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偶尔写写|No.6|ハイキュー!!|全职高手|乙女游戏吐槽感想博http://lenoe0223.blog.163.com

大空想家 8

清空一下最近的存货。

10年之后的张佳乐看着10年前自己的演出照会想自杀。


8

这部剧在播出时很是火热了一阵,但是事后也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毕竟只是一部跟随潮流而拍的偶像剧,还是浅薄了点。而且不久以后GTV就闹出了大变动,蠢蠢欲动的人心谁也挡不住,这演绎培训班试水试了两年,终于有人决定跳出体制外。而且偶像剧虽然赚钱,但是有几位领导还是觉得实在是损害大台的威风,内外交困之下,这第二届就变成了绝唱,以后也再没有办过。


大家都自寻前程,有些很快就找到了大经纪公司的合同,也有些像风中浮萍没有着落。


张佳乐是很幸运的,因为他有一个很铁的哥们,而比他们的关系更铁的是哥们的后台。

“我们搞个乐队。”孙哲平说,一边说一边喳喳的吃桃子。

“搞搞搞。”张佳乐说。

于是就搞了,就是这么炫酷的事儿。


这个宿舍也住不了几天了,一群人之前每天变着花样嫌弃,恨不得哪一天大红大紫起来成了龙就飞出这小池子去,可到了真要走的时候,大家都有点舍不得。

张佳乐也很舍不得。


现在领导们都不管他了,也没空再去保持一个新人的包装。领导不管了张伟一个人叨叨也压不住张佳乐,于是又把酝酿好久才酝酿出来的忧郁美少年的皮囊给丢了,刷刷把头发剪短了,再染了一头红,每天变着花样用发胶塑造叛逆。

“怎么样?”他跟叶修炫耀,“酷晕了,有些人驾驭不来的。”

“农村重金属太难驾驭了。”叶修一脸真诚。

“怎么嘴这么臭呢?”张佳乐皱眉。

“想到你以后都听不到了我就心如刀割,多损你几句你打包带着。”叶修说。

“唉,是哦。”张佳乐说,露出点伤感的样子。


他的心事跟野草一样一茬一茬得长,割一茬长一茬,现在在想要和林敬言好好诉诉衷肠,最好写个同学录给他,写什么keep in touch一定要想我你是我不能说的爱恋blabla……


叶修看他伤感成这样,自己觉得感受到了粉丝不能言说的爱恋,感动的不行了,拍拍张佳乐的肩膀。

“没事,咱俩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张佳乐郁闷了,谁要和你常见啊,哪儿跟哪儿啊,叶秋神经病。


他跑去找孙哲平。造型把孙哲平吓了一跳,好在他偶像包袱重,稳住了自己真汉子的形象,脸上一点也没表现出来。

“还行。”他说。

“看到老林了吗?”张佳乐压干没在乎这哥们的评价,他酝酿着一股劲呢!

“水房去了?说要吃面。”


张佳乐蹬蹬蹬跑过去了,水房在厕所旁边,他走近了就看见林敬言和韩文清在水房门口横着的那条走廊上说话。

韩文清天生有点克他,张佳乐高涨的气势稍稍低下来一点,他可没打算在韩文清面前长篇大论……赶紧一转身走进厕所里去了。

他在厕所门口站了一会,探出脑袋偷看那俩聊得正开心的哥们,心里打着腹稿。


然后他看见韩文清亲了林敬言一下。

韩文清亲了林敬言一下……

韩文清亲了林敬言一下……

韩文清亲了林敬言一下?!


他刚朝外面窜了一步,就被人一把拽了回去。不光拽,还一把捂住他的嘴。


“我靠你什么体质啊,在厕所外面老能看戏。”

叶修叹为观止。

这并不是重点好吗!

“唉我拿着泡面进厕所了这样不太好……”

……

“可惜了面啊……”

…………


张佳乐稍稍冷静了点。叶修松开手,想说几句叮嘱的话。

大家好歹朋友一场,这些隐私看了就看了,以后都要在这一行混,有这样的把柄真曝光了就完了……

结果张佳乐恶狠狠的盯着他,脸色有点白,被一头有点古怪的红发衬得越发不像人样。

“你如果说出去我跟你没完啊。”他从喉咙眼里蹦字出来。

“你要怎么跟我没完?”叶修根本不怕他,只想笑。

“这不是重点好吗!”张佳乐又被气得不行。

他这次倒没有顺势昂扬起来,还叹了一口气,叹气的时候眼神有点黯然,倒真是像一个货真价实的忧郁的美青年。


评论(26)
热度(148)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