑客。他的对手如此洁净,穿着利落的战袍,手里拿着那把叫葬花的剑。

 

孙哲平拿不起那把剑。那把剑会像毒一般腐蚀他的掌心。

孙哲平想看到那一幕的时候张佳乐一定非常难过。

因为,因为他觉得,张佳乐一定很想念很想念,孙哲平提着葬花的样子。

 

他抬起头,看着那个和他的人类躯壳有着一样眉眼的男人。

 

而那个肯定也叫孙哲平的剑客举起了重剑,剑锋长吟,像汇聚千军万马,威武又霸气。

孙哲平想也许这样的孙哲平才和张佳乐是一个频道的。

一个穿着黑色的法衣,一个披着雪白的战袍。

一个是诛邪的星辰,一个是斩鬼的剑。

 

而不是他。他是只会搬东西的鬼,老把那具人类的躯壳弄得破破烂烂,然后张佳乐气呼呼地追在他后面念他。

“孙哲平我跟你说了几百万次了!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我告诉你你要是把我气死了看谁来陪你这个坑货玩泡泡堂!”

他生气的样子很好笑,脸蛋红扑扑的。

 

孙哲平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笑,就走了神,葬花的剑锋划过他的肩头,空气中弥漫着皮肉烧焦的恶臭。

他迅速地回过神来,像对这一点小伤毫不介意般欺身而上。左手的皮肉绽开,露出白森森的骨节。

他挥舞着这坚而不催的白骨,像挥舞着他的剑。

他也像个永不退让的狂战士,也那么疯,也那么傲气。

 

他是不会让的。

有些东西,是怎么也不能让的。

 

10

 

叶修走着走着,才发现就剩下他一个了。

他转过身去,只看到身后白茫茫一片,一条蜿蜒的来路干干净净的从天边划到脚下。

仿佛这个在他人口里残酷狰狞的世界真的如此平静,仿佛除了一个人,一条路,再别无他物。

 

他突然觉得特别累,习惯性地在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点火,凑到嘴前才想起来点不着,悻悻地又揣回兜里。

他转过身又走了几步,就看到有只鬼站在那,眼神直愣愣地盯着他看。

鬼的头发很长很长,一身的黑,看上去很威武很帅,就是心情不太好。

 

“唉,刘小别同学,好久不见。”

鬼吓了一跳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的。”他语气有些凶巴巴的。

“你这造型可比孙哲平好多了……”

叶修说。

 

刘小别歪了歪头。

“你怎么来了。”他问,似乎并不在乎答案一般,又问了个问题。“那个卢瀚文还好吧。”

他用手蹭了蹭鼻子,那鬼爪巨大而锋利,叶修严重怀疑他怎么没挠自己一脸血。

“不知道啊,小鬼的事你要问黄少天。”

 

“随便问问。”

刘小别说。

“就是这里很无聊,想起丫以前老跟着我说打架打架什么的。现在闲得慌老想打,却见不到了。”

他漫不经心地说,似乎真的只是随便问问,并没有放在心上。

 

“那你要找我打架吗,我劝你别,来了就跪。”叶修笑着说。

 

刘小别摇摇头。

 

“和你打不了。在这里,没人能攻击你。师兄好自为之,早点平平安安地出去吧。”

他做出一副要走的样子。

“你不出去吗。”

叶修叫住他。

刘小别回过头。他看了叶修一眼,摇了摇头。

“出不去了。”他说。“我去找找黄少天。”

 

“都是自己人哈不要自相残杀。”

“哼。”

刘小别哼了一声,他一跃而起,几下就消失在叶修的视线里。

 

叶修咬了咬那已经快被他嚼烂的烟屁股。

“好无聊啊。”他自言自语地说。

“你到底要我找到什么时候。”

 

11

 

孙哲平从那变得血一般殷红的雾气里走出来。随着那一个孙哲平的死,幻境一片片地破碎,像破败的老墙皮一样散落凋零。他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他也不屑于去想。归根结底他只是想好好地活着,无论作为什么,无论有多天真。

全身都沾满了黏腻的血肉,在那一刻,他特别特别想见到张佳乐。

 

雾气散开了,他看见张佳乐坐在那里,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等他。

他蜷缩成一团,也满身是血,血打湿了黑色的宽袍,那被血染得更加深沉的黑色紧紧地包裹在他身上。

 

孙哲平连忙走上去。他拉开张佳乐挡住脸的手,那血迹斑斑的脸上全是浅红色的泪,那颜色像三月里的桃花。

孙哲平觉得心里咯噔一声响。他稀薄的记忆里,张佳乐可从来没有哭过。

而他也并不知道,在那一个孙哲平心里,张佳乐爱不爱哭。

可他真的没有见过张佳乐的眼泪,他的心有一点,一点点的乱了。

 

“我把老孙杀了。”张佳乐说。

他的眼睛藏在刘海的阴影里,孙哲平看不到他的眼睛。

那双漂亮的,总是烧着希望的眼睛,像不灭的星。

 

“喂,张佳乐!”

孙哲平摇晃他的肩膀。他看到夹着血的眼泪滴在张佳乐垂落的手背上,那颜色很美,像星星点点的桃花。

他伸出手拥抱他,用他恐怖的,狰狞的,鬼的手臂。

 

我没死。

我在这里。

我才是孙哲平。

 

他与他如此接近,他伸出他溃不成形的手抚去他脸颊上的乱发。

他突然觉得心口冰凉。

那是一双鬼的眼睛。

没有温度,没有希望,和张佳乐完全不同的,金色的眼睛。

 

我怎么会弄错呢。

他明明不爱哭。

 

张佳乐赶来的时候,看见一地的血。

血像珠子一样滚了满地。这里是无常界,它们没有晕开,没有流逝,它们洒在沙黄的土地上,轻轻滚动,叮当作响。

他看见一具破烂的尸身,一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金色眼睛的鬼,和倒在地上的赤鬼,他的赤鬼,他的孙哲平。

血从他的胸膛里涌出来,变成珠子,落在地上。

 

叮当,叮当。


评论
热度(96)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