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女老阿姨|偶尔写写|没什么说的

[三清]冬日海

消亡的边境的第二个番外。

并不黄,不是不想,是不会。

https://shimo.im/docs/uqH56tIh1KodbzYN

[三清/逸鑫]消亡的边境 (1-8+番外1)

修过之后的全文和短小的番外1

可能会有番外2也不一定

作者的地得是偶尔分,大部分时候不分的

爱生活,爱我们西皮

1

程以清从一阵灼热的疼痛中惊醒。如同任何一个被从酣梦惊醒中的人一样,他瞪圆了眼睛,放任自己沉浸在我是谁我在哪儿我怎么了的哲学领域之中。不过这样的迷惑很快就能散去,他坐在一张软椅上,而身后站着一个拿着卷发棒,花容失色且在絮絮说着什么的女孩子。周围的环境很吵,她的嘴像缺氧的鱼一般一张一合。

程以清抬起手微微晃了晃,挪动已经僵硬的身体,谨慎地伸出手指压了压湿润的嘴角。他意识到自己在某个晚会彩排的等待期间睡着了。

在锣鼓喧天的后台睡到流口水是略微丢脸的事,但如果当作没有发生,...

消亡的边境08 END

*全文完
*激情完结,冷静下来后会全文返修
*感谢观看

08

后来的事情观众们都知道了。所有相关人等像被收紧的网聚拢的鱼一般聚集在天台,看一场献祭,看一场大团圆结局。

程以清看着达夏垂着头咯吱咯吱的吃棒棒糖。他想伸手摸摸他的头,达夏偏头躲开。他基本还是个孩子,虽然才刚刚做了很了不起的事情,现在垂着头也只是想遮掩眼泪和吸鼻子的声响。达西在几步之遥的地方默默的看着他。

程以清并不知道一切的来龙去脉,不知道这是哥哥曾经的善意种下的一颗种子。不过凡人并不需要知道所有冥冥之中的蛛丝马迹,他知道和阿鑫有关,而也有人一直记着阿鑫。

“程以鑫,程以鑫,喂!”

简亓叫程以清,因为叫了好几声对方都没有反应...

消亡的边境07

应该还有一章完结,迫不及待

07

程以清曾经被警告过不要和敖三太接近。那天他正在撕一袋从超市买来的棒棒糖,因为虽然程以清对棒棒糖并没有特别的偏爱,但是阿大似乎总喜欢随身带着几根用来哄孩子。母亲的话让他一下子走了神,手上的力气太大,一袋子的棒棒糖哗啦啦的掉了一地。

他赶紧蹲下身去捡,心里稍微有一点慌乱。他记得母亲重复了第二次,她说阿鑫,你能不能以后不要和你那个姓敖的同学一起玩,妈妈很担心。

程以清愣了一下,有什么东西冒上来堵住了他的心口。他想说其实我并没有和敖三一起玩,和他们曾经的关系比起来,他和敖三现在的交情根本算不上玩,也算不上一起。可这些话他没有办法说出来,因为母亲已经马上提出了理...

消亡的边境06

**献给错爱我的家长群的老师们。

**for我们西皮给我带来的无尽快乐。

**除了真情实感一无所有。


06


敖三后来成为了特别炫酷的大人。

英俊潇洒,家财万贯,风流倜傥,等等。还开了一家特别炫酷的公司,从老板到员工一水的黑衣男子,走出去说不清像黑社会开了和尚庙还是和尚庙住了黑社会。因为开的是特保公司,做得是黑白两道红事白事都要吃得开的生意,也真的还什么道上都吃得开。


这样的敖三当然也有自己的烦恼,除了我的弟弟为什么这么可爱之外,就是自己的演技磨练了这么多年,还是实在是不怎么好。在这一点上他倒是在内心佩服阿清,因为除了演阿大不怎么像之外,阿清演其他任何东西都像模像样。...

消亡的边境05

05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程以清觉得自己从这个世界抽离了。他感觉自己离开了这个躯壳,端了一张凳子坐在一边,而生活中的一切都是匣子里的木偶剧。

他还是可以思考,他思考自己和程以鑫的一切。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们有一天必须面对这样的隔阂,哥哥是他血浓于水的半身,他以为他们会一起长大,再理所当然的一起变老。

理智告诉他这并不完全是他的过错,这是意外,是悲剧的巧合,但他不想用这样轻飘飘的字眼打发程以鑫的死。

失去的怒与仇必须有所依归,可比自己更值得仇恨的对象也已经不在了。程以清在这场以自己为主角的电影里曾看过对方憔悴的母亲,也在为了自己的儿子的死而哭泣。

死亡是一切的终结,爱和恨都是如此。可程以清并...

消亡的边境04

04

程以鑫摔下悬崖之后,敖三可能是第一个清醒过来的人。第一个反应是打电话,他一边颤抖着捏着手机,一边紧紧的盯着程以清的后脑勺。

他内心一片慌张,就算三爷一向是个多么游刃有余的少年,这样的意外还是超过了他能承受的范围。他刚对着110说完地址,就看见前面的程以清突然动了起来,向着程以鑫消失的地方冲去。

那是敖三一辈子最努力的奔跑,因为他要非常非常努力,挤干净肺里的每一点空气,才能跑得比程以清还快。

什么帅气,刘海,游刃有余的潇洒风度,都不要了。他在已经失去希望的最后纵身一跃,终于成功的抓住了程以清的肩膀,把自己的童年玩伴恶狠狠地压在了地上。

“阿清,不要,不要这样,阿清你冷静一点……”...

消亡的边境03

老房子着火的速度一定不能写得特别满意。但就不吐不快,以后再修。
真是爱如潮水。

03

敖三和程以清在学校是两个小霸王。

带上程以清有点不公平,毕竟在不少女孩子心里他们的阿清是天上地下最漂亮的小王子,而那一点坏就是他这块奶油蛋糕上最美味的樱桃。当然,爱敖三的姑娘心里,敖三胯下可也骑着白马,谁说王子非得是那那太阳一样温暖模样?

不过说实话,别人怎么是一回事,但在敖三和他的阿清之间,却是实在品不出所谓的霸气来。没有王子没有霸王,没有大少也没有仙子,阿清和三儿,这两个小名叫起来,那可比写出来还要肉麻得多。这两位之间这听得人肉紧的称谓作为长着小翅膀的八卦早就飞遍了校园的每一个角落,而单纯的敖三爷显...

消亡的边境02

2

敖三一直以来都和程以清更要好,但并不是因为程以清比程以鑫更耀眼这样如此具体又略带轻佻的理由。

诚然,在很多人眼里两兄弟除了一母同胎天赐予的好皮囊之外有许多差异,一个爱静一个爱动,一个温柔一个活泼,一个成绩优秀且运动神经良好,另一个则一切平平,仿佛漂亮的赝品,不曾被神的手指点过。敖三不爱听这样的话,程以清不能听这样的话,程以鑫听了太多这样的话。

在敖三看来程家兄弟相似得仿佛一棵树上的两个苹果,虽然他能一眼看出两个苹果是两个苹果,但这并不妨碍他觉得他们相似,而他向來把分辨两人的神奇能力简单粗暴地视为自己天选之人的优良品质。

对他来说阿清和阿大共同享有善良的本质,漂亮的皮囊,也都执拗如一...

消亡的边境01

的地得不分再问自杀

01

程以清从一阵灼热的疼痛中惊醒。如同任何一个被从酣梦惊醒中的人一样,他瞪圆了眼睛,放任自己沉浸在我是谁我在哪儿我怎么了的哲学领域之中。当然,这样的思考对他来说从来都是贴切、寻常、且本质的。因为他确实曾经花了许多的时间来告诉自己,我是程以鑫,并以此来安慰自己的灵魂。

不过这样的迷惑很快就能散去,他坐在一张软椅上,而身后站着一个拿着卷发棒,花容失色且在絮絮说着什么的女孩子。周围的环境很吵,她的嘴像缺氧的鱼一般一张一合,传递不出任何声音。程以清晃了晃手掌表示自己并不在意,他挪动已经僵硬的身体,谨慎地伸出手指压了压湿润的嘴角。

在锣鼓喧天的后台睡到流口水是略微丢脸的事,...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