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偶尔写写|No.6|ハイキュー!!|全职高手|乙女游戏吐槽感想博http://lenoe0223.blog.163.com

呜呜呜呜我排球的初心!!

信じて飛べ!:

牛仔外套呼呼

[ハイキュー!!][东西]无人之境15-20

15. 


东峰旭那一天还是没有去上班。他临时打电话请了病假,在上司关切的问候中惊慌的捏造着生病的假象。

他昏昏沉沉的睡了好久,醒来的时候,发现家里空无一人,而冰箱里塞满了无法立刻食用的食材,除了让人觉得更加饥饿之外别无助益。最后他只好饥渴交加的跑下楼去,披头散发,还穿着用来当睡衣的T恤和花裤衩。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打起精神来。


于是集中起涣散的最后一点精神力,东峰旭开始对着墙脚的自动贩卖机严肃的思考起到底吃哪种杯面的问题。他如此专注,没有听到背后的脚步声。所以当他现在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的时候,旭几乎听到了自己的寒毛和头发“噼”的竖...

[ハイキュー!!][东西]无人之境10-14

10. 


“旭前辈,我喜欢你。”

“你喜欢我么?”


11. 

“我去抽支,有谁一起去?”

酒酣耳熟之际,西谷突然站起来。他的脸上带着微醺的嫣红,冲着大家晃了晃手上的烟盒。他的目光从一个个队员的脸上滑过,看到旭的时候却不动声色的别开了视线。


“我去吧!”

哗啦一声,旭突然也一下子站起来。

他的语调扭曲得有些突兀,于是场面一下子有些尴尬起来。


坐在旁边的大地显然也想起来凑个热闹,可他的屁股刚离开椅子,却像被人咬了一口一样扭曲着脸重新坐下。拧了一下眉毛,这位内心略烦躁的排球部老队长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旁边的菅原。

“这里没其他人抽烟,两个烟鬼快滚...

[ハイキュー!!][东西]无人之境5-9

5. 


等旭走出公司大楼的时候,手表上的指针已经指向了晚上10点。虽然手头的工作确实有一点难缠,但拖延到这个时候,多少是他故意拖延的结果。

他坐着摇摇晃晃的列车,路边的灯光被车窗切碎,一片片的划过车厢里一张张疲惫而麻木的脸庞。旭想,自己的脸上,或许也是这样的表情。

深陷在命运的泥潭里,令人泄气的表情。


站在强光笼罩的赛场中央,被胜利的渴望刺激得心跳如鼓。

那无所畏惧,天下无敌的时光,仿佛还是昨天的事。


6. 


“再一次呼唤托球吧,ACE。”


7. 


旭推开居酒屋那油腻腻的拉门。浓重的酒精气混着蒸腾的热气,仿佛带着实体般拍打...

[ハイキュー!!][东西]无人之境1-4

1. 


事隔多年,东峰旭再一次看到西谷夕的消息,是在地方小报的体育版上。

排球的新闻当然上不了太大的版面,体育版的一个不大的角落里,记者用平淡而冷漠的语气描述了这位曾经的V联赛最佳接发球选手因伤退役的事实。

东峰旭拿着报纸的手,无法克制的开始颤抖起来。

掏出手机,却不知道应该打给谁。


最后他放下手里的电话。慢慢的,慢慢的把那张报纸折成整整齐齐的一片。然后他走进自己的房间,把它和那件陈旧的乌野排球部队服放在了一起。


2. 


“旭前辈,旭前辈,快快,快我热死了,快给我咬一口。”

连每一滴汗水似乎都蒸发殆尽的,酷热到仿佛掐住人的咽喉般的夏天。

西...

[ハイキュー!!]胆小鬼 番外1

1. -0.5周的恋人


东峰旭依旧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西谷夕的情景。


那是个残樱满地,缠绵得让人睁不开眼睛的阴天。春季已经走到了尾声,可旭似乎还未爬出春困的泥潭。社团活动的强度又有增无减。做完韧带训练之后,全身上下都痛得睡不着觉,于是第二天就越发的无精打采起来。


“打起精神来啊,旭,马上要做前辈了啊。”就算是菅原一边这样说教一边使劲的拍着自己的肩膀,可旭依旧是差点站着就陷入了梦乡。


“我听前辈说,今年的一年生里有一个很出名的天才选手。名字似乎叫西谷夕,打的位置是自由人。”这么说着的菅原,声音里很有一些微微期待的意味。


乌野是落末的豪强。...

[ハイキュー!!]胆小鬼05

5. 三年的恋人(下)


这一场练习赛打得还算顺利。对方是以高速跳发和大力扣球而闻名的一流强队,但因为西谷和其他后排队员的努力,防守成功的几率还算不错。西谷接发球和一传的质量都很高。有了高质量的一传,旭攻击的时候也感觉非常顺手。虽然开局以一比二失利,但全部的队员们都依旧保持着高涨的士气。


可在比赛进行到第四局的时候,对方似乎微妙的改变了战术。

大力度的强攻开始增多,发球也开始针对自由人的防守边界。连旭都可以听到,西谷的呼吸声开始不太对劲了。

自由人并不是消耗很多体力的位置。消耗得如此厉害,是有些不太平常。


“还好吗。”

在暂停的短暂间隙里,旭询问着刚被教练问候完...

[ハイキュー!!]胆小鬼04

4. 三年的恋人(上)


旭现在还记得,西谷刚刚来到这个城市的样子。

白色的羊毛衫,黑色的外套,浅驼色围巾包裹着被风吹得红扑扑的脸。小个子的他拖着巨大的行李箱,神采奕奕的四处张望着,然后远远得就看到了在站台等着他的旭,大笑着,兴冲冲的跑了过来。


旭很难诉说那一刻的心情。虽说IH的时候旭有回去观战,但快大半年没见,果然还是非常想念。能天天混在一起的少年时光已经过去,可值得庆幸的是,互相陪伴的日子并没有结束。

想到这一点,就觉得非常幸福。


“肚子饿了吗。”

“还好还好!”

并不能牵手,于是只能摸摸恋人那无论怎么看都违反地球重力的,乱蓬蓬的黑发。那个时候的旭一边轻松的提...

[ハイキュー!!]胆小鬼03

3. 一年的恋人


在春季大赛的最后一次比赛尘埃落定的时候,旭知道,自己作为乌野的王牌站在这个赛场上的时间,彻底的结束了。

虽然知道这样的日子并不会永远的持续下去,虽然知道离开的那一天总归会来临,但当那一个瞬间真的到来的时候,果然不可避免得觉得非常难过。


颤抖着,喘息着,耳边响起嘈杂的人声,汗水像决堤一般顺着额头流进眼睛,视线变得一片模糊,眼前晃动着黑糊糊的影子。

无法思考。

“可以进全国大赛已经很好了。”“就算输了,也没有遗憾了。”

虽然这样的心态一定会被大地,菅和西谷狠狠得鄙视一番,但比赛之前,还偷偷的这样做着心理建设。


可竟然还是,不甘心。


明明,...

[ハイキュー!!]胆小鬼02

2. 一个月的恋人


那个夏天,特别特别的炎热。

仿佛每一天都浸泡在止不住的汗水里,也习惯了每一天响彻云霄的蝉鸣。当东峰旭每天一大早沿着坂道长跑的时候,跑着跑着,那阴沉的灰色就逐渐散去,换成蓝得不真实的,夏天的天空。

也许那个夏天并没有那么特别,只是因为是高中的最后一个夏天,所以便以如此与众不同的姿态,印在东峰旭的脑海里。


那个时候,他们是刚刚交往一个月的恋人。


“啊!热死了热死了!”西谷扑向放满冷饮的冰柜,把被阳光晒得有些发红的脸贴在冰凉的玻璃上。

如果遇上鬼部长一定又会被说教,但旭前辈的话,肯定只会一个劲的微笑着。


同样是老是微笑的人,笑的样子却和...

1 2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