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泽

腐女老阿姨|偶尔写写|没什么说的

[No.6][紫鼠]无题番外:逢魔时刻

在某个年代已经不可追溯的岛国,黄昏被认为是日与夜错过的瞬间。在那昏沉的暗金色光线里,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生物会重返人间,那样的刹那,被人们称为逢魔时刻。


在那样一个金光闪闪的黄昏,老鼠这样告诉紫苑。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神闪烁。于是在这魔幻般的瞬间,紫苑觉得老鼠也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他们沉浸在这日夜交汇时那昏黄的光线里。窗外是热闹起来的小街,在那里,人与人之间告别,回到各自的归处。


逢魔的时刻


如果真的可以看到另一个世界,会看到纱布吧。

紫苑忍不住走了神,漫不经心的这样想。


说不定一转眼,少女就会在这样的黄昏和紫苑擦肩而过。在这样想的时候,几乎可以...

[No.6][紫鼠]无题 17(完结)

17. 尾声


紫苑睁开眼睛,盯着雪白的天花板,仿佛一下子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他刚经历了悠长的梦境,似真似幻,让人不知所措,大脑可耻的一片空白。好一会之后他才爬起身,看到老鼠坐在阁楼下的地板上,静静的看着敞开着的玻璃门外,无尽又深邃的夜。

洁白的月光笼罩着他,让皮肤和浅色的衣物都失去了颜色,仿佛融化在月色里,只有那灰色的眼睛闪着生命的色彩。

那如此美丽,让世间万物失去色彩的眼睛。像住着光之神,像天神的银棒搅动星海。紫苑觉得就算时间夺走美丽的皮囊,这眸子的美色也能在他身上永恒。


让人觉得无法拥有,仿佛一松手就会羽化而走。


紫苑走过去坐在他的身侧,伸手去触碰老鼠的腰...

[No.6][紫鼠]无题 16

16. 狼的歌


当子弹洞穿肉体的时候,最强烈的感觉并不是疼痛。

高温熔化皮肤,金属穿透一层层的人体组织。

如此流畅,像水滴汇入湖水一般自然。


是没有痛的。似乎连痛苦都追不上这样的速度。

老鼠有些漠然的看着矫健的狼群趁着开枪的空隙扑倒那个拿枪的男子,尖锐的牙齿一下子撕破喉管,利爪掏破柔软的腹腔,像破裂的牛皮纸袋般,深色的内脏黏液一般流了出来。


濒死的男子又开了一枪,却比第一枪偏移的更厉害,呼啸着擦着老鼠的耳尖飞过。


光彩从男人的眼里消失,几只幼小的狼从烟雾里走出来,开始舔吃他的腑脏。


失去支撑的力气,身体跪倒在地上,老鼠终于品尝到喉头涌出的腥甜味,他听见...

[No.6][紫鼠]无题 15

15. 说再见


新都市的市长喝了一口咖啡,揉了揉自己痛得发胀的太阳穴。

这段时间,狼患变成了让人头痛的新问题。不知为何在世界各地都出现了因射线而变异的狼,凶猛迅捷,仿佛有智慧般团体行动,令人难以捉摸。

当他发现被称为救世主的白发少年一扫平时温柔平静的姿态,衣着褴褛风尘仆仆,像旋风一般冲进自己的办公室的时候,可怜的市长的偏头痛发作的更加剧烈了。


“武器,车和人手。”

“紫苑先生,发生什么事了?冷静点!”

“我很冷静。”

桌面上的电话被少年抓起贴在市长先生的耳边。和身体粗暴急躁的状态不符,那紫黑色的眸子里仿佛凝着冰花。

“武器和车”他迟疑了一下,“把力河先生叫来,我需要他的帮助。”...


[No.6][紫鼠]无题 14

14. 死亡之吻


无数的小鼠啃断束缚二人的绳索的时候,紫苑仿佛觉得时光倒转到五年前。

被死亡的阴影追逐,无止尽的,充满血腥味的逃亡。


五年过去,人类并没有脱胎换骨般的变得无私而友善。如今毁灭一个藏着秘密的村庄,和当年掠夺一块肥沃的土地,屠戮的手段并没有什么本质性的差异。

紫苑可以闻到尸体腐败的气息。在这样炎热的夏,那些十几个小时前还在和紫苑玩闹的肉体们正迅速的冰冷溃烂。仅仅是为了独占一份研究数据和样本,即使研究者紫苑并不介意与其他城市的人们共享。


时间仿佛划了一个圆,那个人依旧在自己身边。强大,完美,帮助着,支撑着弱小的自己。比较起来,自己是不是希望着更进一步的关系,能...

[No.6][紫鼠]无题 13

13. 牢笼


“殿下倒是威风得很。”

老鼠嘲讽的说。他说话的时候,眼睛眯成一条线,嘴角翘起若有若无的弧度。是连刻薄起来,都是非常值得一看的美男子。

这当然是紫苑单方面的想法。


他们现在的处境是绝对称不上威风的绝望境地。老鼠虽然没有死,脑袋上还被枪托砸了一个看起来颇为骇人的口子,可鉴于那惊人的杀伤力,依旧获得了五花大绑的待遇。

至于以紫苑博士的名头出来吓人的白发青年,他被绑的程度简直超过了人类所能见识到的极限,简直连一根汗毛都动不了。


没有人怀疑他是传说里恶贯满盈的杀人狂魔,那标志性的白发和红色蛇纹随着不为人知的渠道吹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只要稍微在天真无邪的叙述之外加上一点...

[No.6][紫鼠]无题 12

12. 谎


紫苑从铺满实验器材的桌子上抬起头。他使劲的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发现那个黑色的药盒在自己的手边,连忙拿起来放在口袋里。他在凌晨终于完成了所需要的所有材料和数据收集,和老鼠约好今天离开这里,启程返回新都市。


在这么说的时候老鼠似乎若无其事,紫苑却不由得心情激荡。

那几乎是他所憧憬的,无法形容该有多么幸福的生活。


老鼠不在房间里。


紫苑站起身,兴致勃勃的准备去寻找他。


然后他听到枪声,随后又一声,又一声,连绵不绝的枪响,像要把人的灵魂都震碎。有人绝望的惨叫,那是被死神掳走前,生命最后的悲歌。


紫苑对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血,扭曲的肢体,...

[No.6][紫鼠]无题 11

11. 血路


一大早紫苑就跟着老鼠去好人Jack那蹭了一顿丰盛的早餐,要不是好孩子就算白吃也绝不白拿,紫苑一定会学着老鼠的样子又吃又揣。


你有这技术吗?当然,黑发的贵宾只是这样嘲讽白发青年。


临走前他顺便给紫苑展示了下那12个已经被月夜和哈姆雷特用來磨牙的摄像头。然后把山一样的背囊背在肩上。这次紫苑也被分配了任务,肩膀上的背包沉重了很多。斗篷把他从头遮到脚,他伸手去扯老鼠脖子上那反季节的围脖,不热吗老鼠,天真的国王关切的问道。


老鼠只是不耐的偏过头,躲开紫苑的手。


于是骨子里固执的白发青年,开始不依不饶的纠缠那怎么看怎么不对劲的围巾。

最后,烦不胜...

[No.6][紫鼠]无题 10

10. 风光


紫苑一直很佩服老鼠。

尤其是面对如此多狂热的竟然还能杀出一条血路,更别提就算被撵的恨不得上树还能保持一份难得的优雅,其中有一位眼看要抓到他的手臂,差点没被飞出来的高跟鞋戳瞎双目。


可惜紫苑被他扯在身后当盾牌,可着实吃了不少闷亏,差点晚节不保。


他们躲进一间金碧辉煌的办公室里,费了大劲把那沉重的木门关上,门后传来持久不惜的拍门的声响。


拍到他们手累自然会离开的,老鼠说。


这个房间是一间办公室。虽然不知道坐在豪华的办公桌后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紫苑猜想他一定是这间剧场里了不起的大人物。虽然他看着老鼠笑的像春风一样和煦,但是看墙上那金戈铁马...

[No.6][紫鼠]无题 09

9. 蔷薇


被熙熙攘攘的人群推搡着,紫苑好不容易才跟上老鼠的脚步。他拉下斗篷更小心的遮住自己的面容,因为老鼠曾经说过,紫苑博士远比他想象的要著名。哈姆雷特和月夜抱成一团窝在贴身的口袋里,微小的温度让人安心。


“来。”

老鼠转过头,自然的牵住了紫苑的手。


曾经紫苑和老鼠也曾这样一前一后走在西区的市集,也曾这样人多,老鼠带着嘲讽的语气嘲笑紫苑是不是需要牵着他的手。

感受到来自老鼠手心的温度,紫苑觉得,也许等待和追逐都自有因果,伤痛能换来这样的回报,自己万万不得有一份抱怨的念头。用什么来换,也是肯的。这么想着,就又发起呆来。


这一发呆,差点又撞到了什么人。

要撞上的一...

1 2

© 白梦泽 | Powered by LOFTER